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變性的原因】性幻想理論解釋為何男人想做女人 跨性別前線對此相當抗拒

招雋寧(特約撰稿員)

trans-sexuality-3554250_1920.jpg你有聽過「Autogynephilia」這個性傾向嗎?科學研究發現它與男性的變性行為有關,然而跨性別人士對此理論非常抗拒。

在這篇文章你將認識:

  • Autogynephilia這理論解釋了某些男人想變性的原因
  • 為何跨性別主義者拒絕Autogynephilia的理論
  • Autogynephilia理論互相抗衡的女性本質敘事理論
  • 拒絕Autogynephilia理論會對部份男跨女變性者帶來傷害

跨性別人士形容想成為女性的生理男人(跨女),是先天、內在地擁有女性的性別身份(gender identity)。他們會說是「女人被囚禁在男人身體裡」,藥物、激素和手術等治療方式是復甦原有的性別。

以上的說法被稱作「女性本質敘事(feminine essence narrative)」理論。

有人嘗試為這理論尋找科學根據,但原來有一理論比它獲得更強的證據,更能解釋男跨女性別焦躁的情況,亦為這些人的心理治療提供一線曙光。

布蘭查德:Autogynephilia,性興奮來自女性的身體功能

早在1990年代,北美性學家雷.布蘭查德(Ray Blanchard)創造了「Autogynephilia」一詞,形容一種特別的男性性慾——被自己作為女人的念頭和影像激發起性慾的傾向。

布蘭查德博士擔任性學診所的所長,多年來幫助各種性別身份和性傾向掙扎的人,在這領域內經驗豐富,直至退休。他亦有份參與DSM-V的出版。

Autogynephilia即「幻想變性性興奮」。auto-是自己,-gynephilia是愛女性的,整個字指「喜歡作為女性的自己」。這些人經常是與真正的女性產生吸引,在「變性」後會以女同志自居,然而卻與同性戀是不同的。

幻想變性性興奮的人的性慾依戀並不是指向其他男人或女人,而是腦海內的念頭——就是「作為女人的他自己」的念頭。

很難明白?布蘭查德手上許多的臨床個案發現,這些人會受到女性的身體功能,如月經來潮,從而激起性興奮。

迷戀女性身體功能的例子

活躍於北美、自稱女性的男子Jonathan/Jessica Yaniv亦迷戀女性身體這狀態。

他一直認為了解使用衛生棉條和其他女性衛生用品的過程,能與女生「連繫(bond)」起來。Yaniv亦是那位要求到女性美容中心進行「巴西式」蜜蠟脫毛的人。他對女性身體功能的迷戀,在他的社交媒體可見一斑。

這一類自認為女性的男子經常在Twitter上,以對女性身體的幻想作為笑料分享。他們會跟人討論不戴胸圍的好處和壞處,探討如何用性激素來激起月經前的症狀。這些都是生理女不會公開地說的。

跨女正用別樹一格的方式,擠身女人之列。女性主義者Lara Adams-Miller觀察認為這些做法與性別身份無關,而是「性幻想」,真實的女人身體只是他們幻想的道具而已。

男性的性別焦躁分作兩者:是同性戀或是幻想變性性興奮

布蘭查德博士解釋,差不多所有成年的跨女性別焦躁症,若不是伴隨著幻想變性性興奮,就是同時有同性戀,非此即彼。

他曾作這總結:「跨性主義和比較輕微的性別焦躁症,都是精神錯亂之一,對個人其他生活功能有一般甚至高於一般的影響。」

還有其他臨床心理學家都同意布蘭查德對於男跨女性別焦躁症的看法。

西北大學的百雷教授(Michael Bailey)研究幻想變性性興奮和性別焦躁的關係,並刊登期刊指出相比女性本質敘事理論,證據更支持布蘭查德的看法。

對於有任何人提出沒有內在另一性別的說法,或是拉上精神錯亂等用詞,跨性別主義者總會激烈反彈。事實上,布蘭查德和貝雷並非保守派,他們甚贊成變性——有部份成年人可從手術等得到幫助——只是基於幻想變性性興奮的理論而受群眾攻擊。許多人發起檢舉布蘭查德的Twitter帳戶為「仇恨舉動」。

社運者和醫生均捨難取易 抗拒Autogynephilia

為何那些激進的跨性別主義者特別抗拒幻想變性性興奮的理論?

貝雷提出幾種可能。或許跨性別主義者擔心,因這理論而令到一些性別焦躁症患者不能進行性別重置手術,因他們動機會被看為「只是滿足性慾」,而不是深藏在內的「真」女人。

他們亦擔心自己會被視作性異常,雖然女性本質敘事的科學證據薄弱,但大眾對此容易「入口」,在社會運動層面就要捨難取易。

事實上有些醫生也否定幻想變性性興奮的理論。貝雷指出他們不想「不信任」那些堅持自己體內有個女子的男病人。而且對於醫生而言,相比處理性傾向問題,人能更坦然地接受去處理性別的問題。

女性本質敘事雖然與病理不符,但有些醫生認為這理論似乎對病人的心理健康和社交較有利,「如果男人扮女人開心一點,任何原因也好,為何不(用些資源)助他一把?」

給性別焦躁的男士多一個治療選項 減少否定和羞恥

花資源是一回事,現今政治正確的阻撓卻是另一回事。有龐大壓力禁絕開發幻想變性性興奮的理論和驗證。這樣,最終受損的人是那些性別焦躁者,因為傷害了他們獲得多一種治療選項的權利。

一味只去肯定「傷口會痛」是沒問題,其實也不算是實際的幫助,反而帶來傷害。事實上,打壓幻想變性性興奮理論的做法,令到一些人更難明白自己,迫使他們「入櫃」、否定對自我的概念,提升羞恥感。這是貝雷教授的觀察。

在科學的證據上,整個社會反而要認真看待兩種不同的男性性別焦躁。貝雷教授說得不錯,「同性戀與非同性戀(幻想變性性興奮的)的男跨女變性的兩群人有著不同的生命關注和目標,若堅持用同一種思想看待他們,就是阻礙醫療介入的發展。」

延伸閱讀:

公共論述》|《Perspectives in biology and medicine期刊》|《Transgender Map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