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譚家浚:若性別身份建基於主觀認同,別人將無所適從

(文:陳婉珊)筆者正有點擔心,《諮詢文件》中這些片面的支持理據會誤導公眾,以為「性別認同」(gender identity)已是國際公認的基本人權,香港必須跟隨,否則就會成為跟不上文明的「落後」地區。本文希望藉此機會一一提出質疑,拋磚引玉,引起社會進一步討論

同性婚姻支持者罵入

同志也「恐同」?——從澳洲同性婚姻爭議看反對同性婚姻的同性戀者

(文:鄭安然)我們有時對同性戀者有刻板印象,以為同性戀者必定支持同志運動任何訴求,但兩者是不同概念,「同志運動」是一場希望改變社會文化制度的政治運動,支持者可以是異性戀者;而「同性戀者」是有理性及自由意志的獨立個體,他們也會質疑及反對「同志運動」一些不合理的訴求…

同性婚姻對宗教自由的影響

同性婚姻對宗教及教育的影響

(文:Jacky Chan)舒士德(Jerome J. Shestack)指出,宗教是其中一種人權之源,為人提供了基本的平等觀和正義觀,協助信徒形成人格和自我認同。要求他們放棄宗教自由,是對相關人士人權和人性尊嚴的傷害。我們期望社會在討論同性婚姻議題時候,能夠注意對宗教良心自由及教育自由的影響。

parenting SSM

同性婚姻制度化對兒童權利的影響

(文:Jacky Chan)相關研究仍然在進行中,但無論如何,這些研究所顯示同性撫養的問題不能忽視。同性婚姻制度化的討論,影響深遠,社會公眾必須審慎檢視各方理據;不宜只考慮成年人的意願,而漠視兒童權利,而後者更應是優先考慮的因素。

polyamory 三人婚姻

由「同性婚姻」到「多夫多妻」?

哥倫比亞三名男同性戀者聲稱已成功透過律師合法登記成「三人夫婦」…部份支持同運的人士認為以上的「滑坡論證」不成立,背後的憂慮亦沒有真實基礎,只是有人採取「靠嚇」的策略。本文不打算處理這些複雜問題,只希望提供多一些客觀資料給大家思考。

如果有人認為同性婚姻不會影響別人和社會,不是誤解,便是誤導

同性婚姻對社會的深遠影響

同性婚姻真的對社會整體沒有影響嗎?當然不可能…也許支持者認為,為保障LGBT人士,這些影響都是合理和必須的,那麼應該坦坦白白,尊重市民的知情權;如果有人認為同性婚姻不會影響別人和社會,不是誤解,便是誤導。

snowflake love beauty

雪花世代(Snowflake Generation)

(文:陳婉珊)與其為學生打造溫室,不如教導他們認識自己的情緒和錯誤的思考方式,從而提高抗逆力,獨立自主…想保護年青人的精神健康,應該從增強他們的抗逆力著手,幫助他們適當地理解現實世界,學會自尊自重,而非為他們打造「無毒」的世界,這樣,恐怕只會培育出脆弱的雪花世代,難以在真實世界中展翅高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