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譚家浚:若性別身份建基於主觀認同,別人將無所適從

(文:陳婉珊)筆者正有點擔心,《諮詢文件》中這些片面的支持理據會誤導公眾,以為「性別認同」(gender identity)已是國際公認的基本人權,香港必須跟隨,否則就會成為跟不上文明的「落後」地區。本文希望藉此機會一一提出質疑,拋磚引玉,引起社會進一步討論

Robert Winston

羅伯特.溫斯頓警告:跨性別者最終可以飽受傷害

十多歲的孩子真的能夠明白這些長遠後果嗎?越來越多性別焦躁患者在開始賀爾蒙治療前,將卵子或精子冷藏,以備日後生殖之用。然而溫斯頓勛爵強調,這並非如一些人相信的那樣,以為是一個完全可逆轉的步驟,即使在科學昌明的今天,冷藏卵子受孕仍是「極不成功」,日後生育的機會將十分低。

性別承認 gender recognition

澳洲「安全學校」課程不安全

(文:陳婉珊)教導孩子關於性向及性別認同的內容,應建基於科學證據,並容許理性討論。可是不幸地,提出關注「安全學校」課程內容的人,很快便被冠以「恐同」、「恐跨」的標籤,使雙方無法真誠和理性地討論問題。「安全學校」課程在過去一、兩年在澳洲不同省份引起爭議,維多利亞省尤其激烈…

Patrick Mitchell gender dysphoria

被壓抑的聲音——澳洲青少年擺脫跨性別的故事

(文:陳婉珊)值得關注的問題是,患有性別焦躁症的孩子及其家長,難以得到合符科學的資訊。像米切爾一樣,對自己情況感到疑惑的人,幾乎毫無例外,必定會先上互聯網尋找資訊。可是,他們在網上找到,十之八九是「肯定式」的資訊包括跨性別群體的支援。他們找到的醫生,也多是接受「肯定式」的一套,就像米切爾的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