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女權主義反思跨性別運動——《剷除女性——一場向女人、女性及人權宣戰的性別政治》引言簡介

鄭安然(香港性文化學會項目幹事)

1近年,西方社會開始有一班女權人士公開反對跨性別政治運動。《剷除女性——一場向女人、女性及人權宣戰的性別政治》(Female Erasure: What You Need To Know About Gender Politics’ War On Women, the Female Sex and Human Rights)一書在2016年由Tidal Time Publishing出版。[1] 這書是一本以基進女權角度評價今天跨性別政治運動的文集,由第二波女權運動重要的代表人物吉曼.基爾(Germaine Greer)寫序,並由編者露絲.巴瑞特(Ruth Barrett)收集了四十多位作者的文章,深入探討現今性別身份政治下的厭女症(misogeny)、暴力及性別主義,展示一種有意消滅女性聲音及剷除她們的情況。

在這書的引言中,巴瑞特清楚表達這書的目的是「揭開性別身份政治作為現今趨勢,是要延續古老父權的剷除女性及消滅女性聲音。」(p. xxv)四十多位作者的聲音縱然百花齊放,但都一致地探討「今天偽裝成進步政治的厭女症、暴力及性別主義的深入議題。」(p. xxv)

跨性別運動提倡性別身份由自我感覺決定,並視之為進步觀念,正如巴瑞特形容「當它(性別身份政治)宣揚:接受性別認同自己為女性的男人,便是真實女性才算進步,很多人覺得混亂和不敢發問。……倡議者……提倡以下的觀念:一個人如何『感覺』自己比他或她身體的客觀現實更重要……因此,這個心理概念或一個男人『感覺』自己『是』女人已取得法律地位……」(p. xxv)

此外,巴瑞特用女權的眼光檢視:「跨性別運動活躍人士把生物的兩性差異忽略為不相干,同時壓制性別概念本身的批判反思,忽略女性群體遭受壓迫、檢控、男性主導、性暴力、個人受苦和社會及經濟不平等的歷史……女人作為不同類別或女性生物學的語言已經有意地被移除或被重構包括生物男性。」(p. xxvi)

在跨性別運動的政治趨勢下,「我們必須毫無質疑或關注地,接受一個認同為跨性別的男性在各方面視作等同女性。今天,只有社會及文化建構的個人身份才重要。」(p. xxvi)而且,兒童也捲入這場政治浪潮中,「年輕至四歲的小童已可以被診斷為跨性別,賀爾蒙阻斷劑可給予九歲的小童。這種對我們的小童及年青人的健康風險仍未研究,但一個有利可圖的工業已經開始『服務』及『支持』困擾及善良的父母。」(p. xxvi)

跨性別運動在倡議其意識形態時,更打壓異見人士,「我們已在火燒巫師的新時代,只是今天的火是媒體和負面的政治宣傳,配合跨性別運動人士及其支持者壓制任何跟他們目標違背的資訊,也透過一些壓迫策略,消滅他們批評者的聲音。我們[書中]一些作者被大學解僱,有些被列入黑名單,其他人被身體傷害、強姦甚至死亡威脅——全都是因為她們質疑或挑戰以下觀念:性別的文化建構應取代生理性別。其他人在大學擔任講者的資格遭到取消,因為表達了一些應該是常識的事:不少女人曾被男人性騷擾,女性應有權利在淋浴、洗澡、睡覺或做任何她們喜歡做的事時,沒有男人在場。」(p. xxvi)諮詢文件說得好:「成年婦女和女童起碼享有一項權利,亦即不論在任何公眾地方,都可免於面對男性裸露身體的潛在可能;……成年婦女和女童不應負有責任分辨誰是戀物性癖好者,誰是性獵者,以及誰是自以為正在表達屬意或後天取得的另類性別認同的男性。」(頁166)

巴瑞特分析,「剷除女性一直是古往今來重要的工具,確保父權價值的成功及延續。」(p. xxviii)「剷除女性發生在今天的校園內,當中的年輕女性害怕討論或描述她們的女性結構或生物功能,因為她們害怕冒犯或傷害在性別上認同自己是女性的男人的感受。剷除女性令今日不少的記者被騷擾,他們害怕自己的人身安全,因此停止撰寫有關議題或選擇以筆名形式撰寫。剷除女性正把『孕婦』的字眼改為『懷孕者』……『母親』改為『生育家長』,剷除女性發生在更改2015年奧運資格政策,新政策列明任何男性可以在沒有法律性別改動及醫學治療等情況下,在女子項目比賽。只需要他的聲稱——就足以接受他相信自己擁有一個『女性』人格或心理——以及他的睾酮水平必須維持在較典型男性水平低的範圍內,持續一年。」(p. xxviii-xxix)

「最近,剷除女性和消滅其聲音的其中一個無處不在的來源,是來自一個似乎令人驚訝的來源,就是進步左翼。」(p. xxix)「我們不希望跨性別運動人士及所謂的進步政客,透過拒絕、限制或放棄那些辛苦爭取女性在個人及公共領域的自主空間及服務的方法,來提倡性別政治……對女性及跨性別人士來說,免於男性暴力的身體安全是基本人權……跨性別運動人士視身體安全的關注為非此即彼的零和局面,忽略我們對女性安全的關注,更視之為『偏執狂』。我們堅持有權利自由討論雙贏方案,保障跨性別人士其他每一個人有同樣安全。」(p. xxix)

「現時在美國十九個州中,不需客觀證明,自我聲稱為女人是唯一條件准許一個男人可以合法進入女性私密空間,踐踏女性在公共設施的隱私權,包括診所、醫院、浴室、泳池、健身室及其他地方。」(p. xxix)「這種完全不理會女性每天處於弱勢的處境,而為了幫助估計0.3-0.5%自我認為是女性的男人,進一步證明女性的壓迫……左翼繼續延續……女人只能在男人權力的框架下被定義。」(p. xxix-xxx)

「在後現代的父權文化中表達及無懼地研究女性是甚麼,已被廣泛認為是異端。針對任何(包括一些跨性別朋友)有膽量質疑這些議題或發聲表達關注的人,他們所受的敵視、恐嚇及欺凌令我深深感到難過不安。」(p. xxx)也因著這原因,《剷除女性》的「一些作者用筆名供稿,是為了保障在大學的教席或保護他們的子女免受騷擾」!(p. xxxi)

「這書的目的是……幫助回答一條禁忌問題:『誰製造它?及最終滿足了誰的目的?』……性別身份政治的語言如何有目的地用作重構及取代建基於生物學的事實,使到物化及傷害女性及兒童的體制,更具破壞力。」(p. xxx)「本書作者期望社會徹底改變——脫離『陰柔』及『陽剛』的性別壓迫及刻板定形,而非刪除生理性別的現實。」(p. xxxi)

以上是此書的引言撮譯,這書共624頁,裡面的豐富內容顯示,就算不從較保守的角度,而是從前衛的女權角度反思,也可看到跨性別運動種種問題。

注釋:

[1] 有關這書可參:http://www.femaleerasure.com/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