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 Rowling and feminist

從JK羅琳事件看「排除跨性別的基進女性主義者」(TERF)

(文:陳婉珊)所謂的TERF,並沒有真箇「排斥」跨性別人士,只是認為所有人的安全權利,毋須透過抹除生理性別來實現。可是,當羅琳情理兼備地細說反對跨運意識形態的緣由時,她得到的,並非同理的對話,而是從四方八面而來的羞辱——目的只有一個,就是逼使任何反對者噤聲…

GRA2004

消息透露 英國性別承認法改革內容曝光

(文:陳婉珊)民意調查顯示,民眾同情跨性別人士,但不願仍擁有男性身軀的跨者使用女性設施,例如監獄及更衣室。政府收到逾十萬份回應意見,知情人士透露,當中約七成支持「自我聲明模式」,但政府認為是跨運支持者製造出來的結果。除了保障婦女的安全空間外,消息指改革報告會建議全面禁止「同性戀治療」…

Eddie Redmayne and JK Rowling

捍衛真理的代價 側看JK羅琳承受的壓力

(文:陳婉珊)JK羅琳到底幹了甚麼,傷害了跨性別群體,值得種種打擊呢?原來她決意捍衛女性的權利,拒絕承認「女性」是自我定義的。就只是這樣,竟已是羅琳的「死罪」。當真令人有點摸不著頭腦。羅琳並非保守人士,過去她一直是同運的支持者。她反對跨性別運動意識形態,也不僅僅是價值觀上不認同,而是經過大量資料搜集和認真思考之後的結果…

jk rowling and emma watson

JK羅琳親述涉足跨性別爭議因由:我是家暴、性侵倖存者

(文:陳婉珊)日前,英國名作家羅琳再度捲入「恐跨」的抨擊,不單止在電影裡飾演哈利波特的影星丹尼爾點名批評羅琳,連飾演女主角妙麗的愛瑪也不點名公開支持跨性別權利。6月10日,羅琳在網站發表長篇自白,除了解釋她捲入跨性別爭議的因由外,亦縷述她曾經歷家暴及嚴重性侵犯的經歷,因此她體會到女性專用空間,對弱勢婦女的必要性。

JK Rowling and Daniel

再捲「恐跨」抨擊 英名作家羅琳:實話實說非仇恨

(文:陳婉珊)羅琳解釋,她並非針對跨性別人士,而是反對「抹除」性別(sex)的概念:「如果性別不是真實的,就沒有同性性吸引。如果性別不是真實的,那麼全球女性活生生的現實就會被抹去。我理解並愛跨性別人士,但是抹除性別觀念,會令很多人無法有意義地討論他們的生活。實話實說並非仇恨。」

英政府擬禁跨孩子醫療變性 同運分子急遊說

(文:陳婉珊)英國《獨立報》報道,於2018 年完成諮詢的《性別承認法》改革計劃,將會於2020年夏季公布改革建議…保護18歲以下兒童或青少年,不讓他們作出不可逆轉的醫療決定。麗茲強調她尊重成人選擇個人生活的自由,但當青少年作決定的能力尚在發展中,保護他們,不讓其作出日後不可逆轉的決定,卻極為重要。

由「她」到「他」,再到「她」——兩個歐洲跨性別青少年的成長之旅

(文:陳婉珊)從芸芸「逆轉換」(de-transition)的例子中,筆者首先是被故事主人翁的插畫吸引的。她們相遇之時,都是「跨男」,當深入分享彼此的經歷感受,才慢慢發覺她們需要的不是變性,而是源於對成長的困惑。她們現時利用自己的專業,為其他逆轉換者在她們網站分享的故事加上插畫,平添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