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凱坦吉‧傑克森: 我無法為「女性」下定義,因為我不是生物學家

(文:梁海欣)在投票結果為53:47的輕微多數下,凱坦吉‧傑克森(Ketanji Brown Jackson)在4月7日被確認為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但原來她曾在聽證會上無法回應「什麼是女人?」這個「世紀難題」。

由美國總統拜登提名、當時為最高法院大法官候選人凱坦吉‧傑克森(Ketanji Brown Jackson)在3月22日的聽證會上,被參議員瑪莎‧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問到能否為「女性」下一個定義時,她表示她無法做到,因為她不是生物學家。這事件隨後在社會上引起熱議。

一、為何布萊克本要問這個問題?為何傑克森無法作答?
二、從生物學看性別問題
三、事件反映著西方社會正在發生什麼事?

美國最高法院的同性「婚姻」裁決問題何在?──讓四位異議法官告訴你

【美國最高法院同性婚姻裁決系列】四份異議的意見書有理有節,論點有根有據,也差不多回應了五法官的所有主要觀點…這樣看來,多數法官的裁決未必代表真理與正義,反而是左傾的意識形態挾持了憲法的權威,並強加同運議程於所有美國人。這也反映他們的驕傲,如斯卡利亞認為:「今次的司法騷亂反映出令人十分震驚的驕傲。」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湯馬斯:五法官扭曲了「自由」的憲法意義

【美國最高法院同性婚姻裁決系列】今天法院的決定不僅不符合憲法,而且也不符合我們國家賴以建立的原則。早在1787年前,自由一直被理解為免受政府規管的自由,而非享受政府福利的權利。…多數法官以『自由』之名援引我們的憲法(但制憲者不會承認這種『自由』的) ,結果卻是損害制憲者設法保護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