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 Zucker

政治凌駕專業 性別認同權威被逐

【跨性別議題淺談系列】根據數十年臨床經驗,朱克博士認為性別認同在兒童期是可改變(malleable)的,一般去到青春期後便比較固定,因此,基於變性的路難免崎嶇,他傾向先嘗試讓兒童認同原生性別。可是,一些跨運人士卻不滿意這種治療方法,指控朱克博士進行所謂的「拗直」治療

社工學生能表達自己對婚姻和性別的看法嗎?

社工學生能表達自己對婚姻和性別的看法嗎?

(文:陳婉珊)教育大學郭勤博士撰文指英國一名社會工作系碩士生,表達反對同性婚姻的看法後被開除合情合理,因為他「無視專業操守的要求」。然則,一名社工(或其他專業輔導人員、老師等)的「專業操守」規限了他不能表達反對同性婚姻,甚至於沒有客觀生物學基礎的新性別理論嗎?

Leo Soell gender queer non-binary agender

移風易俗 顛覆性別觀念

【跨性別議題淺談系列】…在索爾的自白片段中,索爾多次表示,不使用跨性別人士選擇的名稱或代名詞稱呼他們,是不尊重他們。然而加州大學洛杉磯校區法學院教授尤金.弗洛克(Eugene Volokh)對此表示不認同,他認為強逼別人改變語言習慣本身已談不上尊重。

boy scouts LGBT 同性戀

美國童軍准許跨性別童加入

美國童軍宣佈由即日起,會以性別認同作為加入的準則;換言之是准許自我認同為男生的女孩加入男童軍和幼童軍。打破實行了過百年,只准男性參與的慣例…儘管2000年童軍總會曾贏得最高法院官司,可以拒絕同性戀者參加,但在同運的示威壓力下,童軍總會終於2013年自行取消對公開同性戀者的禁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