英國基督徒因派發支持一男一女婚姻單張而被解僱

(文:梁海欣)

倫敦自治市鎮的市長候選人莫琳·馬丁(Maureen Martin)因在選舉宣言中表達支持一男一女自然婚姻的言論而被解僱。

正在競選劉易舍姆區(Lewisham)市長的馬丁是一名基督徒,她相信一男一女自然婚姻是最好的,其相關言論因而招致三項投訴,繼而被她的僱主「L&Q 住屋」(L&Q Housing)解僱。

最新國際宣言維護LGBT以外性小眾的自決權利

(文:招雋寧)

英國組織治療和諮詢選擇國際聯合會(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for Therapeutic and Counselling Choice, IFTCC)在2022年2月發表了一份國際宣言,為那些既非異性戀,又不以LGBT自居的人發聲,維護他們自決的權利。

宣言關於施行和接受治療和輔導的選擇,載有十個要點,呼籲世界各國、政府機關、人權組織、媒體和宗教組織,承認所有人均有自決的權利,去形塑和發展自己性屬身份、性屬感覺和相關行為的權利。任何人都可獲得支援,以實踐這種權利。

在性解放的世代中,任誰都可以發展自己的性屬身份和感覺,不是嗎?原來那些非以LGBT自居的性小眾,偏偏受到同志的歧視。

突發!戇豆先生過身--取消文化殺死幽默

(文:招雋寧)

對不起,騙了你進來。

「飾演《戇豆先生》的著名演員Rowan Atkinson車禍過身,終年58歲!」是假的。

Atkinson可說是死訊惡作劇(Death hoax)對象的常客。多年來他都不知在謠言中已死過多少次。翻查谷歌紀錄,他的死訊謠傳自2012年初起,直到2021年仍時有聽聞。

2012年正是由Atkinson發起的「請歡迎羞辱我(feel free to insult me)」運動的高峰。那時英國社會正為1986年的《公安條例》進行修訂。運動獲視為成功推動剔除該條例中以言入罪的字眼:羞辱(Insult)。

堅信生理性別不能改變被解僱 法庭裁僱主歧視福斯泰特(Maya Forstater)

(文:梁海欣)

英國僱傭法庭周三發表裁決,指福斯泰特(Maya Forstater)因為說出人們不能改變生理性別而被解僱,是遭受到僱主的歧視。

於智庫CGD(Centre for Global Development)任職稅務專員的福斯泰特數年前因為在網上推特發表一系列關於性別與性的言論(tweets),而不獲續約。福斯泰特於是向僱傭法庭投訴。2019年,僱傭法庭裁定她的看法在民主社會中是不值得尊重的,認為僱主做法沒有問題。福斯泰特不滿裁決,決定上訴,並於2021年上訴得直。另一名法官指出,批評性別理論的觀點在《平等法2010》下是受保護的,因此要求僱傭法庭重審案件。最終,僱傭法庭於周三(2022-07-06)重新發表裁決,法官安德魯·格倫尼(Andrew Glennie)指,僱主因為福斯泰特批評性別理論觀點而不與她續約,屬於直接歧視(direct discrimination),即當年(2019年3月)的解僱並不合理。

忠心牧師不贊成同志驕傲活動被逼離職 法庭終判牧師勝

(文:梁海欣)經歷三年時間,55歲的英國伊利新連接教會(Ely New Connexions Church)基思.沃特斯牧師(Pastor Keith Waters)網上呼籲信徒不要參與同志驕傲活動一案終於結束,僱傭法庭(Employment Tribunal)終判牧師因不贊成該活動等的言論而被逼辭職,是受到僱主的歧視,因此判牧師勝。當年的僱主伊利島小學(the Isle of Ely primary school) 因為牧師對同志驕傲活動的看法就向他發出最後的書面警告信,是對他的宗教或信念的間接歧視。更重要的是,僱傭法庭肯定了牧師的權利,牧師有自由在社交媒體上發表他認為聖經對人類身份及性倫理的理解。此外,裁決肯定了牧師在教會外服侍時也有自由權利在網上發表聖經信仰的看法,而不用擔心失去工作。

澳洲宗教歧視法案爭議聲不斷 提交參議院前急煞停

(文:梁海欣)

依《國度復興報(香港)》報導,澳洲《宗教歧視法案》(Religious Discrimination Bill)是源於5年前當地通過同性婚姻法後,當時的總理想到要保障宗教人士免受歧視的想法。同性婚姻制度化,容易令人產生一種感覺,就是「同性戀沒有問題」,因而有機會損害著宗教團體和保守派人士權益,包括言論自由、宗教自由、思想自由及教育自由等等,任何「同性戀有問題」的說法和信念都有機會被看為歧視、仇恨言論或政治不正確。因此,現任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政府承諾訂立法規,以保障宗教免受歧視……

