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種男女差異,全因性別歧視?——Google軟件程式員撰文質疑後被炒

鄭安然(香港性文化學會項目幹事)

James Damore

被Google解僱的軟件工程師James Damore(圖:Caribbean Digital)

Google一名軟件工程師James Damore在今年7月撰寫了一篇10頁的內部文章,評論公司的多元化政策「一言堂」及邊緣化不同意見人士,不利員工團結及營商環境,他提出一些建議希望公司有所改革。他指出女性在軟件工程及領導層的數量少過男性,未必完全如Google所說由於社會的性別歧視,曾在哈佛大學修讀系統生物學(System biology)的他引用科研報告指出,生物學上的兩性差異也可能為此現象提供部份解釋。此文件在Google內部流傳,最後Damore在8月7日傍晚被解僱。Google行政總裁Sundar Pichai向員工表示,Damore的文章促使有害的性別定型,超越了底線。副總裁Aristotle Balogh也發文批評Damore的文章,稱不能容許企業文化中有任何「刻板和有害的假設」。此外,新受聘的促進多元化副總裁Danielle Brown也批評Damore的論述「助長了關於性別的不正確假設」,並強調「多元性和包容性是Google價值觀基本部份。」

事件引起軒然大波,著名哲學家Peter Singer也撰文回應,標題為〈為何Google的決定是錯?James Damore真的應該為他所寫的被解僱嗎?〉Singer在文中指出:「當我們評估Google解僱Damore的行動時,不需要決定哪方才是正確,只需問究竟他作為Google僱員,他是否可以表達自己的觀點。我認為可以,首先…文章說的不是一些扭曲及瘋狂的觀點,而是有發表在著名同儕評審科學期刊的嚴肅文獻支持。第二,文章處理一個重要的議題,Google正正因為員工大部份是男性而惹上麻煩。」[1]筆者同意Singer的說法,不少人把重點放在Damore的論點未必正確,但即使如此,爭議重點是他究竟有權利表達他相信的言論嗎?甚至值得因此被解僱嗎?此外,Google本身正被勞工部門調查其女性員工的薪酬及人數普遍比男性低和少,面對這個重要的調查,一名員工就這事向公司表達自己的意見,公司即使不珍而重之,也不應把他解僱吧?

筆者由頭至尾看了Damore的十頁文章幾遍,發現香港不少主流媒體報導此事時有嚴重偏差,如《蘋果日報》報導時以〈【言論太惹火】話女人不應做IT Google軟件工程師被炒〉為題,但Damore的文章不但沒有說「女人不應做軟件工程師」,他甚至反對這說法,更具體建議公司如何增加更多女性軟件工程師。筆者認為Damore這篇文章對性別議題極具參考價值,特別是性別多元論及性別自主論在國際漸漸成為主流時,他的文章更值得我們反思,因此我會在此文中簡介他的文章,下列標題也是原文的分段標題。[2]

Google圍爐取暖

Damore的文章標題已道出他的宗旨:《Google意識形態的圍爐取暖——偏見如何蒙蔽我們對多元及包容的思考》(Google’s Ideological Echo Chamber: How bias clouds our thinking about diversity and inclusion)在標題下,他寫了「歡迎評論」,可見他開放接受不同意見。[3]

回應公眾反應及失實陳述

「我珍重多元包容,不否認性別主義存在,也不支持性別定型。當我們處理[男女]人口特徵差異時,我們需要看看這個差異的分佈。」(p.1) Damore 在文章開首已交代兩個清楚看法:首先,他珍重多元包容,拒絕性別歧視和定型。其次,他認為解決如工種上的性別人數差異需要觀察男女人口不同的特徵分佈,否則不能有坦誠討論,也不能真正解決問題。(p.1) 「但可惜的是,我們的羞辱和失實文化,不包容及不尊重圍爐取暖外的人。」(p.1) 然而,Damore擔心Google文化不容這類討論:「我收到很多同事的個人信息,多謝我帶出這個議題,他們也同意我的看法,但永遠不會有勇氣說出口或捍衛,正因為我們的羞辱文化和被解僱的可能。這文化需要改變。」(p.1) Damore在文章建議Google改變其羞辱、失實陳述及圍爐取暖的文化,因為它令不同意見的員工在重要課題上,因怕被解僱而禁聲。

