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組織的內部矛盾:跨性別女性能否成為女同志?

(文:招雋寧)

同志組織因著心理性別身份(或說跨性別)這議題而產生分裂。

支持跨性別運動的同志組織認為,一個以女性為身份、喜歡女性的生理男,可以屬於女同志(Lesbian)。這是同志政治中較為新近的思潮。

新思潮衝擊了另一些同志組織,尤其以女同志身份作基本定位的組織。女同志和部份女性主義者對這種論述有極大保留,甚至反抗。原因是支持跨性別運動抵觸了女同志的基本身份--不再被父權(男性)擺布的理想。換言之,當生理男人都可以用女同志身份自居時,女同志根本地被父權和男性入侵和擺布。

加拿大首五對結婚的同性伴侶之一 李秋萍(Karen Lee)悔改後焚燒同性戀自傳

(文:梁海欣)

「進入婚姻,不是應該得到幸福嗎?為何還是感覺如此空洞?」(〈雙城故事〉李秋萍《當同志遇見耶穌》2022)

2005年加拿大通過同性婚姻,李秋萍(Karen Lee)與前妻多洛菲(Dorophy)成為首五對結婚的同性伴侶之一。2009年更出版自傳《不再是爸爸的小乖女》(No More Daddy’s Little Girl),講述自己是如何勇於「做自己」,以及她認為基督教與同性戀之間並無衝突的想法。但好景不常,秋萍和妻子的婚姻只維持了四年,最終痛苦地以離婚收場。2015年接受訪問時仍在推介自傳的秋萍,在2016年生命經歷了大逆轉,悔改歸向基督,更焚燒自己的自傳!由「不再是爸爸的小乖女」到「阿爸父的女兒」(Abba’s Little Girl),秋萍的故事激勵人心。

愛不分年齡?戀童癖者欲美名為兒童戀者惹公憤

(文:鄭安然、梁海欣)

根據《每日郵報》(Daily Mail)報導,英國有一群孌童癖者正在各大社交媒體中(例如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發起一場運動,欲將有性侵兒童傾向的「孌童癖者」(paedophiles)美名為「兒童戀者」(minor-attracted persons, MAPs)。[1]已有學者開始在學術論文中使用這詞語。[2]也有跨性別教授Allyn Walker以這名稱著書《長而黑的影:兒童戀者及他們對尊嚴的追求》(A Long, Dark Shadow: Minor-Attracted People and Their Pursuit of Dignit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2021),希望為戀童癖去污名化。其做法與LGBTQ同志運動有不少相似之處。但兒童性侵倖存者、推特(Twitter)等反對這場運動。部份同運人士也發言「割蓆」,指孌童癖者不會在LGBTQ中找到避風港。割蓆是因為以往孌童癖與同志運動一直存在著千絲萬縷關係,戀童癖曾經也被美名為「男性隔代戀」(male intergenerational intimacy),甚至Routledge出版社曾出版以此為名的書,探討男人和男童的關係(Man-Boy Relationships)及男童愛好者(Boy-Lovers)的經驗等。[3]
孌童癖者如何利用社交媒體美化自己為兒童戀者?

女學生指人有生理性別竟遭受60名同學圍攻 更被逼退學 JK羅琳力撐受害人

(文:梁海欣)

根據蘇格蘭日報(Scottish Daily Express)的報導,《哈利波特》作者JK羅琳及蘇格蘭民族黨喬安娜櫻桃(Joanna Cherry)雙雙發文,聲援因性別議題而被欺凌的女學生。在課堂上,女學生只是指出「生理性別是真的」(biological sex is real),隨即被指罵是「恐跨」(transphobia)。這普通的發言竟引來60名同學群起而攻之,向女學生瘋狂地亂叫、亂喊、「爆粗」、甚至吐痰,場面一片混亂。女學生雖成功逃離現場,但之後一直無法重新融入群體,最終退學收場。

女扮男裝潛入異性世界 羅拉威遜(Norah Vincent)驚覺男女大不同

(文:梁海欣)

