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 Phillips

烽煙未息:美國蛋糕師Jack Phillips再涉歧視訴訟

(文:陳婉珊)事實上,菲利普斯的案件是舉國知名的事件,斯卡迪納還特意向Masterpiece Cakeshop訂製慶祝變性的蛋糕,難免令人相信他是刻意挑戰菲利普斯的。反而科羅拉多州民權分部總裁埃萊斯的判決只是依據法律辦事。至於菲利普斯的宗教自由能否再次獲得肯定,大家似乎都向最高法院舉目眺望。

British judge fired

佩奇案最新發展:認為孩子最適宜由父母撫養被撤職 英家事法官上訴

(文:陳婉珊)佩奇法官堅信孩子最適宜由有父有母的家庭照顧,合乎一直以來的科學證據,以及常識直覺,可是卻不容於同性戀「平權」運動的意識形態。愈來愈多專業人士因為堅守信念,不屈於主流意識形態而被趕出專業領域…

VINDICATION Jack Phillips

苦難的結束 「戰火」的延續──簡評美國最高法院就Jack Phillips的判案

(文:關啟文)然而面對這種噩夢的人還有不少,例如還有好些類似Phillips的蛋糕師傅(Oregon的一個蛋糕師傅甚至被罰款港幣一百萬!) 也有人拒絕為同性婚禮提供鮮花和攝影的服務而被控等等。他/她們的苦難還未結束,而且美國最高法院會對這些案例如何判決還未可知…

Masterpiece Cakeshop

宗教自由的初步勝利 「反同」蛋糕師傅的平反──美國最高法院就著Jack Phillips的判案

(文:關啟文)這判決產生不少爭議,和引發不少問題。宗教自由有多重要?抑或只是歧視的借口?如何與同性戀者得到服務的平等權利平衡?未來美國最高法院還要面對類似案例,這個判決對這些案例又意味著甚麼?本文會對整個判辭作出初步分析和探討。

Mad Wax

被拒蜜臘脫毛服務 跨性別人士投訴性別認同歧視

(文:陳婉珊)歧視法的特徵是控辯雙方各自支付自己的律師費用,在絕小的情況下投訴方才需要支付對方的律師費;一旦被涉入訴訟,即使願意和解或者成功令對方撤回訴訟,被投訴一方已必須支付律師費用去處理各種事宜,譬如今次涉事的店主已聘用律師處理有關事宜。所以,以為逆向歧視是子烏虛有,只因不了解歧視法的特性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