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ert spitzer 香港性文化學會

消失的聲音——重新檢視施皮策就著性傾向改變研究道歉的事件

(文:關啟文、陳婉珊)…既然性傾向並非一成不變,甚至有一定選擇可能,而且不少接受專業輔導的人縱然未必完全擺脫同性性吸引,也一定程度受惠於學會處理情緒的方法,減輕困擾,那麼,只要在治療前講清楚治療的可能成果和後果,以及成功的機率,很應該尊重尋求改變的非異性戀人士的意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