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METOO看性騷擾與性解放的關係

(文:鄭安然、梁海欣)

最近,一名朋友想多了解職場性騷擾。提到性騷擾,我說我想起我們的播客節目「Sex But True 騎呢性趣聞」 “EP36 圖書館是性罪行溫床?”那一集,友人很快就回應道圖書館陌生人與辦公室上司是不同的。陌生人?報警就可以了。但上司?不知怎麼辦!曾有職場女性被她年長20年的上司路過時碰到臀部,慌張得不知所措…

網上有許多教人如何面對及處理性騷擾的文章,大多是鼓勵受害人勇敢舉報發聲,也要求著公司設立性騷擾投訴機制等等。但甚少文章探討為何會有性騷擾的問題,以及性騷擾與性解放之間可能存在著的關係。

拜登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凱坦吉‧傑克森: 我無法為「女性」下定義,因為我不是生物學家

(文:梁海欣)在投票結果為53:47的輕微多數下,凱坦吉‧傑克森(Ketanji Brown Jackson)在4月7日被確認為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但原來她曾在聽證會上無法回應「什麼是女人?」這個「世紀難題」。

由美國總統拜登提名、當時為最高法院大法官候選人凱坦吉‧傑克森(Ketanji Brown Jackson)在3月22日的聽證會上,被參議員瑪莎‧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問到能否為「女性」下一個定義時,她表示她無法做到,因為她不是生物學家。這事件隨後在社會上引起熱議。

一、為何布萊克本要問這個問題?為何傑克森無法作答?
二、從生物學看性別問題
三、事件反映著西方社會正在發生什麼事?

認識「身體對話」(body talk)的三種風格 更懂得愛自己

(文:招雋寧)

「我都唔係咁鐘意自己個髮型」
「哎呀,我唔應該食咁多」
「我都係要郁多點(做多點運動)」

身體對話(body talk)是女性在友人間談論自己的一種表達風格。有研究顯示,女性在朋輩間詆毀自己後,更能令身邊的人接納和喜歡自己。

較多人研究負面的身體對話,其中常見的是體脂對話(fat talk):「我這裡太多肉」、「臀部太大」。這經常與女性的抑鬱和飲食失調相關。研究顯示男性同樣會這樣談論肥瘦。

單身女性也會渴望成為媽媽的腦神經科學

(文:Mazy) 提起生兒育女,似乎不少年輕女性會說:「可以遲一些再想。」但現實似乎是,事業和生兒育女兩者當中,事業可以遲一些再發展,生育的限期才更緊迫。

我們的生理讓我們很自然的會有生育的渴望,而生育又有最合適的時間,考慮到女性的這個現實,在女性的某一個時間段,不妨多花一點點時間尋覓適合自己的另一半,這樣會不會讓人生各方面發展更平衡,比單單專注於事業更令女性滿足呢?

美麗的權利

(文:Mazy) 之前偶爾地看到了一個youtube video (最近看了好多youtube video😂😆😆),內容是麥明詩介紹這本書,《美麗的權利》。

剛剛打開影片看到她介紹這本書,馬上想起我好像也有這本書呀,應該是幾年前買的。

麥明詩說書中提到,平權不是要女人去模仿男人,而是男人要學會尊重女性的特質。而對於她來說,因為她參加香港小姐選舉,有時都會想這個舉動會否objectify(物化)女性,而這本書就在這議題上給了她很多不同的看法。

【#Mazy的尋愛之旅】《性別有自信,孩子更快樂》

(文:Mazy)性別自信(gender confident)這個詞彙對我來說很新鮮,我讀到這書時候才首次認識這個詞彙。

很快看了這本書的內容,然後再消化,我突然想到gender confident的意思:女人喜歡自己女人的身份,男人接受並喜歡自己男人的身份,並且樂於擁抱自己並欣賞自己的性別特質。我認為這就是性別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