法案不受各方歡迎,因為LGBT團體認為法案會加深對他們的歧視,就是容讓宗教人士以宗教之名歧視性小眾。而一些宗教團體亦認為法案經多番修訂後,已無法達致初心。

眾籌守護言論及宗教自由 英國母親挑戰LGBT教育 遭投訴兼解僱 至今繼續尋求公義

(文:梁海欣)

英國家長克里斯蒂‧希格斯(Kristie Higgs) 為二孩之母,在2018年於個人社交平台 facebook 私密帳戶,就九歲兒子所就讀的教會小學推行的關係教育(relationship education,當中涉及LGBT教育),向100多位熟悉的親友發表意見。但隨後疑遭好友告密,投訴至克里斯蒂工作的公司(一間中學),2019年公司最終決定以「嚴重不當行為」將其解僱。克里斯蒂求助於僱傭法庭(Employment Tribunal),認為公司是基於她的宗教信仰解僱她,並不合理。但僱傭法庭判公司沒做錯。2022年,克里斯蒂繼續尋求公義,現正計劃再向僱傭上訴庭(Employment Appeal Tribunal)上訴。基督徒法律中心(Christian Legal Centre)將繼續幫助克里斯蒂,並向公眾進行眾籌。

美國最新研究揭 改變性傾向與否 和心理創傷未見相關

(文:招雋寧)

性小眾嘗試改變性傾向,會否換來心理創傷?

性傾向改變的服務(sexual orientation change efforts, SOCE),素來惹火。SOCE就是指支援人在性吸引、性別身份及/或性關係方面,由同性改為異性的治療或項目。

學術文獻中,SOCE的成效言人人殊。

最引人注目的爭議,是反對者聲稱SOCE施行電擊和厭惡療法,亦即所謂拗直治療。支持者否認。近日反對意見則指稱,參與SOCE而未達至改變者,會引發不良創傷。

美國天主教大學的社會學家Paul Sullins在2022年2月於期刊《Frontiers in Psychology》發表研究,分析接受性傾向改變服務的人,所受心理層面的傷害,會否比沒參加的人更甚。

一眾前LGBT呼喊:我存在! 同心拍片力阻英國政府禁制更正治療

(文:梁海欣)

如果有一天,你發現你喜歡了同性,你會怎樣做?
有些人會決定從此以後就順著情慾,隨感覺而行。
但也有些人會希望這種感覺可以減弱,不受它轄制。

又或是你發現你無法接受生來的性別,你會希望得到怎樣的幫助?
有些人會希望服用異性荷爾蒙藥,甚至是做變性手術。
但也有些人會希望可以嘗試接納自己的原生性別。

不論是怎樣的選擇,我們都應該尊重,就是應該讓有不同想法的性小眾皆可以自由地選擇他們認為正確的路。

但很可惜,在同志運動的壓力下,英國政府有意立法全面禁制「更正治療」(conversion therapy),這法例將剝奪LGBT們尋求改變的自由。同志運動人士希望所有人都認同同性戀傾向及跨性別狀況是正確的、完全沒有問題的,如果有人發現自己有這些狀況,都應當接受,不應該尋求改變,如果接受不了,可以尋求「牢固治療」(affirmative therapy),以牢固自己的思想,告訴自己這些感覺都是正確的。

原本人人皆有尋求不同輔導服務的自由,但一旦禁令通過,一眾尋求改變的LGBT將求助無門,只能孤單地獨自面對。

有見及此,幾位LGBT的過來人同心拍片,簡述自己的故事及力證改變是有可能的。為何他們有如此的勇氣,向世界公開自己如此政治不正確的經歷呢?就是為了守護人們可以繼續有選擇改變的自由,不用被強逼接受同志運動的思想。

論左翼的三一教條:喬丹‧彼得森(Jordan Peterson)訴說《D.I.E.教條》如何摧毀教育和商業世界

(文:招雋寧)

多元、包容和平等正蠶蝕教育和商業世界。著名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心理學教授Jordan Peterson細說他的觀察。

未滿六十歲的Peterson剛公布辭任大學的終身教席,成為榮休教授。他認為自己辭職可能在網絡觸及更多人,只是他辭退的原因也因為學術界「Diversity, Inclusivity & Equity」的文化。Peterson諷刺它們是D.I.E.,亦即是「死教條」。

D.I.E.教條怎樣影響他?不。不止是他。Peterson那些即使有亮麗學科成就的「白人異性戀男學生」,現在想擠身入研究行列的機會變得微乎其微,原因就是D.I.E.教條。這種教條已存在多年,過去一直都算是合理,不令所謂「小眾」被制度所歧視。但是他的學生現在於D.I.E.教條下,仕途前景堪虞。此外,Peterson 因經常質疑左翼而成為不受歡迎的教授,令他的畢業生同樣不被接納。

這是第一個令他辭任終生教席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