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男子被閹後控告政府草率施變性手術:變性是人生最大錯誤

(文:梁海欣)

英國男子35歲的里奇赫倫(Ritchie Herron)早前公開身份,並計劃控告英國國民保健署(NHS),指醫生沒有在進行變性手術前充分向他解釋手術的後果,令他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在手術後失去了生育能力、有失禁問題及感到「性無能」(”sexual eunuch”)。 赫倫原本因羞恥而隱藏身份,只在推特(Twitter)上用化名 “TullipR” 向網友大呻被閹割後的辛酸故事。現時他為眾多名後跨人士(detransitioners)之一,性別身份由先前的男變女,到現在由女變回男。

「我被閹割了。這才是正確的說法。」相比起「變性手術」,赫倫在推特表示「閹割」才是正確的描述。「我不能相信NHS能對我作出這樣的事… 沒有人事先問我要不要雪藏精子,或在將來想不想要小孩子。」

國際欖球聯盟暫禁進入青春期後才變性的男跨女參賽

(文:梁海欣)

繼國際泳聯(FINA)禁止在12歲後或進入青春期後才變性的男跨女參賽,國際欖球聯盟(IRL)亦有類似決定。按照最新指引,在進入青春期後才變性的男跨女不可參與女子組賽事。此外,世界田徑總會主席高爾(Lord Coe)亦有意效法國際泳聯,研究相關政策。

在此指引下,男跨女運動員將不能參與今年10月在英國舉行的欖球世界盃賽事。聯盟將會再商議2023年的政策。

國際欖球聯盟在網頁中指出,進入男性青春期的人士身體在睾酮素的影響下大幅改變,其生理優勢於成年後持續,靠荷爾蒙抑制劑並不足以磨滅其效果。

國際泳聯為守護比賽公平性 禁止12歲後變性選手轉戰女子組

(文:鄭安然、梁海欣)

國際泳聯周日(6月19日)決定,由翌日起,不接受在12歲或已踏進青春期之後才變性的生理男選手參與女子組賽事。為了讓跨性別人士有參賽的機會,國際泳聯將舉辦公開組賽事。

一)為何國際泳聯有此決定?
二)支持者的聲音:公平!
三)反對者的聲音:侵犯私隱!歧視!

別再以為跨性別就得食藥做手術 學者敦促要充分知情

(文:招雋寧)

在西方社會,當青少年被評估為跨性別後,他們和家長在知情同意後,很快就能獲取荷爾蒙藥物或變性手術,使他們能呈現另一種性別。這種治療方式被稱為性別肯定治療。

不過美國研究性別和變性的精神科專家Stephen B. Levine與他的同事在2022年發表文獻,揭示接受這種治療的人未能確保獲得充分的知情,然而性別身份的轉變、荷爾蒙藥物和手術卻對接受治療的青少年有深遠的影響。他們呼籲各界急需重新審視性別肯定治療的知情同意。

誤導荷爾蒙阻斷劑有效 酷兒學者受到抨擊

(文:招雋寧)

一份2月出版的學術文獻稱,跨性別青少年使用荷爾蒙阻斷劑後,對其精神健康具有實證成效。文獻受到猛烈抨擊⋯⋯

本文嘗試扼要轉述Singal的追查和發現。

Singal詳列許多證據,亦向作者本人和其他專業人士求證,其抨擊可簡單總結為「誤導公眾」。亦即他發現研究團隊沒有獲得證據顯示用藥有助求診青少年的精神健康,卻在結論和文宣上誤導公眾,以為用藥是有效。

新澤西州女子監獄接收生理男囚犯 兩名女囚犯獄中懷孕

(文:梁海欣)

位於美國克林頓市的埃德娜·馬漢懲教所(Edna Mahan Correctional Facility)為新澤西州一所「全女班」監獄,一直以原生性別為接收囚犯的準則,但自去年起更改了政策,開始改為以性別身份(gender identity)為劃分男女監獄的基礎。如果有生理男性自稱是女性,即使沒有完成變性手術,有完整的男性性器官,仍會被視為女囚犯,收進此「全女班」監獄。

今年,此監獄發生驚人事件,就是有兩名女因犯與跨性別囚犯自願性交後懷孕。當局不肯定她們是與同一名還是兩名不同的跨性別囚犯性交,事件仍在調查中。此監獄囚禁了超過800名女囚犯,當中有27名跨性別囚犯。

一、為何監獄要改變「女因犯」的定義?
二、女囚犯與監獄工會齊反對
三、資深傳媒人評政策:極度愚蠢!
四、女囚犯腹中的孩子怎麼辦?

