肛交的風險 不能只有我知道的冷知識

梁海欣(項目幹事)

Photo by Ben White on Unsplash

肛交是指將陰莖、手指或其他外來物(例如震動器)插進肛門及直腸,從而獲得性歡愉的行為。有人會認為,只要小心處理,肛交大概是安全的。但肛交存在的各類風險,大眾又是否清楚知道?

由肛門及直腸的設計說起

肛門的作用是什麼?從生物學角度看,肛門是排便的地方,只出不入,物件單一方向移動,不會有摩擦的動作。但肛交是在肛門和直腸裡進行劇烈的動作,是肛門和直腸所「意料不及」的。(參「今日醫學網」)

為何說肛門和直腸對肛交「意料不及」?因為它們不像陰道那樣,陰道的牆壁較厚並且有自然潤滑的能力,能大大減低性交時的不適和摩擦。直腸的牆壁較薄,而且沒有自然潤滑的能力,因此強烈的摩擦,很容易使皮膚受損。

皮膚容易受損的問題:大便細菌(例如大腸桿菌)及性病的入侵的風險

即使傷口很細小,也存在著健康風險,因為充滿細菌的大便是經直腸和肛門離開身體的,細菌有機會經這些傷口入侵皮膚。這使肛門膿腫(anal abscesses)的風險提高,需要吃抗生素才能痊癒。

明報一篇報道中,引述性治療師及外科專科姚志鵬醫生的說法,提到:「肛門為糞便出口,存有大腸桿菌,肛交會增加感染大腸桿菌的風險。他(姚醫生)指出,若肛交時龜頭位置破損,可導致大腸桿菌感染而引起龜頭炎。」

除了大便的細菌外,皮膚容易受損也使感染性病的風險增加。當中包括衣原體(chlamydia)、淋病(gonorrhea)、肝炎(hepatitis)、愛滋病毒(HIV)和皰疹(herpes),帶來的影響可以很長遠,因為很多性病都未有治癒的方法。(參「今日醫學網」)

根據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DC)的資料,肛交是最高風險感染愛滋病毒的性行為。「今日醫學網」指出,肛交中的接受者比插入者感染愛滋病毒的機會高出13倍。按照該中心2010年3月的資料顯示,與男人性交的男人(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 MSM)患愛滋病和梅毒的比率較一般男性分別高44 倍和46倍。

有關男男性交者(MSM)患上性病的情況,世界衛生組織也提出:「2019 年,MSM佔亞洲及太平洋地區新增愛滋病毒感染者的 44%(2019 年數據,聯合國艾滋病規劃署)。在全球範圍內,MSM 感染 HIV 的風險是普通人群的 26 倍」、「此外,MSM 人群的丙型肝炎病毒 (HCV) 流行率和發病率相對較高」、「在世界範圍內,梅毒是 MSM 中高度流行的感染」。不論是愛滋病/HIV、HCV、梅毒等等,MSM (與男人性交的男人) 都是高危一族。2014年,世衛更呼籲所有男男性交者都應服用「抗反轉錄病毒藥物」(antiretroviral medicine)/ PrEP (Pre-exposure prophylaxis, 暴露前預防),以減低HIV病毒的傳播。(參世衛指引及Time.com)

為何男男性交者患性病的風險特別高?這可能與他們的性行為模式有關。關啟文博士曾引用CDC的報告及微生物學家約翰·梅迪納博士(Dr. John Medina)(1993)的研究,提到:「CDC的報告清楚地指出『零號的肛交(receptive anal sex)傳播愛滋病的風險較其他性行為高得多。』這是因為肛交的磨擦易使被插入者的直腸有損傷,那怕是多麼少的破口,已足以讓病毒或細菌直接入血,而且直腸蘊含大量M細胞,都是HIV病毒喜愛攻擊的目標。[68]這些問題都不是保險套可以解決的。」

有關M細胞和HIV的關係,加州大學醫學院羅伯特歐文教授(Robert Owen, MD) 的一份研究亦提到,已在人類結腸和直腸中發現了 M 細胞。而這些 M 細胞專門用於攝取和運輸微生物,使它們與淋巴細胞接觸。當M 細胞快速粘附和攝取HIV病毒後,便會隨即將它們送到淋巴細胞──也就HIV病毒的攻擊目標及複製其基因的「理想」地方。

或使痔瘡惡化

如肛交的接受者患有痔瘡的問題,肛交或會刺激痔瘡,使其惡化。(參「今日醫學網」)

增加肛瘺(fistula)的風險(罕見的併發症)

