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辯證歷史式愛情觀」談到性教育前線實踐—一場豐富的對談

(文:梁海欣)最近,有三個青年人討論霍玉蓮的著作《怎可以一生一世》裡面所提到的「辯證歷史式愛情觀」。由哲學談到神學,由神學談到前線性教育現況。內容精彩豐富,本文為當時的話內容。當中包括辯證歷史式愛情觀、我-你關係(i-thou relationship) 、何謂犧牲及性教育時遇上的困難 (「愛是付出」容易令女同學誤以為向男友交出身體、發生性行為是愛的表現)等等的內容。透過分享以下對談,讓我們一起探討如何有效向新一代展示美好、健康及整全的關係,讓他們樂於追求。

鄭安然(鄭):哲學愛好者、性教育工作者
阿爾敏(阿):哲學愛好者、神學生
比卡超(比):聖經愛好者、性教育工作者

香港中學生認為性教育強調心靈關係比性知識重要

(文:鄭安然)

基督教香港信義會尚德青少年綜合服務中心就將軍澳區中學生的戀愛及性觀念進行問卷調查。調查在2020年11月進行,訪問5間中學共740位就讀中一至中六的中學生。根據《頭條日報》2月11日的報導,調查發現「守貞教育在香港的成功,回應的青少年普遍認為自己要到一定的年紀或關係到了比較穩定的階段才發生性關係。在668個有效回應中,近半數人表示自己要到了17歲或以上時才進行性行為,也有兩成人表示到了結婚後才發生性行為。」

社會應否確認性交易為工作?——從筆者與嚴潔心小姐的對話說起

(文:鄭安然)我們早年已開始研究有關課題,並寫了不少文章及舉辦講座,理性探討外國娼妓合法化對香港的反思。我在機構主要從事青年性教育,為準備這次對話,我搜集了不少資料及外國研究,也訪問本地一些前線探訪「一樓一」的基督教機構,她們也是我們的友好機構。我發現有關討論可令我們進一步思考對身體和性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