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犯受害人、不幸事件的倖存者 香港女孩碧兒的故事

(文:梁海欣)

讀到碧兒的信件,不知道大家有什麼感受。

我們不時會在新聞上看到有關性侵犯案件的報導。也許我們會花2分鐘閱讀內文,以及留言區一眾網民對施害者的痛罵。但隨後,我們很快又回到自己的生活中。該案件中的受害人,之後怎樣了?他/她所受的傷害是怎樣的?他/她之後的成長怎樣了?請細讀碧兒的故事

培育幼兒的身體形象 屬於家庭性教育的任務

(文:文恩曦)

孩子還不到5歲,為何要關心孩子的「身體形象」呢?這事真的與孩子無關嗎?當然不是。

美國學者Janet Liechty團隊訪問了三十位家長(主要是媽媽),發現他們真的「沒想太多」,大多沒有為意孩子在身體形象方面的發育。

沒為意並非代表家長就全無影響力。恰恰相反,在進深的訪談對話裡,不少家長都察覺到自己一家人,有意無意間都在影響孩子對身體的概念。

為何只是告訴我不美麗,我就不知不覺地接受了?

(文:蔡凱琳)
Albert Bandura的社會學習理論(Social Learning Theory)解答了我們的答案。

女性青少年由媒體、家長和朋輩觀察到理想的外表後,會透過「觀察學習」加強認知能力(cognitive ability):
注意(Attention)、保留(Retention)、再造(Reproduction)和動機(Motivation)

誰告訴你身體美不美?

(文:蔡凱琳)
上回和大家玩玩心理測驗,由Franzoi & Shields在1984年提出—男女對自己身體的自信程度(Body Esteem)。

每個人對自己不同的身體特徵,都抱有不同程度的正面或負面感受。你有沒有想過,這些感受從何而來?又有誰告訴你美不美麗?又有誰代替了你的思想,決定你的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