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人認為同性婚姻不會影響別人和社會,不是誤解,便是誤導

同性婚姻對社會的深遠影響

同性婚姻真的對社會整體沒有影響嗎?當然不可能…也許支持者認為,為保障LGBT人士,這些影響都是合理和必須的,那麼應該坦坦白白,尊重市民的知情權;如果有人認為同性婚姻不會影響別人和社會,不是誤解,便是誤導。

社工學生能表達自己對婚姻和性別的看法嗎?

社工學生能表達自己對婚姻和性別的看法嗎?

(文:陳婉珊)教育大學郭勤博士撰文指英國一名社會工作系碩士生,表達反對同性婚姻的看法後被開除合情合理,因為他「無視專業操守的要求」。然則,一名社工(或其他專業輔導人員、老師等)的「專業操守」規限了他不能表達反對同性婚姻,甚至於沒有客觀生物學基礎的新性別理論嗎?

同性撫養 香港性文化學會

應該如何解讀同性撫養的研究?

…我們不是說同性撫養研究故意找富裕家庭做研究,只是這些研究樣本呈現出這樣的結構,據此,我們指出,支持同性撫養的研究,並不能支持孩子不需要父母的結論。相反,如果以這些不能推廣至整個群體的數據——尤其甚少男同性戀家庭的數據,聲稱同性撫養沒有問題,是犯了以偏概全的問題。

反對同性婚姻的8個論據 香港性文化學會

反對同性婚姻的八個論據

兩個人相愛的確是私事,香港沒有法例規管,然而婚姻卻是一種公共制度,是政府代表全體市民對一種關係的肯定。同性婚姻的支持者經常說「同性婚姻不會影響他人」,那是不可信的…

民事結合 香港性文化學會

「民事結合」是解決同性婚姻爭議的出路嗎?

「民事結合」最終會導致同性婚姻,社會不應繞過討論應否制度化同性婚姻而設立「民事結合」;「民事結合」既不能阻擋同性婚姻的訴求,更可能在婚姻制度以外,另行設立一個不以彼此委身為目標的異性及同性伴侶關係制度,長遠影響社會穩定……有見及此,我們提出反對「民事結合」的理由,期望引起社會更多討論。

同二代親證「婚姻平權」的虛妄

23歲來自澳洲的米莉.芳塔納(Millie Fontana)成長於女同性戀家庭,今天她站出來告訴大家,成長中缺少爸爸,令她承受重大身份危機。…因此,她說:「所以最後,我會跟任何尊重我完整性的人站在同一陣線,因為我尊重任何人在這議題上顯示出邏輯思維的能力,而不是訴諸感性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