筆者認為此文只是一個員工的普通意見,即使他的指控和觀點有錯,也「罪不至死」?而諷刺的是,最後他被解僱一事正印證他的指控 ——Google的確不容異議聲音。或許,他在撰文時可能已預計自己會因此被解僱,最後「求仁得仁」。

簡述

Damore列了五個文章要點,方便一些沒有時間看長文的朋友:

  1. 「Google的政治偏見把免受冒犯等同心理安全,但把人羞辱至禁聲正是心理安全的反面。
  2. 禁聲形成了一個意識形態的回音室,其中一些觀點由於過於神聖,所以不能坦誠地討論。
  3. 缺乏討論促成了這種意識形態中最極端最專制的元素。
    • 極端:所有比例差異都是由於壓迫
    • 獨裁:我們應該用歧視方法矯正壓迫
  4. 男女特徵分佈的不同可能部分地解釋為何女性在軟件工程和領導職位上沒有達到50%的代表性。[4]
  5. 用歧視方法達致同等特徵是不公平、導致分裂和不利營商。」(p.2)

背景

「人們普遍有善良的動機,但我們都有一些看不到的偏見。幸好,跟不同意見的人公開及坦誠討論,可以突顯我們的盲點及幫助我們成長,這就是我寫這文章的目的。」他再次明文指出他撰文的目的,就是謙卑地期望討論。他在注腳中也再次承認自己不一定對:「我可能有偏見及只看到支持我觀點的證據…我會十分樂意繼續討論文件的任何內容及提供更多參考。」然後,他直接指出Google有不少偏見,對這些偏見的坦誠討論也被主流的意識形態所消音。他指出接下來要說的不是完整圖畫,但是Google極需要知道的面向。(p.2)

Google的偏見

他向公司提出一個平時少接觸的新觀點—價值偏見(moral biases),他指出每個人的政治取向是深層道德喜好和偏見的結果。然後,他指出在政治取向上,一面倒大部份的社會科學、媒體及Google都是傾左,因此他認為「我們應該批判檢視這些偏見」(p.2)。他仔細列出左翼和右翼政治取向的分別,並解釋兩者雖然不是完全正確,但同樣對一個發揮功能的社會或公司來說都是必要的。例如「太右的公司可能反應過慢、過份階級主義及不相信其他人。相反,太左的公司常常改變、興趣過份多元、過份信任僱員及競爭者。」他相信「只有事實及理性能在這些偏見上給我們啟發」,但一談到多元包容,「Google的左傾創造了一個政治正確的一言堂文化,透過羞辱異見者以收禁聲之效,從而維持它們的看法。這種禁聲剷除了任何阻擋滲透的極端主義者及極權政策的力量。在這文章的其餘部份,我會集中回應一個極端的立場:所有差異的結果都是由於差別對待及[因此要]使用極權元素的歧視方法來創造平等。」(p.3)

軟件工程性別差距的非偏見可能原因

他說在公司常常聽到「無意識及有意識的偏見阻礙女性從事軟件工程及領導工作」的說法。他承認「當然,男人和女人都會在軟件工程職場上經歷偏見,我們應該要知道」但他強調「這不是一個完整故事」。我們可 以清楚看到Damore沒有否認性別歧視在有關工作場所出現,他只是認為這個解釋不充足。(p.3) 筆者在這裡想提及,當我近日觀看網民對這次事件的評價時,有部份意見認為「Damore用男女生物差異來充份解釋較少女性從事軟件工程及領導層工作是危險的,即使他有引用研究,但每個研究也有限制,難以百份百肯定他得出的結論。」但這說法完全誤會了他撰文的原意,而且他在文章中已經清楚交待他也認同男女生物差異不能充份解釋,因此他不是要證明:「男女生物差異充份解釋較少女性從事軟件工程及領導層工作」,而是要質疑及回應Google公司(及其他社會人士)持守的主流信念:「性別歧視充份解釋較少女性從事軟件工程及領導層工作」,因此他引用研究的目的是指出性別歧視未必能提供充份解釋,男女生物差異也可能是部份原因,也希望借此引起更多討論及提出更多研究,想不到這做法就被定性為「有害的性別定型」而最終被炒。

