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意」是怎樣鍊成的?

(文:陳婉珊)很多關於性傾向歧視的民意調查均是簡單詢問受訪者有沒有歧視,或是否支持立法反歧視等……只要不同機構,間中進行類似的研究計劃,自然可以得出「過去相當豐富的研究指出,大部分香港市民支持訂立性傾向歧視條例」的結論。如此這般,支持立法的「民意」便鍊成了,並能以此催促政府立法。因此,我們務必對每一項民意調查結果留心審視,以免「被代表」了也不自知。

從同性婚姻到多夫多妻制

現時社會並沒有禁止兩個甚至以上的成人相愛以及共同生活,只是不賦予他們「婚姻」的榮譽罷了。面對「平等結婚權利」的呼聲日高,我們禁不住問,到底婚姻的目的及意義是甚麼?是不是任何相愛的人(不管性別及數目多少)都應該任其結婚,並認可他們的家庭關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