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講者被「取消」 英大學公開道歉:我們犯了嚴重錯誤 報告:Stonewall誤導

(文:陳婉珊)兩名教授原定到英國一所大學演講,但在部分學生和教員抗議下,邀請告吹。現時大學委託的獨立調查報告出爐,結果認為大學校方須要就侵犯兩名教授的言論自由道歉,又指LGBT運動組織石牆(Stonewall)誤導大學。調查報告發表之時,大學同時公開道歉。

英校牧籲獨立思考LGBT議題 校方報告反恐小組 稍後借故解僱

(文:陳婉珊)…對於校方的不信任和敵意,藍道爾深感戰慄;而所信仰的,被視為恐怖主義,亦令他的宗教情感飽受傷害。「我正在做我受僱做的工作。我沒有說任何在自由世俗機構中都不應該說的話。每個人都應有自由接受或拒絕某個意識形態。那不是自由民主的意思嗎?……」

學生領袖因信仰立場被「取消」 今向校方興訟爭宗教自由

(文:陳婉珊)委身的組織和「戰友」倒戈相向,令登頓深受傷害。更令他不解的是,大學應是思想百花齊放之地,為何竟容不下他的信仰?是他的信仰,使他總是對人保持一份善意,然而卻因此受到無理的攻擊。傳統道德正面臨嚴峻的衝擊:「今天在大學校園流行一種錯誤的說法,就是說你有權不被冒犯…

遭銀行取消帳戶 英「後同」組織屢遭欺凌

(文:陳婉珊)英國「後同」組織Core Issues Trust接獲巴克萊銀行的通知,將要終止他們的帳戶…較早前,電子付款平台PayPal及電郵公司Mailchimp已在沒有解釋下終止CIT的帳戶,再加上被同性戀運動支持者連番騷擾,以及被立法禁止的威脅,「後同」組織的生存空間正日益縮小,極待關注…

前車可鑑──從Bostock案的深遠影響反思「性傾向/性別認同歧視法」

(文:余嘉玲、蔡凱琳)Bostock的多數判決,意味著最少在就業領域,在第七條的實施裡,已包含了「性傾向歧視法」和「性別認同歧視法」。有些人可能會透過司法覆核,要求香港法庭也像Bostock案那樣詮釋香港的性別歧視法;又或者他們會要求制訂獨立的的「性傾向歧視法」和「性別認同歧視法」。這類法例又會對我們有甚麼影響呢?

忠於文本主義地理解「性別歧視」的字義——Bostock案異議大法官的詮釋觀點

(文:招雋寧、余嘉玲、蔡凱琳)由於多數意見法官強調自己依循文本主義(textualism)的進路解釋法例,本文將會分別探討阿利托和卡瓦諾所演繹的文本主義原則,並指出沒有確實的證據支持多數意見法官的詮釋。換言之,條文中「性別歧視」一字的解釋,並不能合理地延伸至「性傾向歧視」或「性別認同歧視」。

美國最高法院的司法霸權及脫離原意的詮釋——簡介Bostock案異議大法官Kavanaugh的論點

(文:余嘉玲、蔡凱琳)異議大法官卡瓦諾(Brett Kavanaugh)在判辭第一句就指出,「此案歸結為一個基本問題:由誰決定?」究竟是國會,抑或法院?決定甚麼?就是《民權法》第七條所禁止基於(because of)個人「種族、膚色、宗教、性別或國族起源」的職場歧視「應否擴闊至包括性傾向歧視?」本文將簡介他的論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