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bian Julia Beck

倒戈內鬨?女同性戀者、女權分子聯同保守派挑戰跨性別運動

(文:陳婉珊)…看了這些男、女同性戀者,以及女權分子的觀點,我們發現,有別於支持LGBT運動等如支持平等包容的想像,部分跨性別女性(原生性別為男性)不單影響一般女性的安全和私隱權利、小孩和家長的教育權,更影響到原本的盟友——女同性戀者,強逼她們與男性發展親密關係,非常霸道…

LGBT

香港性文化學會對港府提交第四次《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報告之意見書

…基於自我性別認同在歐美招致的種種亂象,我們要求聯合國在此議題上加倍謹慎,停止要求/促請本港訂立特定的性傾向及性別認同反歧視法。另一方面,有見於本港一直推行的各種保護LGBT人士的措施,聯合國應予以肯定,並鼓勵本港繼續努力打擊歧視行為,保障每位市民的基本人權。

社會應否確認性交易為工作?——從筆者與嚴潔心小姐的對話說起

(文:鄭安然)我們早年已開始研究有關課題,並寫了不少文章及舉辦講座,理性探討外國娼妓合法化對香港的反思。我在機構主要從事青年性教育,為準備這次對話,我搜集了不少資料及外國研究,也訪問本地一些前線探訪「一樓一」的基督教機構,她們也是我們的友好機構。我發現有關討論可令我們進一步思考對身體和性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