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組織的內部矛盾:跨性別女性能否成為女同志?

(文:招雋寧)

同志組織因著心理性別身份(或說跨性別)這議題而產生分裂。

支持跨性別運動的同志組織認為,一個以女性為身份、喜歡女性的生理男,可以屬於女同志(Lesbian)。這是同志政治中較為新近的思潮。

新思潮衝擊了另一些同志組織,尤其以女同志身份作基本定位的組織。女同志和部份女性主義者對這種論述有極大保留,甚至反抗。原因是支持跨性別運動抵觸了女同志的基本身份--不再被父權(男性)擺布的理想。換言之,當生理男人都可以用女同志身份自居時,女同志根本地被父權和男性入侵和擺布。

女學生指人有生理性別竟遭受60名同學圍攻 更被逼退學 JK羅琳力撐受害人

(文:梁海欣)

根據蘇格蘭日報(Scottish Daily Express)的報導,《哈利波特》作者JK羅琳及蘇格蘭民族黨喬安娜櫻桃(Joanna Cherry)雙雙發文,聲援因性別議題而被欺凌的女學生。在課堂上,女學生只是指出「生理性別是真的」(biological sex is real),隨即被指罵是「恐跨」(transphobia)。這普通的發言竟引來60名同學群起而攻之,向女學生瘋狂地亂叫、亂喊、「爆粗」、甚至吐痰,場面一片混亂。女學生雖成功逃離現場,但之後一直無法重新融入群體,最終退學收場。

後悔變性痛失身體器官 澳洲女人控告醫生專業疏忽

(文:梁海欣)

「當我知道自己永遠無法懷孕,我極度崩潰。」(Knowing that I can’t have children is absolutely devastating.)——玲嘉汀(Jay Langadinos)

來自澳洲悉尼的31歲女子玲嘉汀(Jay Langadinos)控告圖希醫生(Dr Patrick Toohey)專業疏忽(professional negligence),就是明知她當年有嚴重的社交障礙及抑鬱問題,但仍批准她服用異性荷爾蒙藥,以及進行不可逆轉的乳房及子宮切除手術。

當日,堅持要變性的玲嘉汀在服用異性荷爾蒙藥時只有19歲(2010年5月),在切除乳房及子宮時只有22歲(2012年)。今日,31歲的玲嘉汀已重新接納自己女性的身份,但異性荷爾蒙藥及變性手術所帶給她的傷害,已無法彌補。

人類科學文明大倒退?「性別不可能改變」竟要由諾貝爾獎得主發聲

(文:梁海欣)

據基督徒學院(The Christian Institute)網站報導,就德國政府近日委任「酷兒專員」(Queer Commissioner)的決定,著名遺傳學專家克里斯汀·紐斯林-沃爾哈德(Christiane Nüsslein-Volhard)公開表態,嚴正指出:改變性別在科學上是不可能的!

紐斯林-沃爾哈德是1995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是德國唯一一位女性諾貝爾科學獎得主。

堅信生理性別不能改變被解僱 法庭裁僱主歧視福斯泰特(Maya Forstater)

(文:梁海欣)

英國僱傭法庭周三發表裁決,指福斯泰特(Maya Forstater)因為說出人們不能改變生理性別而被解僱,是遭受到僱主的歧視。

於智庫CGD(Centre for Global Development)任職稅務專員的福斯泰特數年前因為在網上推特發表一系列關於性別與性的言論(tweets),而不獲續約。福斯泰特於是向僱傭法庭投訴。2019年,僱傭法庭裁定她的看法在民主社會中是不值得尊重的,認為僱主做法沒有問題。福斯泰特不滿裁決,決定上訴,並於2021年上訴得直。另一名法官指出,批評性別理論的觀點在《平等法2010》下是受保護的,因此要求僱傭法庭重審案件。最終,僱傭法庭於周三(2022-07-06)重新發表裁決,法官安德魯·格倫尼(Andrew Glennie)指,僱主因為福斯泰特批評性別理論觀點而不與她續約,屬於直接歧視(direct discrimination),即當年(2019年3月)的解僱並不合理。

英國男子被閹後控告政府草率施變性手術:變性是人生最大錯誤

(文:梁海欣)

英國男子35歲的里奇赫倫(Ritchie Herron)早前公開身份,並計劃控告英國國民保健署(NHS),指醫生沒有在進行變性手術前充分向他解釋手術的後果,令他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在手術後失去了生育能力、有失禁問題及感到「性無能」(”sexual eunuch”)。 赫倫原本因羞恥而隱藏身份,只在推特(Twitter)上用化名 “TullipR” 向網友大呻被閹割後的辛酸故事。現時他為眾多名後跨人士(detransitioners)之一,性別身份由先前的男變女,到現在由女變回男。

「我被閹割了。這才是正確的說法。」相比起「變性手術」,赫倫在推特表示「閹割」才是正確的描述。「我不能相信NHS能對我作出這樣的事… 沒有人事先問我要不要雪藏精子,或在將來想不想要小孩子。」

國際欖球聯盟暫禁進入青春期後才變性的男跨女參賽

(文:梁海欣)

繼國際泳聯(FINA)禁止在12歲後或進入青春期後才變性的男跨女參賽,國際欖球聯盟(IRL)亦有類似決定。按照最新指引,在進入青春期後才變性的男跨女不可參與女子組賽事。此外,世界田徑總會主席高爾(Lord Coe)亦有意效法國際泳聯,研究相關政策。

在此指引下,男跨女運動員將不能參與今年10月在英國舉行的欖球世界盃賽事。聯盟將會再商議2023年的政策。

國際欖球聯盟在網頁中指出,進入男性青春期的人士身體在睾酮素的影響下大幅改變,其生理優勢於成年後持續,靠荷爾蒙抑制劑並不足以磨滅其效果。

國際泳聯為守護比賽公平性 禁止12歲後變性選手轉戰女子組

(文:鄭安然、梁海欣)

國際泳聯周日(6月19日)決定,由翌日起,不接受在12歲或已踏進青春期之後才變性的生理男選手參與女子組賽事。為了讓跨性別人士有參賽的機會,國際泳聯將舉辦公開組賽事。

一)為何國際泳聯有此決定?
二)支持者的聲音:公平!
三)反對者的聲音:侵犯私隱!歧視!

別再以為跨性別就得食藥做手術 學者敦促要充分知情

(文:招雋寧)

在西方社會,當青少年被評估為跨性別後,他們和家長在知情同意後,很快就能獲取荷爾蒙藥物或變性手術,使他們能呈現另一種性別。這種治療方式被稱為性別肯定治療。

不過美國研究性別和變性的精神科專家Stephen B. Levine與他的同事在2022年發表文獻,揭示接受這種治療的人未能確保獲得充分的知情,然而性別身份的轉變、荷爾蒙藥物和手術卻對接受治療的青少年有深遠的影響。他們呼籲各界急需重新審視性別肯定治療的知情同意。

誤導荷爾蒙阻斷劑有效 酷兒學者受到抨擊

(文:招雋寧)

一份2月出版的學術文獻稱,跨性別青少年使用荷爾蒙阻斷劑後,對其精神健康具有實證成效。文獻受到猛烈抨擊⋯⋯

本文嘗試扼要轉述Singal的追查和發現。

Singal詳列許多證據,亦向作者本人和其他專業人士求證,其抨擊可簡單總結為「誤導公眾」。亦即他發現研究團隊沒有獲得證據顯示用藥有助求診青少年的精神健康,卻在結論和文宣上誤導公眾,以為用藥是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