其後,Damore指出:「平均來說,男人和女人在生物學上有很多分別,這些分別不單是社會建構。因為:它們在普世人類文化中是一致、它們常有清晰的生物學原因及與產前睪丸酮有關、一個出生時被閹割及被當作女性養育的生理男性,他通常仍認同自己是男性及行動像一個男性、背後的特徵是高度遺傳性、它們完全可以從演化心理學角度預測。」

他再一次強調:「注意,我不是說所有男人和女人都像這種方式有差異或這些差異是『正確』。我只是簡單指出,男女的能力和喜好的分佈差異部份源自生物學原因,而這些差異可能解釋為何我們在軟件工程及領導層上看不到相等數量的女性。這些差異有很多是輕微,男女之間也有顯著的重疊,因此你不能用[男女]人口特徵分佈來形容一個人。」

Google的意识形态回音室

(圖:Blog: Beyond the Void)

他用以上兩幅圖更清楚表達他的意思,第一幅圖是男女人口特徵分佈,大家有顯著重疊的地方,這是生物學上的事實。但他不認同把第一幅圖簡化為第二幅圖,把個人約化為群體身份,忽略重疊的地方。

人格差別

Damore引用科學研究,指出男女普遍的不同,簡略如下:

女性普遍

  1. 「敏銳於感受及美感,多過觀念,對人有較強的興趣,多過事情…可理解為同理心與系統化的分別…這兩個分別部份解釋為何女人相對喜愛社交或藝術領域的工作。較多男人喜歡編碼…相對上,女性較多在處理人和美感的前線工作。
  2. 社交上外向,而非據理力爭,也有較高的親和力
  3. 神經過敏(較多憂慮,耐壓程度底),這或許解釋了「Googlegeist」 的調查,指出女員工有較多憂慮及較少女性在高壓力工作中。[5] (p.4)

以上發現來自一個調查報告,研究55 個不同國家文化人民心理人格特徵,研究結果跟社會建構論的說法剛剛相反。[6]研究指出「較高的國家性別平等程度,導致男女心理人格特徵的不同」,因為「當社會變得富裕及平等,男女與生俱來的性格差異有更多空間發展,導致更大的差異。」因此他指出「我們需要停止假設性別差異暗示性別主義」(p. 5)

筆者同意Damore的說法,事實上,除了有研究指出男女的心理人格特徵有差異外,也有大型研究指出男女的認知能力也有分別。在2010年,一眾心理學家與英國廣播有限公司(BBC)合作,為53個國家超過20萬人在網上進行「空間旋轉測驗」及「直線角度判斷」,分析男女的空間認知能力。研究不但發現男女的成績有明顯分別,這分別更跟國家的性別平等情況有正比關係,意即當一個國家性別平等情況愈高,兩性的測試成績分別就愈大,因此這研究也提及其結果跟「社會角色理論的預計剛剛相反」。[7]

男性對更高地位的追求

Damore提出一個發人深省的問題:「我們常常問,為什麼我們看不到女性在管理層,但我們從不問為什麼我們看到眾多男性在這類工作。」他指出這類工作「常要求壓力巨大的長工時,如果你希望有一個平衡及美滿的生活,你可能覺得這種工作不值得你追求。」(p.5)筆者想到,就好像我們平日認識的工種,如地盤工人、紮鐵工人、煤礦工人和渠務工人等,他們絕大部份都是以男性為主,而這類工作性質正正極需要在惡劣環境下有較高的體能及心理質素,這類工種較少女性問津也可能部份因為男女與生俱來的生物學差異。當然,我們絕少看過爭取性別平權及女權的人士會因為較少女性從事紮鐵和地盤工人而批評有關公司性別歧視,但卻因社會較少女性是科學家、電腦工程師、領導層及行政總裁等而批評有關公司壓迫和歧視女性,不知這又是否另一種的「歧視」?

