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法院維護一夫一妻 反對法官修改婚姻定義——歡迎周家明法官就MK案的判決

在香港,MK的司法覆核揭開了推翻一夫一妻(制度化同性婚姻)和守護一夫一妻的法庭攻防戰的序幕。雖然守護一方勝了第一回合(2019年10月),但還有第二回合(上訴庭)和決定性的最終回合(終審庭)。我們非常憂慮在兩年內案子到達終審庭後…

MK案, 同性婚姻, 司法覆核

民事結合?法庭:政府沒有主動立法的責任

(文:招雋寧)…訂立法律框架承認同性關係,本質上屬於立法事務。法官認為,行使立法權屬於法庭的正當職能範圍之外…當同性伴侶被賦予領養一名幼兒的權利,或許需要「為了保障該被領養兒童的福祉」而限制此法律權利。探討這些議題,在公民社會引發討論,並諮詢市民的意見,最好是由立法機關推動。

MK案, 同性婚姻, 司法覆核

論婚姻制度的公共性與孕育人類後代的關係

(文:招雋寧)香港把婚姻定義為「自願終身且排斥他人的結合」,那為何「終身性」和「排斥性」是婚姻的重要規範呢?這也與一男一女的婚姻原則上會導致親生子女這事實息息相關…孩童的依賴期(對比其他物種)特別長,他們的健康成長和幸福也建基於父母之間的良好、穩定且長期的關係…

MK案, 同性婚姻, 司法覆核

法庭肯定了婚姻制度的基本元素:男女性別組合

(文:招雋寧)許多人都誤以為,香港的婚姻制度規管了「性傾向」。然而,任何一個香港人打算結婚,當提交擬結婚通知書時,制度所關注的是註冊二人的性別,是否一方為男性,另一方為女性,這是性別的組合限制。婚姻登記官從不要求二人交待自己性傾向的證明。註冊者是異性戀、同性戀、雙性戀還是其他性傾向,制度從不過問…

MK案, 同性婚姻, 司法覆核

婚姻自由屬於所有香港人,那為何法庭還維護男女婚姻?

(文:招雋寧)雖然《基本法》提及保障「香港居民」的婚姻自由,而不是註明「男人和女人」的婚姻自由。但周家明法官指出,按著立法的處境、用語、本地相關案件中的婚姻定義,以及參考眾多國際人權法例的解釋,可從而斷定「婚姻」是指一男一女結合。我們認為這判決是合情合理的。

MK案, 同性婚姻, 司法覆核

基本人權必須寬闊地理解?

(文:關啟文)…香港終審庭也不止一次犯上類似的謬誤,他們認為同性權益(或性小眾權利)的課題用不著考慮社會大眾的意見,因為基本人權不應取決於民意。然而,他們往往忘記論證該同性權益(或性小眾權利)真的是基本人權,這正正是乞題謬誤!

美鳯凰城藝術家挑戰反歧視法 亞利桑那州最高法院裁定得直

(文:陳婉珊)2019年9月16日,美國亞利桑那州最高法院以4:3推翻下級法院的裁決,裁定美術工藝室Brush & Nib Studio可以拒絕為同性伴侶製作婚禮邀請卡…兩位女藝術家科斯基及杜卡專門為客人提供手繪及手寫美術字服務,供婚禮、慶典及裝飾家居之用,亦有售賣預先製作的字卡及多謝卡等。

【梁鎮罡同志案】終院重新演繹《稅務條例》 不論香港是否承認同婚「夫妻」即「同性配偶」

(文:招雋寧)所謂同性婚制,實質為「不分性別組合」的婚制。今次終院下令重新演繹法例中的「婚姻」和「夫妻」等字眼,實為外地改寫婚姻法的縮影。據外地經驗,通過同性婚制的實質意義在於,將婚姻法以及個別法例中凡涉及「夫妻」等字眼,修改為沒有區別性別的「配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