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意識形態禍及兒童

ACP

(歡迎下載廣傳)

編註:美國兒科醫生學會(American College of Pediatricians, ACP)於三月發表了一份聲明,指責性別意識形態(Gender Ideology)禍及兒童,有些政策驅使兒童相信終身透過藥物及外科手術扮演異性是正常和健康,無異於虐待兒童。ACP呼籲教育工作者和立法者拒絕一切這類政策。香港性文化學會取得中譯授權。

有些政策驅使兒童相信終身透過藥物及外科手術扮演異性是正常的,美國兒科醫生學會(American College of Pediatricians, ACP)敦促教育工作者和立法者拒絕一切這類政策。客觀現實建基於事實──而非意識形態。

1. 人類的性(sexuality)是客觀的二元生物特徵:「XY」和「XX」是健康的,而非失調的遺傳標記。人類設計的標準是被孕育為男性或女性。人類性的二元設計,明顯目的在於繁衍後代並使人類昌盛,這原則不證自明。非常罕見的性發展失調(disorders of sex development, DSDs)──例如睪丸女性化症(testicular feminization)和先天性腎上腺增生症(congenital adrenal hyperplasia, CAH),全是醫學上可識別,偏離了性的二元標準的狀況,並正確地識別為人類設計的失調。患有DSDs的個別人士不構成第三性別。[1]

2. 沒有人天生具有社會性別(gender),每個人天生就有生理性別。社會性別(一種意識和感覺自我為男性或女性)是一個社會學和心理學的概念,並非一個客觀的生物學概念。沒有人一出生便擁有自我為男性或女性的意識;這種意識隨年日發展,而且與所有發展過程一樣,會受到兒童自嬰兒期起的主觀知覺、關係和不幸經驗擾亂。那些「感覺就像異性」或「介於兩者之間」的人士,並不構成第三性別,他們仍然是生理上的男人或生理上的女人。[2],[3],[4]

3. 一個人相信他或她是某事物,卻與客觀現實不符,極其量是思維混亂的標誌。當一個原本生理健康的男孩,認為自己是個女孩,或一個原本生理健康的女孩相信她是一個男孩,那是客觀的心理問題,而非身體出了毛病,應據此幫助他們。這些兒童患有性別焦慮。性別焦慮症(Gender Dysphoria, GD)──前稱性別認同障礙(Gender Identity Disorder, GID),在美國精神醫學學會最新出版的《精神疾病診斷及統計手冊第五版》(DSM-V)中確認是一種精神障礙。[5] 心理動力和社會學習理論對性別焦慮症的解釋,從未曾被推翻。[2],[4],[5]

4. 青春期不是一種疾病,以及使用青春期荷爾蒙阻斷劑(puberty-blocking hormones)很危險。不論可否逆轉,青春期荷爾蒙阻斷劑引致一種疾病的狀態──阻斷了青春期發育,抑制原本身體健康的兒童的生長和生育能力。[6]

5. 根據DSM-V,多達98%性別混亂男孩和88%性別混亂女孩,如常地經過青春期後,最終接受自己的生理性別。[5]

6. 使用青春期阻斷劑扮演異性的兒童,青少年期稍後需要「交差性別賀爾蒙」(cross-sex hormones)。使用異性賀爾蒙(睾酮和雌激素)與危險的健康風險有關聯--包括高血壓、血管栓塞、中風和癌症等。[7],[8],[9],[10]

7. 即使在瑞典──最支持LGBQT人士的國家之一,使用交差性別賀爾蒙和進行了性別重置手術的成年人,其自殺率也比一般人高20倍。[11] 當知道青春期後多達88%女孩和98%男孩最終會接受現實,實現身心健康的狀態時,富有同情心和理性的人,還會逼使兒童走上這命途嗎?

8. 驅使兒童相信終身透過藥物及外科手術扮演異性是正常和健康,無異於虐待兒童。透過公共教育和法律政策認可性別混亂是正常的,會混淆兒童和家長,導致更多兒童向「性別診所」求助,那裡會給予青春期賀爾蒙阻斷劑給他們。這也幾乎確保他們將「選擇」終身使用致癌和有毒的交差性別賀爾蒙,並有可能在青壯年時,考慮接受不必要的手術,切割健康的身體部位。

Michelle A. Cretella,醫學博士
美國兒科醫生學會總裁

Quentin Van Meter,醫學博士
美國兒科醫生學會副總裁
兒科內分泌專家

Paul McHugh,醫學博士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 精神科大學傑出服務教授
前任約翰霍普金斯醫院首席精神科醫生

【註】The information belongs to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Pediatricians, is translated with permission.
香港性文化學會獲授權中譯,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
Gender Ideology Harms Children” 英文原文(本文為摘要版,全份聲明將於2016年夏季出版):
http://www.acpeds.org/the-college-speaks/position-statements/gender-ideology-harms-children

【關於第3點及第5點疑問的澄清回應】(4月6日更新)

關於第3點:「APA或DSM-V在哪裡指出性別焦慮(GD)是精神病?」

美國精神病學會(APA)是《精神疾病診斷及統計手冊第五版》(DSM-V)的作者。APA表示那些受GD影響感到困擾和損害的人,符合失調(disorder)的定義。學會未發現任何醫學文獻中提及某個尋求青春期阻斷劑,患有性別焦慮的兒童,沒有因為經歷正常而健康的青春期過程的想法,而受到嚴重困擾。

