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時男時女銀行家攫「商界百位頂尖女性」殊榮 爭議不休

陳婉珊(研究主任)

Philip Bunce

邦斯憑當下感覺,時而認同為女性(左,名皮帕),時而男性(右,名菲臘),日常生活中經常在兩種身份間切換。(圖:金融時報擷圖)

2018年9月,英國一名男性銀行家憑當下感覺,時而認同自己是男性,時而女性;最近他獲選為「商界百位頂尖女性」之一,引起批評。

邦斯(Philip Bunce)是瑞士信貸集團(Credit Suisse)的技術總監(technology director),已婚並育有兩名孩子。他一半時間以男性身份生活,名叫「菲臘」(Philip);另一半時間以女性身份生活,化裝、穿女裝、著高跟鞋,名叫「皮帕」(Pippa)。他認為自己是「性別流動」(gender fluid)及「非二元」性別(non-binary)。

《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選「商界百位頂尖女性」,嘉許傑出的女行政人員。另外還有「商界百位頂尖男性」選舉,但邦斯選擇在女性的名單上出現。

此舉惹來不少批評,認為邦斯令得一位女性失去殊榮。《泰晤士報》發現了有趣的疑問:瑞士信貸的女僱員時薪中位數比男性少28.9%,如果算上奬金花紅,雙方的差距更拉闊至56%;皮帕(邦斯認同為女性時的名稱)領多少薪金呢?當然,無論瑞士信貸還是邦斯也不會回答這一有趣疑問。

女性在社會上一直是受歧視的一方,一名成功男士應該隨意便可獲得女性的身份嗎?婦女組織質疑:「這是對女性及其成就的嘲弄……他作為女性的特殊成就是甚麼值得列入女性名單?」另一名20年前變性的LGBT運動倡議人士,亦認為今次的選舉是對女性的侮辱:「當一名女性不是你可以穿上的戲服——有些日子穿上,有些不。戴上假髮和穿上連衣裙成為女性的想法,是深刻的性別歧視。」一方面他稱讚邦斯勇於挑戰職場的性別定型,但對於他明顯是一名男性,卻攫取了女性的榮譽卻不敢苟同。

四年前邦斯曾接受訪問,他坦言他要等到事業有成,而且穩固時,才開始作女性打扮。大約一半時間他是菲臘,另一半時間是皮帕;可能這星期其中一方面多些時間,下星期又偏重另一方,全視乎他當時的感覺。

如批評者所言,一個女性的身份,就只是披上女裝這麼唾手可得的嗎?女性的尊嚴呢?到底邦斯憑甚麼獲得一個女性身份,甚至攫取了女性應得的榮譽?某程度而言,這些選舉算是商業行為,沒有法例規管。媒體、跨國企業向以自詡進步或帶領潮流為榮,但這樣是否代表他們會以倫理或社會責任為首要考量呢?邦斯、瑞士信貸及《金融時報》都賺盡了包容的光環,女性的平等?早已掃進暗角。

新聞:
https://www.thetimes.co.uk/article/anger-over-women-s-business-honour-for-cross-dressing-banker-h0gv3l7nw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