美國記者兼作家羅拉威遜(Norah Vincent)近日離世,終年53歲。她的著作《自製男人》(Self-Made Man)記錄了她18個月女扮男裝以羅特(Ned)身份潛入異性世界的經歷,曾成為當地2006年最暢銷書本,也令她成為媒體的焦點。在訪問中,她提到這段經歷拆掉了一些她舊有對男性的負面觀念、偏見和成見,也讓她體會男人之苦,呼籲人們給男士們多點體諒和愛。

以下是羅拉其中幾個深刻的經歷:
一)保齡球會中悉心教導入門者的男性
二)妻患癌症,只有片言隻語的男性
三)脫衣舞會中受性衝動捆綁的男性
四)在約會中,常處下風的男性

蘇格蘭學生因指出性別只有兩種而被老師逐出課室,最後被逐出校

(文:梁海欣)

三年前,17歲蘇格蘭學生穆雷艾倫(Murray Allan)因發表「性別只有兩種」的看法而被老師逐出課室,最後被學校逐出校。三年來,他一直隱藏身份,直到最近才首次公開露面,承認自己是當事人,及開腔回應社會的「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及學校剝奪討論空間的情況。

後悔變性痛失身體器官 澳洲女人控告醫生專業疏忽

(文:梁海欣)

「當我知道自己永遠無法懷孕,我極度崩潰。」(Knowing that I can’t have children is absolutely devastating.)——玲嘉汀(Jay Langadinos)

來自澳洲悉尼的31歲女子玲嘉汀(Jay Langadinos)控告圖希醫生(Dr Patrick Toohey)專業疏忽(professional negligence),就是明知她當年有嚴重的社交障礙及抑鬱問題,但仍批准她服用異性荷爾蒙藥,以及進行不可逆轉的乳房及子宮切除手術。

當日,堅持要變性的玲嘉汀在服用異性荷爾蒙藥時只有19歲(2010年5月),在切除乳房及子宮時只有22歲(2012年)。今日,31歲的玲嘉汀已重新接納自己女性的身份,但異性荷爾蒙藥及變性手術所帶給她的傷害,已無法彌補。

人類科學文明大倒退?「性別不可能改變」竟要由諾貝爾獎得主發聲

(文:梁海欣)

據基督徒學院(The Christian Institute)網站報導,就德國政府近日委任「酷兒專員」(Queer Commissioner)的決定,著名遺傳學專家克里斯汀·紐斯林-沃爾哈德(Christiane Nüsslein-Volhard)公開表態,嚴正指出:改變性別在科學上是不可能的!

紐斯林-沃爾哈德是1995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是德國唯一一位女性諾貝爾科學獎得主。

為基督放下同性戀的藝術人 貝克特庫克(Becket Cook)的故事

(文:梁海欣)

貝克特庫克(Becket Cook)於美國德州達拉斯市出生及長大,在大學畢業後便移居洛杉機,繼續追逐他的寫作及演藝夢想。他成為了一名製作設計師(production designer),與世界頂級攝影師和導演合作,為著名的雜誌拍攝時尚照片,以及為名牌子製作廣告等等。

身處洛杉機的貝克特,也全面開展了男同性戀者的生活。在十五年間,他曾與許多男性發生關係。

然而,事業上的成就,以及與同性的情愛關係,並沒有為他帶來滿足。「這就是全部嗎?」(“is that all there is?”)強烈的空虛感使他思考生命的意義,並以各種方式尋找它。

由同性戀教授到基督徒母親 羅莎莉(Rosaria Butterfield)的人物簡介

(文:梁海欣)

前女同性戀者羅莎莉(Rosaria Champagne Butterfield)曾任紐約雪城大學(Syracuse University)英語和女性研究終身教授,1999年歸信耶穌基督。羅莎莉後來與北卡羅來納州改革宗長老會牧師肯特(Kent Butterfield)結婚,現在是一名在家教育子女的母親(a homeschool mother)、作家和演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