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澤西州女子監獄接收生理男囚犯 兩名女囚犯獄中懷孕

(文:梁海欣)

位於美國克林頓市的埃德娜·馬漢懲教所(Edna Mahan Correctional Facility)為新澤西州一所「全女班」監獄,一直以原生性別為接收囚犯的準則,但自去年起更改了政策,開始改為以性別身份(gender identity)為劃分男女監獄的基礎。如果有生理男性自稱是女性,即使沒有完成變性手術,有完整的男性性器官,仍會被視為女囚犯,收進此「全女班」監獄。

今年,此監獄發生驚人事件,就是有兩名女因犯與跨性別囚犯自願性交後懷孕。當局不肯定她們是與同一名還是兩名不同的跨性別囚犯性交,事件仍在調查中。此監獄囚禁了超過800名女囚犯,當中有27名跨性別囚犯。

一、為何監獄要改變「女因犯」的定義?
二、女囚犯與監獄工會齊反對
三、資深傳媒人評政策:極度愚蠢!
四、女囚犯腹中的孩子怎麼辦?

跨性別青少年網上籌錢買青春期阻斷劑及做變性手術 十三歲孩子跳過政府醫生診斷私下購藥

(文:梁海欣)

西方跨性別青少年們正在網上籌錢以購買青春期阻斷劑或做變性手術等等,當中更涉及跳過政府審查的醫生診斷,而私下購藥的情況,年齡更低至十三歲。(參考「每日郵報」(Dailymail.com) 及「生命新聞網」(Lifesitenews.com)) 跨性別的孩子,可以獲得資源「解決」性別焦躁的問題,不是好事嗎?表面看來,好像沒有問題,但事實上,一場傷害新生代的危機正在發酵中。

1. 青春期阻斷劑對骨骼及大腦的長遠影響未明
2. 跨性別青少年間易發生同溫層效應
3. 青少年或被剝奪接納原生性別的援助:醫生「問多句」或會被起訴

美國精神科醫生揭全行正集體說謊 青少年被誤導以為跨性別很小事 最緊要開心

(文:梁海欣)

我們要活在現實之中,即使現實是痛苦的。

美國兒科及精神科醫生葛蘿絲曼(Miriam Grossman, M.D.)近日接受布萊巴特新聞網(Breitbart News)的訪問,她指出整個精神健康行業在跨性別議題上都在說謊,做法「超離地」,完全脫離現實,竟然告訴青少年他們可以否定自己的原生性別,而不需要付上沉重的代價。

有陰莖的性罪犯可入女子囚室? 哈利波特作者JK羅琳不吐不快

(文:梁海欣)

蘇格蘭政府近年熱烈討論如何修訂《性別承認法》(Gender Recognition Act),欲將該法案程序簡化,讓申請者無需經過醫學證據或臨床診斷,就能改變其合法性別。假如成事,即意味著有陰莖的也可以是「女性」。蘇格蘭警方指,即使他們犯上性罪行,因著「女性」的身份,便順理成章被關進女子囚室。

有陰莖的性罪犯可以進入女子囚室?消息傳出後便引發爭議,《哈利波特》作者JK羅琳(JK Rowling)更引用名著《1984》的語句,發文指責警方這項措施。

大大隻稱霸女子組 跨性別泳將屢破記錄奪冠

(文:梁海欣)

近日,美國賓洲大學跨性別泳手莉亞湯瑪斯(Lia Thomas)屢破女子組記錄,惹起熱議。莉亞湯瑪斯為一名生理男性,以往曾三季以威爾湯瑪斯(Will Thomas)於男子組作賽。自小已是男子游泳健將的湯瑪斯,健碩身材早已成形,按照規例,只要完成了一年的睾酮(男性荷爾蒙)壓抑劑,便可以女性身份作賽。這個條件充分嗎?對生理女性公平嗎?

有報導指,莉亞的隊友更是敢怒不敢言,因為她們正在活在一個跨性別權益至上的文化當中。匿名隊員指,如果說出真心話,則有機會影響畢業後的求職機會。

選玩具的實驗:性別偏好自嬰幼兒起已展現

(文:招雋寧)
兩性的差別是一個多面向的發展過程,受著生理、社會建構、教育與認知等影響。

但亦有人不同意這種說法。有說,兩性的分別是單由成人社會建構出來的。生理上的兩性分別不足為道,而心理性別則純粹由父母、老師、其他人所集體訓練出來。隨著這種「訓練」轉變,人的性別身份就會隨之而流動、轉變,並與生理無關。

講一聲真話好不好 跨性別未必是天生 澳洲臨床心理學家說實話遭投訴

(文:梁海欣)「今年年初我被投訴——作為臨床心理學家,這是我執業45年來的第一宗。」

「但自從2014年左右,我留意到14至20歲生來是女性、報稱經歷性別焦躁及渴望跨性的孩子上升,她們通常是要求同意她們開展異性荷爾蒙治療。」

「有些孩子在網上閱讀相關資訊後,只是在最近幾個月經歷過性別焦躁,便來診所(尋求跨性治療)。」

今年年初,擁有超過45年經驗的資深性治療師、臨床心理學家桑德拉.佩托博士(Dr Sandra Pertot)在網上廣播(Podcast)分享她對性別焦躁症(gender dysphoria)的複雜性的看法,當中包括以求助人為本(client-focused)的治療方針,卻遭到當地跨性別團體的投訴。[1][2]該跨性別團體不滿佩托博士的看法,並直接挑戰她的專業——他們向澳洲心理學會作出正式投訴,而非私下聯絡佩托博士交流意見。澳洲心理學會最終判投訴不成立,因為對於任何政策(包括跨性別的政策)的反對意見都應該有被聆聽的機會。

本文將討論以下問題:
– 為何說實話要遭投訴?
– 2014年澳洲發生了什麼事?
– 什麼是對經歷性別焦躁孩子最好的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