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籌守護言論及宗教自由 英國母親挑戰LGBT教育 遭投訴兼解僱 至今繼續尋求公義

(文:梁海欣)

英國家長克里斯蒂‧希格斯(Kristie Higgs) 為二孩之母,在2018年於個人社交平台 facebook 私密帳戶,就九歲兒子所就讀的教會小學推行的關係教育(relationship education,當中涉及LGBT教育),向100多位熟悉的親友發表意見。但隨後疑遭好友告密,投訴至克里斯蒂工作的公司(一間中學),2019年公司最終決定以「嚴重不當行為」將其解僱。克里斯蒂求助於僱傭法庭(Employment Tribunal),認為公司是基於她的宗教信仰解僱她,並不合理。但僱傭法庭判公司沒做錯。2022年,克里斯蒂繼續尋求公義,現正計劃再向僱傭上訴庭(Employment Appeal Tribunal)上訴。基督徒法律中心(Christian Legal Centre)將繼續幫助克里斯蒂,並向公眾進行眾籌。

基督徒父母在家性教育 怎樣與孩子談單身?

(文:文恩曦)

在一切以先,你要明暸教會裡溝雜著「愛情至上主義」。

愛情至上主義悄悄與教會接軌

教會裡,信徒唱的流行詩歌,歌詞經常像極了愛情。不只一次,唱了一句,下一句就接上了流行情歌,就像「我愛祢,愛著祢」,接上「就像老鼠愛大米」。

教會的愛論,與愛情至上主義接軌,是一件少被察覺的壞事。

愛情至上主義者信奉的是浪漫與激情。即使全世界都反對,天崩地塌,感受到與愛人在一起就夠了。愛情至上主義使人追求滿足自我,走向一個無底的黑洞,吸收別人的承認、愛和付出,消化了對方本身。

婚姻不是婚禮,偏偏愛情至上主義是倒行逆施。愛情至上所遺禍的舖張婚禮,讓新人自己獲得戀情主角的身份,卻忽視基督教所言去愛的見證。

愛情至上的愛,與基督教的愛,(概念上)有甚麼分別?(事實上)還有甚麼分別?

性侵犯受害人、不幸事件的倖存者 香港女孩碧兒的故事

(文:梁海欣)

讀到碧兒的信件,不知道大家有什麼感受。

我們不時會在新聞上看到有關性侵犯案件的報導。也許我們會花2分鐘閱讀內文,以及留言區一眾網民對施害者的痛罵。但隨後,我們很快又回到自己的生活中。該案件中的受害人,之後怎樣了?他/她所受的傷害是怎樣的?他/她之後的成長怎樣了?請細讀碧兒的故事

培育幼兒的身體形象 屬於家庭性教育的任務

(文:文恩曦)

孩子還不到5歲,為何要關心孩子的「身體形象」呢?這事真的與孩子無關嗎?當然不是。

美國學者Janet Liechty團隊訪問了三十位家長(主要是媽媽),發現他們真的「沒想太多」,大多沒有為意孩子在身體形象方面的發育。

沒為意並非代表家長就全無影響力。恰恰相反,在進深的訪談對話裡,不少家長都察覺到自己一家人,有意無意間都在影響孩子對身體的概念。

為何只是告訴我不美麗,我就不知不覺地接受了?

(文:蔡凱琳)
Albert Bandura的社會學習理論(Social Learning Theory)解答了我們的答案。

女性青少年由媒體、家長和朋輩觀察到理想的外表後,會透過「觀察學習」加強認知能力(cognitive ability):
注意(Attention)、保留(Retention)、再造(Reproduction)和動機(Motivation)

誰告訴你身體美不美?

(文:蔡凱琳)
上回和大家玩玩心理測驗,由Franzoi & Shields在1984年提出—男女對自己身體的自信程度(Body Esteem)。

每個人對自己不同的身體特徵,都抱有不同程度的正面或負面感受。你有沒有想過,這些感受從何而來?又有誰告訴你美不美麗?又有誰代替了你的思想,決定你的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