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應否確認性交易為工作?——從筆者與嚴潔心小姐的對話說起

(文:鄭安然)我們早年已開始研究有關課題,並寫了不少文章及舉辦講座,理性探討外國娼妓合法化對香港的反思。我在機構主要從事青年性教育,為準備這次對話,我搜集了不少資料及外國研究,也訪問本地一些前線探訪「一樓一」的基督教機構,她們也是我們的友好機構。我發現有關討論可令我們進一步思考對身體和性的看法…

愛蓮事工 香港性文化學會

認識禧福協會愛蓮事工—探訪及服務風塵女子

要處理娼妓課題,必先要問:她們為何存在?社會究竟有甚麼問題,以致她們出現?同工進一步指出,社會對新移民家庭在經濟及婚姻上的支援不足,特別是單親家庭住屋需要未能滿足,租金昂貴及生活開支沉重等,都是問題的來源。面對這些社會問題,必需要更多各界人士關注,才可處理娼妓問題…

豐榮團契 香港性文化學會

關注柬埔寨人口販賣 – 訪問基督豐榮團契

基督豐榮團契是一個關注女性權益的基督教組織,在柬埔寨進行「柬埔寨豐榮事工」,主要為十八歲以下,因人口販賣或高危淪為雛妓的少女,創立一個安全的避難所,並提供輔導使她們能脫離陰霾,重新生活。以下訪問內容是有關柬埔寨的人口販賣、娼妓問題及女性被侵犯等情況。

世界福音動員會 同行者 香港性文化學會

與深水埗邊緣婦女群體同行– –認識世界福音動員會 同行者事工

人口販賣和色情行業有千絲萬縷的關係,香港是人口販賣的目的地及中轉站,然而,社會人士似乎較少留意這個問題。Debbie姊妹建議教會可舉辦活動,喚起弟兄姊妹關注及討論相關議題,提升教會弟兄姊妹對此的認識及關注,恆切為他們禱告;教會也可招募有心志的弟兄姊妹,到海外參與打擊人口販賣的事工。

娼妓合法化的謊言與事實

謊言一:娼妓合法化可以清除它背後的犯罪分子──皮條客和人口販子。
事實:娼妓合法化對皮條客和人口販子有利,也對嫖客有利。
謊言二:男人需要性,因此賣淫必須存在。嫖妓是人類性行為的正常方式。
事實:……

「性工作者」很有夢想?

(文:楊浪)現時坊間流行關於賣淫(「性工作」)的新思維,例如《亞洲性坊間──性工作者的現實與夢想》(香港進一步,2002)一書,就是要澄清我們對「性工作」的「誤解」,因為文明社會中的性工作者,通常都是為了實現夢想才選擇賣淫,例如日本的Saitona說:「做性工作者,是我的選擇,我為自己感到驕傲。」

艾莉絲的選擇

(文:朱小海)當香港人的性態度愈來愈開放,甚至有學者聲稱做愛可以如握手般隨便之際,美國疾病防治中心的研究卻指出,從一九九一至二○○一年,沒有性交經驗的高中生竟增加了百分之十!如果性開放真的如性開放人士所聲稱的那麼美好,為甚麼在美國這個自由開放的國度裡,年輕人竟開始反其道而行呢?

「性工作者」很有自主性?

(文:楊浪)一些學者致力美化賣淫,其中一個佼佼者就是台灣著名的女性主義者何春蕤,她認為「性工作」出現了新面貌,生殖器的抽插已不是慾望的主要內容及滿足方式,情慾場景變得多樣化、新奇化和情趣化,傳統「男支配女」的權力模式被打破,剝削和蹂躪已是不符事實的描述。

「性工作」是好工作?

(文:楊浪)妓女的遭遇往往令人同情,因為嫖妓是一種剝削「性」和扭曲「性」的行為。但現今社會卻流行一種說法:賣淫不單沒有問題,更是為社會提供服務,所以應正其名為「性工作」。一些學者更著力美化,高姿態說性工作就是好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