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軍取消同性戀者會籍 受到同運組織猛烈攻擊

童軍誓詞Scout Oath(網絡圖片)

童軍誓詞Scout Oath(網絡圖片)

James Dale自八歲起便一直是童軍,他於1989年更成為助理團長。同時,他成為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的男女同性戀聯盟(Lesbian / Gay Alliance)的主席。1990年,他接受一份報章的訪問時,不但承認自己為同性戀者,並宣揚青少年需要一個同性戀的榜樣。隨後,童軍總會以「不接受同性戀者成為會員」為由將他除去會籍。

Dale控告童軍總會違反新澤西州提倡包容的政策。童軍總會則認為同性戀與總會使命「逐漸灌輸青少年正確觀念」有所違背,故並不希望鼓吹同性戀為一正當的行為。

縱然新澤西州最高法院判Dale勝訴,但美國最高法院在2000年根據以下四點判童軍總會上訴得直:

  1. 據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指出若強逼一個團體接收一個與團體方針相異的人,從而影響公眾或私人對該團體的感覺,就已經侵犯了該團體表達立場的自由(Freedom of Expression);
  2. 法院接受「同性戀與總會使命有所違背」的解釋,因為使命當中曾提及向青少年逐漸灌輸「正直」及「純潔」的態度,故認為「不希望鼓吹同性戀為一正當的行為」是可以理解;
  3. 即使法院並不認同該團體的價值觀,但亦不適合否定其價值觀;
  4. 如果強逼童軍總會恢復Dale的會籍,由於明顯壓抑了童軍總會「不歡迎同性戀行為」的權利,所以會侵犯該會表達立場的權利。同時,青少年,甚至各地的人都會因Dale重返童軍行列而覺得,童軍總會認為同性戀是一樣正當的行為。[1]

縱使美國童軍總會在官司中獲勝,但同運組織隨即向傳媒及政府發動一連串的抗議浪潮,導致美國童軍在不同州分及城市,失去不少政府及私人企業的資助,甚至被取消慈善團體資格及禁止借用政府設施。[2]

[1] Boy Scouts of America V. Dale.530 U.S.640(2000); “The Attacks on the Boy Scouts on America”, P.187-193, ‘The Homosexual Agenda Exposing the Principal Threat to Religious Freedom Today’ by Alan Sears & Craig Osten in 2003, Published by Broadman & Holman Publishers, Nashville, Tennessee.
[2]在長期遭受壓力下,美國童軍全國委員會(National Council)最終在2013年5月23日,通過接納公開的同性戀者成為會員,http://www.lifesitenews.com/news/boy-scouts-vote-to-allow-openly-gay-members

【原刊於「逆歧小冊子」個案8,電子書:http://issuu.com/researchhkscs/docs/sodobook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