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1男2女三人戀 相愛就OK?

(文:梁海欣)

美國雙性戀女護士利百加(Rebecca Bono)愛上了男醫生馬田(Dr Marty Cole)和他的妻子娜塔莎(Natasha)。起初三人只是相約發生一夜情,但後來利百加與這對情侶產生了感情,更逐漸發展成三人戀,便決定三人一起生活。在馬田和娜塔莎婚禮當天,利百加亦在場,三人更在親友前面確立關係。現時三人同居生活。

令你腦洞大開的後跨故事——凱拉(Kayla):從女同戀者到男同性戀跨男,再到順性別女性

(文:梁海欣)20歲的美國少女凱拉(Kayla)日前在Youtube上載了一條影片,講述她的後跨故事(Detransition),以及對ROGD(Rapid-Onset Gender Dysphoria, 速發型性別焦躁現象)*孩子的家長一些建議。凱拉的故事曲折離奇,她對自身的身份亦極為迷惘:曾認為自己是女同性戀者,後來有4-5年時間認為自己是男同性戀者兼跨性別男性,注射男性荷爾蒙一個月後,到最近開始接納自己原生性別——女性的身份。這位年僅20歲的少女究竟經歷了什麼?這對現時的世代有什麼提醒?

《消音者之聲》(Voices of the Silenced)簡介及短評: 政治不正確的人生 別人不把你當真

(文:梁海欣)

在七個國家、超過五十個地方拍攝,由「核心議題關注組」(Core Issues Trust)出品的記錄片《消音者之聲》(Voices of the Silenced)訪問了十五名離開同性戀生活的人士,以及十八名致力於分析這個議題的評論員。[1] 他們為何被禁聲,以致成為了消音者?他們的聲音甚少被聽見,甚至遭打壓,為什麼呢?本文將簡述記錄片如何從古希羅世界的泛性戀文化看現時的意識形態,以及節錄數名見證人的心聲。此記錄片當年於英國臨放映前一天遭下架,本文亦會嘗試簡單回應這個事件。

女同志與跨性別的矛盾: 假如扮TB男自認跨性別 女同志的反感算是「恐跨」嗎?

(文:梁海欣)
(警告:內文有性行為描寫字眼, 或會令人不安)
早陣子有一宗震驚全港的新聞,就是年約30歲男子曾子豪涉嫌假扮TB(男性化的女同志)與女同志X性交,被控一項強姦及一項非禮罪,最終法庭裁定兩項罪名均不成立。根據X小姐的說法,在整個性交過程中,她一直沒有發現對方是男性,直到發現進入其下體的是真陽具而不是性玩具,才驚慌地離開。筆者不禁加了一點想像,假如男子自稱是跨性別女性(心理性別為女性),那會否錯的是X小姐?女同志的反感算是「恐跨」(恐懼跨性別,transphobia)嗎?

六分一美國青年是LGBT?談談美國LGBT人口激增原因

(文:梁海欣)LGBT意識形態在美國持續蔓延,2015年美國最高法院的裁決使全國「同性婚姻」制度化。在五年後,即2020年的一項調查發現,自認是LGBT的人口百分比顯著上升,尤其是年青一代——估算全國六分一Z世代青年成人(18至23歲)是LGBT*。為什麼呢?調查報告沒有提及。坊間有兩個可能解釋:(一)在這種社會風氣下更多人願意「出櫃」(承認論);(二)這種文化影響下更多人對自己是否異性戀者及順性別者產生疑惑(疑惑論)。

關於BL現象的二三事:匈牙利學者的文獻回顧

(文:招雋寧)匈牙利學者Ágnes Zsila及Zsolt Demetrovics就BL文化進行研究文獻回顧,檢視了近二十年的研究,疏理BL現象。

產生獨特愛好群體的BL文化
Boys’ Love(BL)發源於日本,是以兩男戀愛為主要題材的故事,載體以動漫為主。除了原創的故事,喜歡BL的群體也會以其他已有的動漫文本中的世界和角色,重新創作出屬於他們的BL故事。這些故事吸引的讀者,大多數是年輕的女性。

出櫃牧師沒有告訴你的三件事

(文:梁海欣)近日立場新聞刊登了一篇「出櫃牧師」的故事,其中提到「拗直失敗」以及主流教會的「不接納」等等,吸引大批網民關注及熱烈討論。留言區涉及的內容廣泛,由聖經詮釋到何謂接納、由創造原意到何謂愛、也有一堆只有表情符號(彩虹旗/彩虹/心心)而沒有文字的留言。雖然留言區內容多元化,卻沒有人點出筆者心中所想,因此想藉此機會,向大家分享「出櫃牧師」的故事中稍有觸及但沒有仔細討論的三件事。

一、「拗直」一詞令人誤以為只剩下「攣下去」的選擇
二、「同志友善」教會其實是「同性戀無罪」教會
三、神愛世人不等於希望人繼續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