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與我們的距離——受鄂蘭「平庸的惡」和網絡故事啟發

(文:梁海欣)我們常常說要提防渣男,免受傷害。但原來我們與渣的距離僅是毫釐。

渣是如何煉成的呢?大概不會有人自小立志要當渣男吧?會否正正就是沒有立志成為「好男人」,便隨波逐流地成了「渣男」?大家有聽過「平庸的惡」(或「膚淺之惡」,The Banality of Evil)嗎?本文將嘗試透過這個概念以及兩個網絡故事來剖析渣的出現。最後,本文會提議防止自己成渣的方法。

【墮胎倖存保障法】早產兒最早21週已可獨立存活 醫生的最首要診斷:「他是一個嬰兒」

(文:招雋寧)美國國會在九月上旬舉行聽證會,名為「終止殺嬰:審查《活產墮胎倖存者保護法案》」,立法要求醫護拯救那墮胎後倖存的小生命。其中醫學博士皮耶魯齊(Robin Pierucci)在會上作證,並道出金句:「首要診斷是他是一個嬰兒……其他診斷都是其次,不能否定首要的診斷。」

【出於良知的反對】英學者解說:醫護有權拒絕傷害別人的手術

(文:招雋寧)人們都認為傷害別人在道德上是不能接受的,但如何才算傷害卻充滿爭論。2019 年8月,佛蒙特大學醫療診所一名護士在上司半隱騙、半威迫的情況下,違反良知而參與墮胎手術,事後後悔不已。在護士眼中,那是一場殺害生命的手術,但支持醫院做法的人卻認為,護士拒絕手術是傷害病人的自主。到底人們可否基於良知而作出拒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