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男女體能差異 維護女運動員公平競爭環境

陳婉珊(研究主任)

transgender athlete

2020年2月29日,楊倫(Megan Youngren)成為美國首位在馬拉松奧運資格賽中,公開以跨性別身份參與女子組賽事的運動員。最終當天他沒取得奧運的參賽資格,名次在二百以外。

當愈來愈多「跨女」運動員參與女子賽事,並在頂級賽事中與女子運動員爭一日之長短,你有甚麼看法?

美國寇爾森中心(the Colson Cente)的貝克霍姆(Joseph Backholm)長期關注婚姻家庭的議題,他不贊成讓跨性別運動員參與女子賽事,認為這樣等於剝奪了女性的平等機會。然而,支持「跨女」參與女子賽事的人同樣聲稱這是他們的人權:「如果某人認同自己是女性,他就是女性,應該如其他女性一樣擁有平等機會。」

你支持哪種平等?誰的機會?且聽貝克霍姆提出的理由

首先,讓生理男性與女生比賽,是忽略真實的體能差異

  • 男性比女性的肌肉量(muscle mass)平均高出36%;男性較高、骨頭較粗壯;
  • 相反,由於女性的肺部和氣管直徑較小,因此她們的肺容量較小,通氣能力較低;
  • 跑得最快的男人比最快的女人更快。同樣,最強壯的男人比最強壯的女人強壯,即使他們處於相同的體重級別。這些生物的現實是男性和女性運動長期分開的原因。這些基本事實帶出了第二點。

第二,剝奪女生在公平競爭環境中比賽的機會

  • 在過去的兩年中,兩名高中生理男生在康涅狄格州贏得了15項女子田徑錦標賽冠軍。這兩名男生參加了40場資格賽,攫取了原本屬於女生的機會;
  • 這也在大學裡發生。新罕布什爾州富蘭克林.皮爾斯大學(Franklin Pierce University)的一名學生以前參加男子田徑隊比賽,但現在以女生身份比賽。在2018年,作為一名男性,他在常規賽中的400米欄比賽中,9名運動員中排名第8。第二年,轉到女子組比賽,他以領先1.5秒的成績在400米欄贏得了全國冠軍;
  • 我們每個人都想被諒解,然而,基於政治正確而被逼與生理男生競爭的女生,同樣需要被諒解。這帶出了第三點。

第三,威脅女性運動的存在

  • 在美國,體育運動過去幾乎只有男孩的份兒。直至1972年制定了「Title IX」的聯邦法律,以確保女生擁有與男生相同的運動機會;
  • 這也關乎運動獎學金的機會。45年前,幾乎沒有女性運動獎學金。截至2012年,將近200,000名女生參加了大學運動會,其中許多是通過獎學金獲得的機會;
  • 我們為婦女和女孩創造了所有這些機會,因為我們認識到男女之間的體能差異,不應阻止女性獲得競爭的機會。今天,我們被要求假裝男人和女人之間的唯一區別是我們的感覺。

貝克霍姆總結道:「過去,男性從女性那裡取得機會時,會被認為是厭女症(misogyny);如今,這被稱為平等。」你同意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