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種不同性愛觀的比較

三種性愛觀系都有其終極前設(還有很多複雜的中間系統),不能簡單用邏輯證明,這是現代多元社會的難題,我們要互相明白和尊重。

然而理性的標準還是有的(參另一份筆記論及六大判準),每個人可綜合各種考慮去衝量(如人類經驗、內在一致性、後果等),作出抉擇。

現代人大多摒棄傳統性愛觀──而它的確有不少弊病,但往往一下子跳到性解放的立場,這卻忽略了還有開明的人格主義──它一方面避免了傳統的流弊,又沒有性解放那麼極端。最終的抉擇要清楚明白不同性愛觀的所有涵義。

乳房大軍現象——如果你不想了解,則不要看這帖文!

(文:梁海欣)

「如果你不想XX,則不要看我的視頻!」

「人們說我的XX很漂亮,是真的嗎?」

經常使用Instagram的朋友們都會知道什麼是「乳房大軍」。因為它們常常在網紅的帖文下留言,以充滿挑逗性的色情句子,企圖挑動網民(尤其針對男士)的性慾,引誘他們點擊進入該帳號的版面。這些句子重重覆覆只有幾個款式,因為它們是色情機械人(sexbots/ pornbots)。為何乳房大軍會肆虐Instagram?它們的目的是什麼?網民遇上乳房大軍應怎樣做?

渣與我們的距離——受鄂蘭「平庸的惡」和網絡故事啟發

(文:梁海欣)我們常常說要提防渣男,免受傷害。但原來我們與渣的距離僅是毫釐。

渣是如何煉成的呢?大概不會有人自小立志要當渣男吧?會否正正就是沒有立志成為「好男人」,便隨波逐流地成了「渣男」?大家有聽過「平庸的惡」(或「膚淺之惡」,The Banality of Evil)嗎?本文將嘗試透過這個概念以及兩個網絡故事來剖析渣的出現。最後,本文會提議防止自己成渣的方法。

培育感恩心理 成就女孩正面的身體形象

(文:招雋寧)
澳洲學者首次發現了證據,顯示個人靈性造就女性正面身體形象的機制。

心理學家Marika Tiggemann及Kristy Hage邀請了345位成年的澳洲女性進行「信念系統及身體形象」的研究。受訪者中約4成為基督徒,一半人沒有信仰。

結果初步顯示參與宗教活動的和靈性深厚的女性,與正面的身體形象相關。

學者推測,這會否出於某些教條信念,例如「神造獨特的身體」、「身體是神明住的地方」、「人是由神的形像所造成」等。

我想要身體自信!

(文:蔡凱琳)
上一篇文章告訴大家,流行文化、家長和朋輩為女生帶來負面身體形象,女生們經過社會學習,被迫困於這個洪流中。我們還有機會改變想法,提升身體自信嗎?

Kylie Bisutti在 2009年贏得Victoria’s Secret Angel model大獎。身為基督徒的她認為工作與基督教價值相違背,所以決定放棄成為模特兒。反而決定成為年輕女性的榜樣,提倡謙虛、純潔和正面的身體形象。所以不用氣餒,的確有方法。

誰告訴你身體美不美?

(文:蔡凱琳)
上回和大家玩玩心理測驗,由Franzoi & Shields在1984年提出—男女對自己身體的自信程度(Body Esteem)。

每個人對自己不同的身體特徵,都抱有不同程度的正面或負面感受。你有沒有想過,這些感受從何而來?又有誰告訴你美不美麗?又有誰代替了你的思想,決定你的美麗?

三歲女孩都懂得肥瘦標籤:一個身體形象的實驗

(文:招雋寧)
「嘩,乜咁肥呀,蝦蝦…」
「瘦到成支竹咁…」

這些說話可能會傷害別人——甚至是幼童的自我。

人是透過身體的型態和行動來表達自我。這解釋了為何身型肥瘦的標籤,很容易連繫上人的自我。

這些標籤影響著孩子的身心健康。美國兩位營養學家John Worobey及Harriet S. Worobey設計了一個研究,觀測幼兒階段的小女孩怎樣清楚區別肥瘦,甚至對此帶有好壞批判的想法。

選玩具的實驗:性別偏好自嬰幼兒起已展現

(文:招雋寧)
兩性的差別是一個多面向的發展過程,受著生理、社會建構、教育與認知等影響。

但亦有人不同意這種說法。有說,兩性的分別是單由成人社會建構出來的。生理上的兩性分別不足為道,而心理性別則純粹由父母、老師、其他人所集體訓練出來。隨著這種「訓練」轉變,人的性別身份就會隨之而流動、轉變,並與生理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