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娼妓合法化」不是答案—澳洲維多利亞州的經驗

「娼妓合法化」不是答案——澳洲維多利亞州的經驗

過往十年,在很多國家,例如荷蘭和羅馬尼亞,人們提倡以合法化,解決淫業所衍生的問題。一項重要的國際勞工組織報告,鼓勵南亞地區國家,正式承認「性行業」及其在國民總收入的貢獻,「承認」即指娼妓合法化。上世紀八十年代期間,澳洲維多利亞州通過娼妓合法化,她的經驗正好說明,為何「娼妓合法化」不是答案…

愛蓮事工 香港性文化學會

認識禧福協會愛蓮事工—探訪及服務風塵女子

要處理娼妓課題,必先要問:她們為何存在?社會究竟有甚麼問題,以致她們出現?同工進一步指出,社會對新移民家庭在經濟及婚姻上的支援不足,特別是單親家庭住屋需要未能滿足,租金昂貴及生活開支沉重等,都是問題的來源。面對這些社會問題,必需要更多各界人士關注,才可處理娼妓問題…

「性工作者」很有夢想?

(文:楊浪)現時坊間流行關於賣淫(「性工作」)的新思維,例如《亞洲性坊間──性工作者的現實與夢想》(香港進一步,2002)一書,就是要澄清我們對「性工作」的「誤解」,因為文明社會中的性工作者,通常都是為了實現夢想才選擇賣淫,例如日本的Saitona說:「做性工作者,是我的選擇,我為自己感到驕傲。」

「性工作者」很有自主性?

(文:楊浪)一些學者致力美化賣淫,其中一個佼佼者就是台灣著名的女性主義者何春蕤,她認為「性工作」出現了新面貌,生殖器的抽插已不是慾望的主要內容及滿足方式,情慾場景變得多樣化、新奇化和情趣化,傳統「男支配女」的權力模式被打破,剝削和蹂躪已是不符事實的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