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ira Bell

後悔變性感憤怒 貝爾(Keira Bell)贏原訟 親述經歷致力免步後塵

(文:陳婉珊)「我是一個不快樂的女孩,需要幫助。相反,我被當作實驗來對待。」對於性別診所醫生沒有謹慎質疑當時年輕的她的變性決定,貝爾感到十分惱怒。因此,她對裁決感到高興,認為有助阻止其他像她一樣受情緒困擾的青少年,過早作出不可逆轉的決定…

英諮詢調解仲裁署退出Stonewall多樣性擁護計劃

(文:陳婉珊)石牆(Stonewall)的「多樣性擁護者」(diversity champions)計劃被指提供誤導的法律建議,不利消息接二連三。英國《泰晤士報》報道,繼平等與人權委員會(EHRC)宣布不再向「多樣性擁護者」計劃續會後,另一公營機構諮詢調解仲裁署(Acas)亦向《泰晤士報》證實,已離開該計劃…

跨性別「瘋潮」開始退潮了嗎?

(文:陳婉珊)上述種種並非個別事件,要知道從前無論是法庭、人權專家、醫學專業團體和歐美左翼政府等均一面倒擁抱跨性別意識形態。然而當這股瘋潮愈演愈烈之下,對婦女和兒童的影響再也沒法掩蓋掉。只是今天的成果,著實有賴一班現時被標籤為「TERF」的女性主義者和盟友們……

兩講者被「取消」 英大學公開道歉:我們犯了嚴重錯誤 報告:Stonewall誤導

(文:陳婉珊)兩名教授原定到英國一所大學演講,但在部分學生和教員抗議下,邀請告吹。現時大學委託的獨立調查報告出爐,結果認為大學校方須要就侵犯兩名教授的言論自由道歉,又指LGBT運動組織石牆(Stonewall)誤導大學。調查報告發表之時,大學同時公開道歉。

「母親節」喚作「生育者節」有何不可?

(文:陳婉珊)…撇除這是對母親和女性的不尊重外,其實這些改變,對最須要幫助,性別焦躁最嚴重的一群,未必有幫助。因為他們往往只想以另一性別身份過正常生活。他們也會反對這種改變…因此,所謂「包容性」語言,其實是一種語言「偽術」。它只滿足某一班焦躁感覺未嚴重到非做全套變性手術不可的跨性別人士,卻剝奪了婦女和母親承載感情的專屬名稱。

改弦易轍:英國新任平等委員會主席支持女性有質疑跨性別身份的言論自由

(文:陳婉珊)英國新任平等與人權委員會(EHRC)主席福克納女爵(Baroness Falkner of Margravine)一改以往EHRC偏坦跨性別權利的作風,主張婦女有自由表達意見,而不會受到辱罵、污名化,甚或冒上失去工作的風險。而且福克納女爵並非只是擺姿態,EHRC最近介入一宗上訴案,支持申訴婦女擁有信仰及言論自由…

英校牧籲獨立思考LGBT議題 校方報告反恐小組 稍後借故解僱

(文:陳婉珊)…對於校方的不信任和敵意,藍道爾深感戰慄;而所信仰的,被視為恐怖主義,亦令他的宗教情感飽受傷害。「我正在做我受僱做的工作。我沒有說任何在自由世俗機構中都不應該說的話。每個人都應有自由接受或拒絕某個意識形態。那不是自由民主的意思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