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工作者」很有自主性?

(文:楊浪)一些學者致力美化賣淫,其中一個佼佼者就是台灣著名的女性主義者何春蕤,她認為「性工作」出現了新面貌,生殖器的抽插已不是慾望的主要內容及滿足方式,情慾場景變得多樣化、新奇化和情趣化,傳統「男支配女」的權力模式被打破,剝削和蹂躪已是不符事實的描述。

「性工作」是好工作?

(文:楊浪)妓女的遭遇往往令人同情,因為嫖妓是一種剝削「性」和扭曲「性」的行為。但現今社會卻流行一種說法:賣淫不單沒有問題,更是為社會提供服務,所以應正其名為「性工作」。一些學者更著力美化,高姿態說性工作就是好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