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婚姻的挑戰:華人教會應如何回應?

(文:關啟文)我五月底在香港結了婚,在六月底到多倫多渡假,原意是「嘆世界」,過一個悠長的蜜月假期,但事與願違,適逢加拿大政府一意孤行,要推行同性婚姻,因為我在香港一直有關心性文化的發展,也和同志運動多次交手,並且為了抗衡墮落的性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