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別的後代】父親變性 子女存在被否定:我失去了爸爸

招雋寧(特約撰稿員)

father-daughter-1476167_1920西方媒體吹捧性別自主,變性是人權。倘若變性的是父母,他們的孩子會受到甚麼影響?一名女子在媒體親述不幸的經歷,因為他的父親變性成為女人。

父親變性 女兒感被遺棄

丹妮絲.雪克(Denise Shick)童年時,父親已說想要成為女人,「那刻我已失去了父親」。

這位父親甚至還告訴女兒,自己從來不想有小孩,「對他來說,我和其他兄弟姊妹都是個錯誤,因為我們從不符合他的渴望。」變性父親在精神和身體上傷害女兒,令他感到被否定和被遺棄。

爸爸拒自認男人 等同否認子女的存在

從子女的角度,任何爸爸否認自己的生理男性特質,就是否認子女的存在本身。

女兒一度用特別方式記認收好的衣服,因為「當確認了父親偷穿我的衣服後,我就不再穿那些衣服。我甚至開始憎恨自己的身體,因為女性的身體一直提醒我父親想成為女人。」他又曾用濃妝遮掩自己的臉部特徵,「他(父親)的行為摧毀了我成為女性的渴望。」

社會令兒童消音 為相同經歷的兒童發聲

經歷過父親變性,令雪克站出來為其他有同樣經歷的兒童發聲。「當今文化認為那些抗拒父母變性的兒童是自私,現實裡他們只不過渴望爸爸是一個男性。」普通人會認為男孩覺得自己是女孩,是一種錯亂,但跨性別運動卻叫人相信性別混亂是一種「真相」。

雪克形容,在一片支持同志(LGBT)的聲音裡,父親變性的孩子被迫順應政治正確,只能獨自承受不安。無論如何,這些孩子都要與父母共同承受朋友和親友白眼。

他又曾遇到十歲孩子苦訴被朋友恥笑,「回家吧,好像你阿爸一樣穿裙子。」又曾在商場裡,遇到兩個不到七歲的孩子被「變性爸爸」喝罵,「不要叫我老豆。」

父母變性 子女心理承受重理

這些有父母變性的「跨二代」承受了難以想像的壓力。

「孩子對於家庭處境感到很羞恥和尷尬。這些兒童面對很大張力」,雪克解釋,兒童既難以接受,卻又想保護要變性的父母。

子女的情緒包括憤怒、恐懼和焦慮,同時又充滿孤單和被遺棄的感覺。雪克目睹父母變性的決定為兒童帶來甚麼長期影響。

「他們長大了的孩子患上抑鬱、飲食失調、沉溺……又感到自己與人迥異,不屬於任何人,破壞他們與人親密和信任他人的能力。」雪克帶著親身經歷,亦不排除父母變性的小孩會在跨性別熱潮下,對自己的性別感疑惑。

參考資料:

LifeSiteNews》|《My Daddy’s Secret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