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ira Bell

後悔變性感憤怒 貝爾(Keira Bell)贏原訟 親述經歷致力免步後塵

(文:陳婉珊)「我是一個不快樂的女孩,需要幫助。相反,我被當作實驗來對待。」對於性別診所醫生沒有謹慎質疑當時年輕的她的變性決定,貝爾感到十分惱怒。因此,她對裁決感到高興,認為有助阻止其他像她一樣受情緒困擾的青少年,過早作出不可逆轉的決定…

由「她」到「他」,再到「她」——兩個歐洲跨性別青少年的成長之旅

(文:陳婉珊)從芸芸「逆轉換」(de-transition)的例子中,筆者首先是被故事主人翁的插畫吸引的。她們相遇之時,都是「跨男」,當深入分享彼此的經歷感受,才慢慢發覺她們需要的不是變性,而是源於對成長的困惑。她們現時利用自己的專業,為其他逆轉換者在她們網站分享的故事加上插畫,平添色彩。

Peter Benjamin, detransition

便雅憫:「我以為當女人會令我快樂」 變性過來人現致力警示跨性別意識形態

(文:陳婉珊)現年60歲的便雅憫(Peter Benjamin)自青少年開始受易服癖所纏擾,飽歷酗酒、抑鬱及自殺念頭。4年前終進行變性手術,改以女性身份生活。但變性後沒有令他更開心,一次神蹟般的經歷使他決定回復男性身份,更致力於對跨性別意識形態作出警告,尤其是對兒童的深遠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