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rick Mitchell gender dysphoria

被壓抑的聲音——澳洲青少年擺脫跨性別的故事

(文:陳婉珊)值得關注的問題是,患有性別焦躁症的孩子及其家長,難以得到合符科學的資訊。像米切爾一樣,對自己情況感到疑惑的人,幾乎毫無例外,必定會先上互聯網尋找資訊。可是,他們在網上找到,十之八九是「肯定式」的資訊包括跨性別群體的支援。他們找到的醫生,也多是接受「肯定式」的一套,就像米切爾的經歷。

Ken Zucker

政治凌駕專業 性別認同權威被逐

【跨性別議題淺談系列】根據數十年臨床經驗,朱克博士認為性別認同在兒童期是可改變(malleable)的,一般去到青春期後便比較固定,因此,基於變性的路難免崎嶇,他傾向先嘗試讓兒童認同原生性別。可是,一些跨運人士卻不滿意這種治療方法,指控朱克博士進行所謂的「拗直」治療

困在雙腿身體內的獨腳者,截肢是解決辦法嗎?

(文:Denny Burk)…過去數年,我們看到很多關於父母讓患有性別混亂的孩子接受賀爾蒙治療的情況,目的是一直延遲青春期發育,直至可進行性別重置手術。諷刺的是,這些家長認為,透過做手術改變一個孩子的身體,以配合他的自我意識是可以接受,但試圖改變他的自我意識,以配合他的身體卻是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