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解「拗直」迷思 同性戀信徒的真正出路及禱告方向

(文:梁海欣)

如果「同性戀」是上主不喜悅的事,那有同性吸引的信徒該怎麼辦?

在坊間,改變性傾向會被嘲笑及污名化為「拗直」,當中「拗」一字令人有強行而為、不可為而為之的感覺。「『拗直』是一個強烈而帶有負面意思的詞語,因為『拗』本身就帶有強行、勉強的感覺。『拗直』」就是強行將同性戀者改變成異性戀者。這樣的表達容易使人反感….」(見拙文《出櫃牧師沒有告訴你的三件事》)

但改變性傾向是否真的不可行的呢?大能的耶穌能履海、行五餅二魚神蹟、使水變酒、使瞎子看見、瘸子行走、長大痲瘋的得潔淨,甚至能趕鬼及使死人復活,那祂能否使同性戀者的性傾向改變呢?全能的上主在同性戀一事上,無能為力嗎?同性戀信徒應怎樣禱告?

關於這個難題,本會訪問了研究神學和聖經中婚姻奧秘的何文康博士,他有以下回應:

美國最新研究揭 改變性傾向與否 和心理創傷未見相關

(文:招雋寧)

性小眾嘗試改變性傾向,會否換來心理創傷?

性傾向改變的服務(sexual orientation change efforts, SOCE),素來惹火。SOCE就是指支援人在性吸引、性別身份及/或性關係方面,由同性改為異性的治療或項目。

學術文獻中,SOCE的成效言人人殊。

最引人注目的爭議,是反對者聲稱SOCE施行電擊和厭惡療法,亦即所謂拗直治療。支持者否認。近日反對意見則指稱,參與SOCE而未達至改變者,會引發不良創傷。

美國天主教大學的社會學家Paul Sullins在2022年2月於期刊《Frontiers in Psychology》發表研究,分析接受性傾向改變服務的人,所受心理層面的傷害,會否比沒參加的人更甚。

一眾前LGBT呼喊:我存在! 同心拍片力阻英國政府禁制更正治療

(文:梁海欣)

如果有一天,你發現你喜歡了同性,你會怎樣做?
有些人會決定從此以後就順著情慾,隨感覺而行。
但也有些人會希望這種感覺可以減弱,不受它轄制。

又或是你發現你無法接受生來的性別,你會希望得到怎樣的幫助?
有些人會希望服用異性荷爾蒙藥,甚至是做變性手術。
但也有些人會希望可以嘗試接納自己的原生性別。

不論是怎樣的選擇,我們都應該尊重,就是應該讓有不同想法的性小眾皆可以自由地選擇他們認為正確的路。

但很可惜,在同志運動的壓力下,英國政府有意立法全面禁制「更正治療」(conversion therapy),這法例將剝奪LGBT們尋求改變的自由。同志運動人士希望所有人都認同同性戀傾向及跨性別狀況是正確的、完全沒有問題的,如果有人發現自己有這些狀況,都應當接受,不應該尋求改變,如果接受不了,可以尋求「牢固治療」(affirmative therapy),以牢固自己的思想,告訴自己這些感覺都是正確的。

原本人人皆有尋求不同輔導服務的自由,但一旦禁令通過,一眾尋求改變的LGBT將求助無門,只能孤單地獨自面對。

有見及此,幾位LGBT的過來人同心拍片,簡述自己的故事及力證改變是有可能的。為何他們有如此的勇氣,向世界公開自己如此政治不正確的經歷呢?就是為了守護人們可以繼續有選擇改變的自由,不用被強逼接受同志運動的思想。

《消音者之聲》(Voices of the Silenced)簡介及短評: 政治不正確的人生 別人不把你當真

(文:梁海欣)

在七個國家、超過五十個地方拍攝,由「核心議題關注組」(Core Issues Trust)出品的記錄片《消音者之聲》(Voices of the Silenced)訪問了十五名離開同性戀生活的人士,以及十八名致力於分析這個議題的評論員。[1] 他們為何被禁聲,以致成為了消音者?他們的聲音甚少被聽見,甚至遭打壓,為什麼呢?本文將簡述記錄片如何從古希羅世界的泛性戀文化看現時的意識形態,以及節錄數名見證人的心聲。此記錄片當年於英國臨放映前一天遭下架,本文亦會嘗試簡單回應這個事件。

Mazy心底話: 青蛙變王子?

(文:Mazy) 青蛙變王子?你以為你可以改變他?你以為跟他在一起以後,他就慢慢會改變了嗎?

是的,女人的確有能力將青蛙變成王子。妳知道嗎?女人是男人行為的核心,所以作為女性,妳擁有很大的影響力。

不過,如果你答應了跟青蛙在一起,就等於告訴他,他當青蛙就已經足夠了,就已經夠好了。他會發現,原來,你只要只青蛙就已經滿足了。

如果女人想要的是一個王子,就必須拒絕青蛙。(而不是跟青蛙在一起,打算改造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