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莉(Cari)的後跨故事: 跨性別並非唯一出路 請醫生們三思而行

(文:梁海欣)當跨性別意識形態佔上風時,對人是有益還是有損?當醫生們一面倒肯定性別焦躁症的青少年的心理性別,而忽略生理性別,這對他們真的好嗎?嘉莉(Cari)是一名後跨者,曾經跨性別,但現在走回頭路,為什麼呢?齊來聆聽她的故事。

嘉莉(Cari):
「我的名字是嘉莉(Cari),今年二十二歲(註:該影片上載年份為2017),一名後跨女性。我是兒童跨性別者,即我在未成年時已開始跨性別程序,而大約在一年前我停止了跨性別程序。

阿澤(Zed)小姐的後跨故事 社會的性別定型局限了對性別的想象

(文:梁海欣)

紐西蘭人阿澤(Zed)小姐去年上載了一條影片,講述她的後跨故事(detransition, 走出跨性別)。影片中的她只有十八歲,職業是軟件開發員,曾有四年半的時間自認是跨性別人士,現時能稱自己為女性(雖然仍不是易事)。她在網上看見其他的後跨故事,令她很受激勵,覺得有人明白自己。因此,她也想拍片,希望她的故事能幫助他人,即使只是幫了一個人也好。約半小時的影片,阿澤將她的經歷娓娓道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