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婚姻支持者罵入

同志也「恐同」?——從澳洲同性婚姻爭議看反對同性婚姻的同性戀者

(文:鄭安然)我們有時對同性戀者有刻板印象,以為同性戀者必定支持同志運動任何訴求,但兩者是不同概念,「同志運動」是一場希望改變社會文化制度的政治運動,支持者可以是異性戀者;而「同性戀者」是有理性及自由意志的獨立個體,他們也會質疑及反對「同志運動」一些不合理的訴求…

同性婚姻對宗教自由的影響

同性婚姻對宗教及教育的影響

(文:Jacky Chan)舒士德(Jerome J. Shestack)指出,宗教是其中一種人權之源,為人提供了基本的平等觀和正義觀,協助信徒形成人格和自我認同。要求他們放棄宗教自由,是對相關人士人權和人性尊嚴的傷害。我們期望社會在討論同性婚姻議題時候,能夠注意對宗教良心自由及教育自由的影響。

如果有人認為同性婚姻不會影響別人和社會,不是誤解,便是誤導

同性婚姻對社會的深遠影響

同性婚姻真的對社會整體沒有影響嗎?當然不可能…也許支持者認為,為保障LGBT人士,這些影響都是合理和必須的,那麼應該坦坦白白,尊重市民的知情權;如果有人認為同性婚姻不會影響別人和社會,不是誤解,便是誤導。

社工學生能表達自己對婚姻和性別的看法嗎?

社工學生能表達自己對婚姻和性別的看法嗎?

(文:陳婉珊)教育大學郭勤博士撰文指英國一名社會工作系碩士生,表達反對同性婚姻的看法後被開除合情合理,因為他「無視專業操守的要求」。然則,一名社工(或其他專業輔導人員、老師等)的「專業操守」規限了他不能表達反對同性婚姻,甚至於沒有客觀生物學基礎的新性別理論嗎?

李惠宗 台灣 同性婚姻釋憲

回應李惠宗教授的鑑定意見

李惠宗教授指出,民法親屬編有關「婚姻」的規定,僅限於「一男一女」的結合,不論從「文義解釋」或國際人權公約,皆無法導出同性婚姻的結果,而歷來大法官釋憲也是以「一夫一妻」為論述內容,故此同性婚姻議題,是「立法論」,而非「法解釋論」的問題

張文貞 台灣 同性婚姻釋憲

為多元婚姻開路──回應張文貞教授的鑑定意見

我們認為婚姻是公共的制度性嘉許,要納入婚姻制度,是支持者要證明那種關係得到普遍性公眾的嘉許,並為何這種嘉許有堅實理據,把證明的責任全然放在反對同性婚姻者身上,並不公允。再者,假若使用她那種標準,又如何能限制三人婚姻、多元婚姻或人與機械人的婚姻呢?恐怕也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