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傳統家庭價值,D&G遭四方聲討

著名意大利時裝設計品牌Dolce & Gabbana兩名掌舵人發表了支持傳統家庭價值,反對同性「婚姻」的言論,被著名歌星Elton John和其他荷里活明星杯葛和狠批。另一邊廂,一群「同二代」(在同性戀家庭長大的下一代)卻公開多謝Dolce和Gabbana反對同性「婚姻」和濫用人工生殖科技。

我的爸爸是同性戀者

史提芬諾華詩小姐(Dawn C. Stefanowicz)的父親是同性戀者,母親長期患病,身體衰弱,所以她一直在同性戀父親的撫養下成長。2006年,在麻省波士頓的婚姻修訂案司法委員會公聽會上,史提芬諾華詩說出在同性戀家庭長大的經歷;2007年,她出版了個人傳記Out From Under,娓娓道來這一段難堪的回憶…

我在女同性戀家庭長大

羅比斯(Robert Lopez)是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北嶺分校的英語助理教授,他的母親是一位女同性戀者。在1973年至1990年之間,羅比斯教授的母親和女同性伴侶共同撫養他。直至1990年,羅比斯的母親離世,那年他十九歲。羅比斯是在同性撫養下成長的人士…

由同性撫養到同性「婚姻」──回應梁啟智

(文:關啟文)梁啟智博士於《明報》撰文表示「如果我們誠心誠意支持家庭價值,邏輯上最合理的結果其實是支持同志平權,而絕非反對。」 梁君的主要觀點是:「多年來一個又一個的追蹤調查顯示,無論是在異性配偶或是同性配偶之下成長的兒童,幸福快樂成長的機會毫無分別。同性配偶為兒童提供幸福家庭的能力和異性配偶一樣,已經是醫學界、心理學界和社會服務界的多年共識。」下面提出一些問題。……

同性戀者領養小孩真的無問題?

ACP指出,「研究顯示,在同性家庭中養育的孩子,更有可能經歷性混亂,參與高風險的性實驗,和之後採納同性戀的身分。」…六名加拿大「酷兒」於2009年向加國人權委員會投訴時,就承認同性戀社群無論在平均壽命、自殺率、吸煙率、酒精或藥物濫用、抑鬱、愛滋病、癌症等問題上,都比全國人口嚴重不少。

應否容許同性戀伴侶領養孩子?

(文:陳錦添)…他們認為這個決定的出發點絕對不是被領養小孩的福祉,只是屈從同運的積極游說和壓力,這當然會讓同運在政治上如虎添翼。一群異議的兒科醫生成立了另一個專業組織(ACP),他們指出AAP的結論所建基的「研究」,往往存有偏見,不足夠樣本數量,缺乏對照比較,沒有追蹤研究,也沒有考慮干擾影響。因此,AAP的結論是沒有足夠科學證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