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 Zucker

政治凌駕專業 性別認同權威被逐

【跨性別議題淺談系列】根據數十年臨床經驗,朱克博士認為性別認同在兒童期是可改變(malleable)的,一般去到青春期後便比較固定,因此,基於變性的路難免崎嶇,他傾向先嘗試讓兒童認同原生性別。可是,一些跨運人士卻不滿意這種治療方法,指控朱克博士進行所謂的「拗直」治療

窺探大腦 男女腦不同

男腦女腦真不同——介紹《科學人博學誌》:窺探大腦

(文:鄭安然)性別真的像「光譜」一樣隨意選擇抑或基本上只有男女之分?世界知名的科普雜誌《科學人博學誌》以〈窺探大腦〉為封面標題,綜合男女腦部不同的科學研究,在內文的標題中指出:「男腦女腦真不同」。原來男女之別不單在性器官,也在我們的腦子。本文會簡介這期內容。

性解放教育就可防範性侵?

性解放教育就可防範性侵?

近年有種奇怪的論述,每當有家長教師或官員呼籲女性避免夜歸、避免穿着暴露,就會被批評這是指責被性侵受害人(blame the victim)。其實除了性之外,社會上還有很多的提醒,例如:提醒人要看顧財物、小心電話騙案、要向毒品說不、要裝防毒軟件避免電腦中毒等,這些提醒都只是教育用途…

社工學生能表達自己對婚姻和性別的看法嗎?

社工學生能表達自己對婚姻和性別的看法嗎?

(文:陳婉珊)教育大學郭勤博士撰文指英國一名社會工作系碩士生,表達反對同性婚姻的看法後被開除合情合理,因為他「無視專業操守的要求」。然則,一名社工(或其他專業輔導人員、老師等)的「專業操守」規限了他不能表達反對同性婚姻,甚至於沒有客觀生物學基礎的新性別理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