在一些罕見的情況,肛門或直腸的傷口會進一步擴大,如果腸穿了,就會有肛瘺(fistula)的情況。肛瘺是個嚴重的問題,因為大便會由腸流進身體其他地方。因為大便通常是充滿著大量細菌的,肛瘺會讓細菌入侵身體其他地方,造成感染及破壞。這個情況需要進行手術來修復傷口。(參「今日醫學網」)

這是肛交罕有但潛在性的併發症,因此,盡量減低皮膚受損是相當重要的。

肛交與失禁

失禁通常是由於直腸的肌肉及神經線的受損,或是便秘、疾病,手術或生產孩子。在2016年美國胃腸病學期刊中(The American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一份研究中,學者指從生物學的角度看,肛交增加失禁的風險是有可能的。因為肛交或會擴張並最終拉鬆肛門內外括約肌(the internal and external anal sphincters),導致這些結構的損壞。若肌肉及神經線的損壞,便會增加失禁的機會。

這項研究發現,有進行肛交的人比沒有進行肛交的人有較高比率有失禁*的問題。而有肛交的男人比女人有更高的失禁比率。研究指失禁與肛交有潛在的關聯,但有些學者則認為需考慮更多因素。有關肛交與失禁的關聯仍有待更多研究發現。

*此研究定義失禁為:每月至少一次粘液、液體或大便的流出

總結

肛交的風險不容忽視。在明報的報道中提到,鑑於肛交相對較不衛生,姚志鵬醫生個人而言,不主張肛交。希望大眾在考慮是否進行肛交前,不只想到「爽不爽」,還有自己和伴侶健康的考量。

參考

「今日醫學網」 “What are the risks of anal sex?”
https://www.medicalnewstoday.com/articles/324637#bacterial-infection

明報:「肛交增大腸桿菌感染風險
姚志鵬表示,鑑於肛交相對較不衛生,個人而言,不主張肛交。他解釋,肛門為糞便出口,存有大腸桿菌,肛交會增加感染大腸桿菌的風險。他指出,若肛交時龜頭位置破損,可導致大腸桿菌感染而引起龜頭」
https://health.mingpao.com/%E5%8F%A3%E4%BA%A4%E8%82%9B%E4%BA%A4%E4%B8%8D%E6%AD%A3%E5%B8%B8%EF%BC%9F-%E6%91%98%E4%B8%8B%E6%9C%89%E8%89%B2%E7%9C%BC%E9%8F%A1-%E6%80%A7%E4%BA%A4%E5%AE%89%E5%85%A8%E7%AC%AC%E4%B8%80/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指肛交是最高風險感染HIV的性行為
https://www.cdc.gov/hiv/basics/hiv-transmission/ways-people-get-hiv.html?CDC_AA_refVal=https%3A%2F%2Fwww.cdc.gov%2Fhiv%2Frisk%2Fanalsex.html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有關與男人性交的男人與HIV 感染風險
https://www.cdc.gov/stdconference/2010/msmpressrelease.pdf

世衛指引(頁14):在高質量的證據下,強烈建議男男性交者服用PrEP 來預防HIV 感染
https://apps.who.int/iris/bitstream/handle/10665/186275/9789241509565_eng.pdf

WHO Says All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 Should Take Antiretroviral Drugs (Time.com)
https://time.com/2975573/who-hiv-aids-gay-men-homosexual-epidemic-rise/

關啟文博士的文章:
https://blog.scs.org.hk/2012/11/22/同性婚姻是人權嗎?/

同性婚姻是人權嗎?

John J. Medina, Uncovering the Mystery of Aids (Nashville: Thomas Nelson, 1993), p. 52.

Owen RL. M cells as portals of entry for HIV. Pathobiology. 1998;66(3-4):141-4. doi: 10.1159/000028011. PMID: 9693315.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 (WHO)
https://www.who.int/teams/global-hiv-hepatitis-and-stis-programmes/populations/men-who-have-sex-with-men

大便失禁的原因
“fecal incontinence can be chronic; it is often caused by muscle and nerve damage around the rectum, constipation, certain diseases, surgical procedures, and childbirth. ”
https://www.uab.edu/news/people/item/6969-anal-sex-linked-to-increased-risk-of-incontinence-in-both-males-females

2016年有關肛交與失禁的研究
Markland, A. D., Dunivan, G. C., Vaughan, C. P., & Rogers, R. G. (2016). Anal Intercourse and Fecal Incontinence: Evidence from the 2009-2010 National Health and Nutrition Examination Survey.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 111(2), 269–274. https://doi.org/10.1038/ajg.2015.419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