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台性/別連線

香港同運一直視台灣同運為老師,加以學習甚至「照單全收」,因此,今日台灣也可能成為明白香港,我們不能掉以輕心,此文會介紹港台同運的密切關係。

在2004年通過《性別平等教育法》後,台灣激進婦運和同運很有「創意」地提倡「多元性別論」,巧妙地將性傾向混入「性別」的概念,把不同的問題綑綁在一起,以便爭取權利。台灣同運的成功,自然吸引其他地區仿效,譬如香港亦有組織使用和推廣多元性別光譜:香港小童群益會於2001年推出「性向無限計劃」,提倡平等尊重共融的理念,這本來無可非議,但事實上他們提倡的部分內容極具爭議性,譬如《認識性傾向 家長老師錦囊》便打正旗號提倡「性別教育不只是兩性平等」,直接將台灣的多元性別論搬字過紙複製過來。

擷取自香港小童群益會性向無限計劃 《認識性傾向 家長老師錦囊》,頁40。

擷取自香港小童群益會性向無限計劃
《認識性傾向 家長老師錦囊》,頁40。

台灣的多元性別圖示(網絡圖片)

台灣的多元性別圖示(網絡圖片)

香港活躍的同運分子,也是香港中文大學性別研究課程講師曹文傑(小曹)也承認受到台灣的性解放「大師」何春蕤啟蒙:「我是在中文大學副修性別研究時碰到何春蕤的《豪爽女人》的,自此便愛不釋手……《豪爽女人》開拓了我的視野,讓我看到同志運動以外的其他被社會邊緣化的性群體,並讓我認定同志運動和政治必須跟性解放運動結連在一起。」[1] 而且他說到做到,不單在大學講座提出「濫交是民主的先鋒?」,也認為性虐待並非高危和不正常的性行為。2015年年中發生「美心妹妹」事件,當輿論普遍讉責寫真集的拍攝角度時,小曹則反其道而行提出應正視兒童情欲。[2]

此外,2012年立法會選舉期間,同運團體提出「同志友善政綱2012」,詢問立法會候選人會否支持這份政綱,其中一項便是「立法推行《性別平等教育法》」。除了名稱跟台灣的性平法一樣之外,內容也「包括性別多元教育、認識及平等對待不同性傾向人士」,亦正是性別平等教育法的內容。[3]

2013年10月下旬,台灣舉辦同志遊行,香港大愛同盟便率團前赴當地參加座談會和出席遊行活動,包括了何韻詩、黃耀明、陳志全和何秀蘭。數日後,何秀蘭連同另外兩名工黨立法會議員李卓人和張超雄,出席立法會辯論「跨性別婚姻」議案時,刻意穿上台灣印有「自由戀愛,平等成家」標語的T-恤,表明支持台灣多元成家。兩年後,小曹更進一步,建議香港也應考慮多元成家。[4]

工黨立法會議員身穿印有台灣多元成家標誌的T-恤出席會議。 (圖片擷取自工黨發出的會議片段。)

工黨立法會議員身穿印有台灣多元成家標誌的T-恤出席會議。
(圖片擷取自工黨發出的會議片段。)

可見,一方面香港的同運會向台灣「取經」(學習),另一方面亦互相連結,彼此聲援;如果我們再不覺醒,看清楚同運背後的性解放思想,今天的台灣可能就會成為明天的香港。

注釋

[1] 〈書摘:性解放分子?@大曹、小曹,《攣直孖兄弟》〉,《豆瓣》,2011年6月12日。取自: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0413088/
[2] 梁敏德,〈小曹:社會本來就非常「孌童」〉,《獨立媒體》,2015年7月19日。取自:http://www.inmediahk.net/node/20150719a。「美心妹妹」事件:一名六歲小模特兒拍攝了一輯照片,當中一些照片惹起爭議,出版商隨即將寫真集下架。
[3] 彩虹戰隊,〈同志友善政綱2012〉,《獨立媒體》,2012年8月22日。取自:http://www.inmediahk.net/同志友善政綱2012
[4] 小曹,〈從同性婚姻到微型婚姻〉,《號外》,8月號/2015,第467期。

【《今日台灣,明日香港?--性解放迷思如何騎劫性別平等教育》系列】
〈背景篇〉
「性別平等教育」如何被騎劫?──從高雄市教育部事件談起
《青春水漾》爭論的背景簡介
〈分析篇〉
台灣同運如何推行同性戀洗腦教育
掛「性平教育」的頭,賣「性解放」的肉──從《青春水漾》到春心盪漾!
重建性別界線──多元性別論的批判反思
〈科學篇〉
「性探索」是正面性教育?──讓科學研究告訴你
男女腦不同──從腦神經科學看兩性,兼駁多元性別論
不能被模糊的性別 從基因說起
〈香港篇〉
香港性解放運動發展現況
香港性教育前瞻
香港「安全性行為」推廣運動成效檢討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