建基於以上提及的研究,Damore從男性本身對地位的熱切追求,嘗試為較多男性在管理層職位提供可能的部份解釋。他指出「地位是男性被評價的主要指標,推動很多男性投身這些薪酬較高和滿足感較少的工作,以獲得工作帶來的社會地位。注意,推動男性投身軟件工程和領導的高薪及高壓職位的力量,同樣推動男性從事無人願意從事且高危的工作,如開採煤礦、垃圾收集和消防員,[這些工作令他們]遭受93%與工作有關的死亡。」(p.5)

實質建議:用「非歧視的方法減少男女人數差異」

Damore不是只懂批評而沒有建議,甚至不認為應該按照男女的生物差異容讓軟件工程及領導職位持續男多女少。因此,他重申前文提及的男女普遍性格差異,希望「建議一些方法增加女性在軟件工程工作的人數,而非訴諸歧視。」(p.5) 列出如下:

  1. 普遍女性對人有較大興趣,而普遍男性對事物有較大興趣。因此他建議「我們可以令軟件工程更人性化,如加入更多合作的配對編寫程式。」
  2. 普遍女性較高合作性。因此他建議加入更多能展現合作行為的工作。
  3. 普遍女性較易焦慮。因此他建議公司為員工提供多一些減輕壓力的工作坊,Google已開始進行。
  4. 普遍女性追求更多的工作和生活平衡,普遍男性追求地位。因此他建議容許更多部份時間工作(part-time jobs),希望保留更多女性在軟件工程工作。
  5. 男性的性別角色較僵化。他建議社會容讓男性發揮更多女性化特質,令更多男性轉投傳統的女性工作,減少領導層和軟件工程工作以男性主導的局面。

Google偏見造成的傷害

Damore再次強調:「我強烈相信性別和種族多元,我認為我們應要爭取更多。」但他認為Google使用了一個錯誤的方法,就是創造了多項歧視的措施。例如1) 只開放給某性別和種族的課程、指導和培訓;2) 「多元」的候選人在等候隊伍上得到優先和特別待遇;3) 招聘過程中為「多元」的候選人降低門檻 ;4) 重新考慮不夠「多元」的人等。Damore指出這些都是基於錯誤前設的措施,只會加劇性別及種族矛盾,雖然Google高層告訴員工這是道德上正確及經濟上有利,但作者指出這是沒有證據的聲稱,其實只是左翼的意識形態,甚至會對Google造成難以逆轉的傷害。

為何我們看不見?

Damore解釋為何我們有偏見。他說所有人都有偏見,會忽略一些跟自己內在價值違背的觀點。而他引用調查指出95%的人文學科及社會科學都傾左,造成巨大的認知偏見(confirmation bias),他們在沒有異議聲音下不斷維持一些神話,就像社會建構論和男女薪金差距。而Google的傾左令人看不見自己的偏見,也不會批判反思自己的成果,只會合理化一些高度政治化的項目。(p.7)

建議

在最後一段,作者不厭其煩再次重申「我希望清楚表達,我不是認為多元是壞東西、社會和Google已100%公平及不需要改善偏見。」但他最想指出的是「我們對不符合某種意識形態的觀點及證據並不包容。」他的實質建議簡述如下:(p. 8-10)

