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安全性行為」推廣運動成效檢討

近十多年來,香港政府推廣「安全性行為」,用以對抗愛滋病的蔓延。1999年12月15日,政府舉行「安全性行為」推廣日,宣傳活動在灣仔鵝頸街巿舉行,「旨在呼籲街坊把預防愛滋病訊息帶回家」;2005年政府推行「要有一套」安全性行為推廣運動,希望「藉此推動安全性行為的實踐及消除社會對安全套的成見」。透過這些活動及宣傳,「安全性行為」的觀念逐漸深入民心,然而,十多年的宣傳及努力,效果如何?或者說,至少在預防愛滋病感染上,有多少成效呢?

根據衛生署提供數字,1999年至2015年十七年之間,愛滋病感染數字由1999年的213宗,上升至2015年的725宗(參見下圖),增長數目是三倍多。愛滋病不但沒有受到控制,新感染個案更不斷上升。值得注意的是,2005年政府積極宣傳「要有一套」安全性行為推廣運動,至2015年新感染個案不但沒有下跌,更由2005年的313宗,升至2015年725宗。「安全性行為」到底有沒有效呢?相信數字已經說明事實。

愛滋病問題未受控制,損害公共衛生,更造成政府財政上沈重的負擔。現時,愛滋病病毒感染者及愛滋病患者須要抗病毒治療,每名病人一年花費十一萬港元,由政府公帑支付。至於愛滋病患者,更因出現併發症,在治療費上有醫護、物理治療、各種化驗,醫院設備及病床等各項支出,難以總括一年的藥費,這還未計算愛滋病患者因病不能工作而申領的綜援費用。毫無疑問,我們社會須要關懷愛滋病病毒感染者及愛滋病患者,對抗愛滋病也是政府責無旁貸的事情,然而,我們必須反省的是:「安全性行為」到底能否對症下藥,解決問題?我們要繼續推動一個十多年未見效用的大白象計劃,坐視問題日益惡化,還是切實地檢討「安全性行為」的效用,尋求其他更有效的解決方法呢?

capture

【編註:2016年12月23日更新,添加2015年受滋病新感染個案宗數及更新圖表。】

 

【《今日台灣,明日香港?--性解放迷思如何騎劫性別平等教育》系列】
〈背景篇〉
「性別平等教育」如何被騎劫?──從高雄市教育部事件談起
《青春水漾》爭論的背景簡介
〈分析篇〉
台灣同運如何推行同性戀洗腦教育
掛「性平教育」的頭,賣「性解放」的肉──從《青春水漾》到春心盪漾!
重建性別界線──多元性別論的批判反思
〈科學篇〉
「性探索」是正面性教育?──讓科學研究告訴你
男女腦不同──從腦神經科學看兩性,兼駁多元性別論
不能被模糊的性別 從基因說起
〈香港篇〉
港台性/別連線
香港性解放運動發展現況
香港性教育前瞻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