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der different

工種男女差異,全因性別歧視?——Google軟件程式員撰文質疑後被炒

(文:鄭安然)Google一名軟件工程師James Damore在今年7月撰寫了一篇10頁的內部文章,評論公司的多元化政策「一言堂」及邊緣化不同意見人士,不利員工團結及營商環境,他提出一些建議希望公司有所改革。他指出女性在軟件工程及領導層的數量少過男性,未必完全如Google所說由於社會的性別歧視

「同性戀者」是被歧視的「弱勢社群」?

(文:陳劍雲)「點解異性之間可以結婚,同性之間就唔可以,有不同的對待,顯然係歧視同性戀者,係異性戀霸權!」提出歧視申訴,是當今社會最犀利的政治武器之一。然而,正如戰場上的情況一樣,被濫用的武器越犀利,所做成的傷害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