  1. 把多元去道德化。否則我們不再考慮實際利弊,而把異議人士以不道德之名趕走,嚴厲批評他們。
  2. 停止邊緣化保守人士。意見多元才能讓人們看到不同意見。保守人士在高度進取(highly progressive)的工作環境中是少數,他們需要躲在衣櫃中(stay in the closet)避免公開的敵視,我們應該為他們充權,讓他們有能力表達自己。
  3. 正視Google的偏見
  4. 停止把課程及培訓限於某性別或種族參加。這些歧視手法既不公平,又造成分化。取而代之,應集中以上提及的非歧視方法。
  5. 對多元培訓的利弊可以有公開及坦誠的討論
  6. 集中在心理安全,非單單是種族及性別多元
  7. 政策決定上不要強調同情心。雖然作者強烈同意明白別人的重要,但倚賴同情心使我們把重點放在個別事件上,偏袒與我們相似的人,並且包庇其他非理性和危險的偏見。保持感情不被控制有助於我們更好地理解事實。
  8. 優先考慮意圖
  9. 對研究人類自然本質的科學抱持開放態度。當我們知道不是所有男女分別都是社會建構或由於歧視,我們抱持開放的心面對有關人類更準確的觀點。若我們希望解決問題,這是必需的。
  10. 重新考慮強制晉升委員會參加無意識偏見培訓。

以上是Damore十頁文章的簡介,他在文章中引用不少文獻和文章,都十分值得仔細閱讀,但礙於篇幅所限,在此不詳細討論,但筆記鼓勵讀者如有興趣,可至少細讀Damore的文章。

第三種看法

昔日,父權社會透過強調兩性差異來否定女性權利,以女性群體普遍比男性群體感性和顧家的本質差異,從而透過公權力剝削她們的政治權利及薪酬,鼓勵女性留在家中照顧打理,這是「生理決定論」(biological determinism)的看法。[8]

今天,左翼社會透過強調性別平權甚至性別多元而否定兩性內在差異,認為男女差異都只是源自社會建構及性別歧視,這是「社會建構論」(social constructivism)的看法。因此,他們透過「獨裁的方式」(p.2)矯正男女差異的現象,例如為某性別的候選人降低招聘和升職門檻,令軟件工程師及管理層的男女比例達致相同,也邊緣化質疑這看法的人士,把他們革職和標籤他們性別歧視,在文化上羞辱他們。

筆者認為以上兩種看法的前提有其合理性,但結論各走極端。昔日的「生理決定論」正確指出男女本質差異,但他們1) 錯誤把男女群體特徵定型個體,忽略當中顯著的重疊;2)透過公權力強行把(部份)實然變為應然的做法,嚴重傷害個人(在重疊地方)的自由發展。今天的「社會建構論」漸漸成為社會主流,筆者認同男女個體的性別差異行為有社會文化建構的成份,我們也要時刻關注性別歧視的情況,但他們1) 完全忽略了男女群體本質差異的客觀事實,認為性別只是社會建構;2) 而且透過如Damore所指「獨裁及歧視的方式矯正」,也是一種「強行把(部份)實然變為應然的做法」,再加上排斥和羞辱異見聲音的做法,導致性別的逆向歧視、傷害多元包容的討論氣氛和個人的心理安全。[9]

筆者認為較理想的做法是既尊重男女的生物學差異,也尊重個人自由發展空間,而兩者可以相輔相成。一方面,當我們了解男女兩性的生物學差異,可幫助強化每個人的個體自由發展,例如懂得如何提供更貼身的支援及培訓,也可調整公司政策(如容許攜帶幼年子女上班、增設子女考試假期和彈性工時等),吸引更多女性有機會參與軟件工程師和管理層等高工時和大壓力的工作。另一方面,當我們尊重個人自由發展空間,研究告訴我們性別平等意識愈高的國家,男女在心理人格和認知能力的差異愈大,因為他們能充份發展本能。