曾幫逾百青少年變性的資深臨床心理學家:現時變性門檻太低 情況過火了!

(文:梁海欣)近日,跨性別運動的先軀、美國心理學會(跨性別健康服務)委員會成員埃里卡·安德森(Erica Anderson)接受洛杉機時報(LA TIMES)訪問時指,現時讓青少年變性的門檻太低,情況過火了(gone too far)!71歲的安德森是一名曾幫助過百位青少年變性的資深臨床心理學家,他自己本人也是一名變性人。他指出,時而勢逆,現時不少青少年根本未想清楚自己是否要變性,就要求得到異性荷爾蒙藥或進行變性手術,更令人擔憂的是,成年人沒有做好把關的工作,孩子低至13歲竟然可以跳過心理治療服務而取得荷爾蒙藥。安德森呼籲同行應謹慎審視跨性別青少年的決定。

一、安德森說了什麼?
二、阿傑·埃克特(AJ ECKERT) 反對安德森的說法
三、美國一些立法保護青少年免於衝動變性的州份

拜登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凱坦吉‧傑克森: 我無法為「女性」下定義,因為我不是生物學家

(文:梁海欣)在投票結果為53:47的輕微多數下,凱坦吉‧傑克森(Ketanji Brown Jackson)在4月7日被確認為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但原來她曾在聽證會上無法回應「什麼是女人?」這個「世紀難題」。

由美國總統拜登提名、當時為最高法院大法官候選人凱坦吉‧傑克森(Ketanji Brown Jackson)在3月22日的聽證會上,被參議員瑪莎‧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問到能否為「女性」下一個定義時,她表示她無法做到,因為她不是生物學家。這事件隨後在社會上引起熱議。

一、為何布萊克本要問這個問題?為何傑克森無法作答?
二、從生物學看性別問題
三、事件反映著西方社會正在發生什麼事?

跨性別泳手莉亞湯瑪斯(Lia Thomas)大大隻稱霸女子組惹爭議 世界田徑聯會主席:女子運動的未來,非常脆弱

(文:梁海欣)

近日,美國賓夕凡尼亞大學跨性別泳手莉亞‧湯瑪斯(Lia Thomas)於NCAA(National Collegiate Athletic Association, 國家大學體育協會)的女子組五百碼自由泳中奪得冠軍,而兩位東京奧運銀牌得主艾瑪‧韋揚特(Emma Weyant)及埃里卡‧沙利文(Erica Sullivan)則分別屈居亞軍及季軍。生理男湯瑪斯過往曾在多項女子項目中奪金及破紀錄,一直引來不少爭議,包括比賽公平性的問題,但游泳主辦單位仍然堅持讓他參賽。最終湯瑪斯如外界所料,力壓所有生理女性,奪得美國大學體育界最高殊榮── NCAA金牌,令世界各地嘩然。

一、生理男不能磨滅的優勢:抑制荷爾蒙水平並不能使男人變女人
二、各界表示關注事件,包括世界田徑聯會主席、著名變性人、運動員及家長們
三、一些支持跨性別人士參賽的論點(例如DIE教條)及其漏洞

前跨性別運動活躍分子:改變性別是危險的,尤其是對青少年!

(文:梁海欣)
美國組織The Heritage Foundation曾舉辦講座「平等法案的不平等:來自左翼的擔憂」(The Inequality of the Equality Act: Concerns from the Left),其中前跨性別運動活躍分子哈西霍瓦特(Hacsi Horvath)在講座上揭示改變性別的種種危機,指出跨性別的牢固治療(transition affirming therapies) 的危險性,尤其是對青少年的影響深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