「DSM-V fact sheet」列明:
「性別焦慮症的主要元素是出現與之相關的臨牀上的重大困擾(clinically significant distress)。」
「這種情況導致臨牀上的重大困擾,或損害社交、職業或其他重要領域的運作。」

關於第5點:「DSM-V在哪裡列出性別焦慮症的復原率?」

DSM-V第455頁,在「沒有性發展障礙的性別焦慮症」標題下,它寫道:「從兒童期進入青少年期或成人期的性別焦慮症的持續率(persistence rate)有不同程度。在出生男性中,持續率由2.2%至30%。在出生女性中,持續率由12%至50%。」簡單數學計算得出,出生男孩的復原率高達100%-2.2%=97.8%(約性別混亂男孩的98%),同樣地,出生女孩的復原率高達100%-12%=88%。

重點:

我們的反對者為患有心理狀況(GD)的兒童,倡導一項新的,科學上毫無根據的護理標準;對於大部分患者,這種心理狀況在青春期(puberty)後會自動消退。具體來說,他們建議:「正面肯定孩子的感覺」,這不符合身體現實;為兒童在青春期前注射性腺激素釋放素抑制劑(GnRH agonists)是化學去雄(青春期阻斷劑導致不育、發育遲緩、低骨質密度和孩子大腦發育未知的影響),並最終,這些兒童在18歲前接受交差性別賀爾蒙導致永久不育。這處理方法有明顯的自我實現性質,鼓勵年青的性別焦慮兒童扮演異性,然後開始抑制青春期。如果一個懷疑自己是否男孩(意思是會成長為男人)的男孩被視為女孩,然後抑制他的自然青春期發展過程,我們豈不是正策動一個必然結果?他所有的同性同伴發展成年輕男子,他的異性朋友發展成年輕女子,但他仍然是一個青春期前的男孩。他將會處於心理社交孤立和感到孤獨;他將會感到有甚麼不對勁;他將難於認同同性同伴和成為男人,因此更可能自我認同為「非男性」或女性。再者,神經科學揭示了大腦負責判斷和風險評估的前額葉皮層,在二十多歲前尚未發展成熟。過去科學上從未如此清晰,兒童和青少年不能作出關於永久、不可逆轉及改變人生的醫療介入的知情決定。為此,學會堅持推廣這意識形態等如虐待兒童。首先,為了患有性別焦慮的兒童的福祉,其次,為所有他們非性別不一致同伴的福祉,其中很多人會隨後質疑自己的性別身份,以及面對身體隱私權和安全權利被侵犯。

2017年2月19日更新:ACP的完整聲明已於去年八月刊出,請參:
Gender Dysphoria in Children
https://www.acpeds.org/the-college-speaks/position-statements/gender-dysphoria-in-children

注釋:

[1] Consortium on the Management of Disorders of Sex Development, “Clinical Guidelines for the Management of Disorders of Sex Development in Childhood.” Intersex Society of North America, March 25, 2006. Accessed 3/20/16 from http://www.dsdguidelines.org/files/clinical.pdf.
[2] Zucker, Kenneth J. and Bradley Susan J. “Gender Identity and Psychosexual Disorders.” FOCUS: The Journal of Lifelong Learning in Psychiatry. Vol. III, No. 4, Fall 2005 (598-617).
[3] Whitehead, Neil W. “Is Transsexuality biologically determined?” Triple Helix (UK), Autumn 2000, p6-8. accessed 3/20/16 from http://www.mygenes.co.nz/transsexuality.htm; see also Whitehead, Neil W. “Twin Studies of Transsexuals [Reveals Discordance]” accessed 3/20/16 from http://www.mygenes.co.nz/transs_stats.htm.
[4] Jeffreys, Sheila. Gender Hurts: A Feminist Analysis of the Politics of Transgenderism. Routledge, New York, 2014 (pp.1-35).
[5]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Fifth Edition, Arlington, VA,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2013 (451-459). See page 455 re: rates of persistence of gender dysphoria.
[6] Hembree, WC, et al. Endocrine treatment of transsexual persons: an Endocrine Society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 J Clin Endocrinol Metab. 2009;94:3132-3154.
[7] Olson-Kennedy, J and Forcier, M. “Overview of the management of gender nonconformity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UpToDate November 4, 2015. Accessed 3.20.16 from www.uptodate.com.
[8] Moore, E., Wisniewski, & Dobs, A. “Endocrine treatment of transsexual people: A review of treatment regimens, outcomes, and adverse effects.” The Journal of Endocrinology & Metabolism, 2003; 88(9), pp3467-3473.
[9] FDA Drug Safety Communication issued for Testosterone products accessed 3.20.16: http://www.fda.gov/Drugs/DrugSafety/PostmarketDrugSafetyInformationforPatientsandProviders/ucm161874.htm.
[10]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Classification of Estrogen as a Class I Carcinogen: http://www.who.int/reproductivehealth/topics/ageing/cocs_hrt_statement.pdf.
[11] Dhejne, C, et.al. “Long-Term Follow-Up of Transsexual Persons Undergoing Sex Reassignment Surgery: Cohort Study in Sweden.” PLoS ONE, 2011; 6(2). Affiliation: Department of Clinical Neuroscience, Division of Psychiatry, Karolinska Institutet, Stockholm, Sweden. Accessed 3.20.16 from http://journals.plos.org/plosone/article?id=10.1371/journal.pone.0016885.

One thought on “性別意識形態禍及兒童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