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der different

工種男女差異,全因性別歧視?——Google軟件程式員撰文質疑後被炒

(文:鄭安然)Google一名軟件工程師James Damore在今年7月撰寫了一篇10頁的內部文章,評論公司的多元化政策「一言堂」及邊緣化不同意見人士,不利員工團結及營商環境,他提出一些建議希望公司有所改革。他指出女性在軟件工程及領導層的數量少過男性,未必完全如Google所說由於社會的性別歧視

gender brain

女性較多腦部區域比男性活躍——目前最大型功能性腦影像研究識別男女腦不同

(文:鄭安然)這個研究使用非常大量的研究樣本,而且在統計上去除了年齡、診斷等因素影響。在研究報告摘要的結論中,團隊形容:「我們的結果顯示在健康和病人群體中有顯著的兩性差異,明白這些差異對評估功能性神經影像十分重要,也可能對明白精神疾病中流行病學的兩性差異有幫助。」

Female Erasure

從女權主義反思跨性別運動——《剷除女性——一場向女人、女性及人權宣戰的性別政治》引言簡介

(文:鄭安然)在後現代的父權文化中表達及無懼地研究女性是甚麼,已被廣泛認為是異端。針對任何(包括一些跨性別朋友)有膽量質疑這些議題或發聲表達關注的人,他們所受的敵視、恐嚇及欺凌令我深深感到難過不安。…一些作者用筆名供稿,是為了保障在大學的教席或保護他們的子女免受騷擾

「娼妓合法化」不是答案—澳洲維多利亞州的經驗

「娼妓合法化」不是答案——澳洲維多利亞州的經驗

過往十年,在很多國家,例如荷蘭和羅馬尼亞,人們提倡以合法化,解決淫業所衍生的問題。一項重要的國際勞工組織報告,鼓勵南亞地區國家,正式承認「性行業」及其在國民總收入的貢獻,「承認」即指娼妓合法化。上世紀八十年代期間,澳洲維多利亞州通過娼妓合法化,她的經驗正好說明,為何「娼妓合法化」不是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