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male Erasure

從女權主義反思跨性別運動——《剷除女性——一場向女人、女性及人權宣戰的性別政治》引言簡介

(文:鄭安然)在後現代的父權文化中表達及無懼地研究女性是甚麼,已被廣泛認為是異端。針對任何(包括一些跨性別朋友)有膽量質疑這些議題或發聲表達關注的人,他們所受的敵視、恐嚇及欺凌令我深深感到難過不安。…一些作者用筆名供稿,是為了保障在大學的教席或保護他們的子女免受騷擾

「娼妓合法化」不是答案—澳洲維多利亞州的經驗

「娼妓合法化」不是答案——澳洲維多利亞州的經驗

過往十年,在很多國家,例如荷蘭和羅馬尼亞,人們提倡以合法化,解決淫業所衍生的問題。一項重要的國際勞工組織報告,鼓勵南亞地區國家,正式承認「性行業」及其在國民總收入的貢獻,「承認」即指娼妓合法化。上世紀八十年代期間,澳洲維多利亞州通過娼妓合法化,她的經驗正好說明,為何「娼妓合法化」不是答案…

polyamory 三人婚姻

由「同性婚姻」到「多夫多妻」?

哥倫比亞三名男同性戀者聲稱已成功透過律師合法登記成「三人夫婦」…部份支持同運的人士認為以上的「滑坡論證」不成立,背後的憂慮亦沒有真實基礎,只是有人採取「靠嚇」的策略。本文不打算處理這些複雜問題,只希望提供多一些客觀資料給大家思考。

如果有人認為同性婚姻不會影響別人和社會,不是誤解,便是誤導

同性婚姻對社會的深遠影響

同性婚姻真的對社會整體沒有影響嗎?當然不可能…也許支持者認為,為保障LGBT人士,這些影響都是合理和必須的,那麼應該坦坦白白,尊重市民的知情權;如果有人認為同性婚姻不會影響別人和社會,不是誤解,便是誤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