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車可鑑──從Bostock案的深遠影響反思「性傾向/性別認同歧視法」

(文:余嘉玲、蔡凱琳)Bostock的多數判決,意味著最少在就業領域,在第七條的實施裡,已包含了「性傾向歧視法」和「性別認同歧視法」。有些人可能會透過司法覆核,要求香港法庭也像Bostock案那樣詮釋香港的性別歧視法;又或者他們會要求制訂獨立的的「性傾向歧視法」和「性別認同歧視法」。這類法例又會對我們有甚麼影響呢?

Allan Josephson

發表關於跨性別兒童專業意見 遭降職及解僱教授控告大學

(文:陳婉珊)約瑟夫森教授出席了一個保守派舉辦的論壇,以專家身份反對跨性別意識形態,認為不應過早讓兒童自行選擇性別…不同地方均發現青少女向性別診所求診的數字大幅急升,這現象不容忽視…竟因此丟掉工作,除了是對言論自由的極大侵害外,亦猶如對跨性別兒童所面對的問題視若無睹。

回應特首施政報告所提到的同性戀議題

本會在過往十多年一直關心和研究性文化和同性戀議題,對性傾向歧視立法一直高度關注,本會主席關啟文博士也曾被委任為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所設立的「消除性小眾歧視諮詢小組」的委員。就著研究不同國家處理性傾向歧視的政策和法律等,當年關博士也曾對該小組提供一份詳盡資料。本會希望對政府提供一些意見。

Masterpiece Cakeshop

宗教自由的初步勝利 「反同」蛋糕師傅的平反──美國最高法院就著Jack Phillips的判案

(文:關啟文)這判決產生不少爭議,和引發不少問題。宗教自由有多重要?抑或只是歧視的借口?如何與同性戀者得到服務的平等權利平衡?未來美國最高法院還要面對類似案例,這個判決對這些案例又意味著甚麼?本文會對整個判辭作出初步分析和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