結論

在今天的自由社會中,人們有選擇職業的自由,當我們看到有些職業是男性居多(如管理層),有些是女性居多(如護士),甚至普遍男性薪金較高,這差異是否必然代表了社會的性別歧視?[10]Damore質疑這種說法,並用科研文獻指出可能還要考慮男女的人格等本質上的差異。差異不一定完全來自歧視,也可能部份來自男女按其本質上的喜好、人格、體能、心理質素、對社會地位的重視等,自由選擇職業種類、是否升職及是否工作的結果。不論你是否認同這個說法,但我們也要誓死捍衛發言者的言論自由。

諷刺的是,在Damore被解僱前三天,科研界又多一份研究指出男女本質有差異。8月4日,美國多位醫學研究人員在Journal of Alzheimer’s Disease期刊發表了一份目前最大型的功能性大腦影像研究報告,團隊在男女腦部中識別了不少具體差異。[11] 結果顯示,女性腦顯著在更多腦部位置中有更活躍的活動,特別在負責專注和衝動控制前額葉皮層及掌管情緒和焦慮邊緣系統。 此外,男人腦在視覺及協調中心顯示較多活動。美國科研新聞平台ScienceDaily形容,女性前額葉皮層血液流量比男性高的研究結果,或許可以解釋為何女性傾向在同理心、直覺、合作、自我控制及關懷的領域上展示更強的能力。研究也發現女性腦的邊緣系統有較高的血液流量,也可能部份解釋為何女性較易患上焦慮症、抑鬱症、失眠及飲食失調。

真正的男女平等,不是剷除差異,而是尊重差異;

真正的多元包容,不是剷除異己,而是擁抱異己。

注釋:

[1] http://www.nydailynews.com/opinion/google-wrong-article-1.3399750?cid=bitly
[2] Damore的文章,可參:https://diversitymemo-static.s3-us-west-2.amazonaws.com/Googles-Ideological-Echo-Chamber.pdf
[3] 網上有中文簡體版,但不少字眼的翻譯不太準確,參:https://www.byvoid.com/zhs/blog/googles-ideological-echo-chamber
[4] 我們可以留意,他在第四點中只是十分保守地指出,男女不同的分佈「可能部份地解釋」為何女性在軟件工程及領導領域少過50%
[5]  Google 每年都會在各部門進行稱為「Googlegeist」 的調查,以了解員工的需求。
[6] Schmitt, D. P.,Realo, A.,Voracek,M.,&Allik, J. (2008).Why can’t a man be more like a woman? Sex differences in big five personality traits across 55 culture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94, 168–182.
[7] R.A. Lippa, M. L. Collaer, M. Peters (2010), “Sex Differences in Mental Rotation and Line Angle Judgments Are Positively Associated with Gender Equality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Across 53 Nations,”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39(4): 990-997.
[8] 不少人及媒體誤會引用兩性差異科學研究的人如Damore也抱持這樣的看法,但Damore是不認同生理決定論的。他已清楚指出我們不能「把個人約化為群體身份,忽略重疊的地方。」(p.4)他強調:「注意,我不是說所有男人和女人都像這種方式有差異或這些差異是『正確』。我只是簡單指出,男女的能力和喜好的分佈差異部份源自生物學原因,而這些差異可能解釋為何我們在軟件工程及領導層上看不到相等數量的女性。這些差異有很多是輕微,男女之間也有顯著的重疊,因此你不能用[男女]人口特徵分佈來形容一個人。」
[9] https://www.cnbc.com/2017/08/14/fired-google-engineer-james-damore-says-this-.html
[10] 他們今天批評的性別歧視不再是昔日有意識不聘請女性或壓低女性薪金的歧視行為,而更多是如Damore引述Google提及的「無意識歧視」,例如社會主流文化認為女性不宜做管理層,然後影響女性也不特別發揮這方面的才能。
[11] Daniel G. Amen, Manuel Trujillo, David Keator, Derek V. Taylor, Kristen Willeumier, Somayeh Meysami, Cyrus A. Raji. Gender-Based Cerebral Perfusion Differences in 46,034 Functional Neuroimaging ScansJournal of Alzheimer’s Disease, 2017; 1 DOI: 10.3233/JAD-170432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