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櫃牧師沒有告訴你的三件事

(文:梁海欣)近日立場新聞刊登了一篇「出櫃牧師」的故事,其中提到「拗直失敗」以及主流教會的「不接納」等等,吸引大批網民關注及熱烈討論。留言區涉及的內容廣泛,由聖經詮釋到何謂接納、由創造原意到何謂愛、也有一堆只有表情符號(彩虹旗/彩虹/心心)而沒有文字的留言。雖然留言區內容多元化,卻沒有人點出筆者心中所想,因此想藉此機會,向大家分享「出櫃牧師」的故事中稍有觸及但沒有仔細討論的三件事。

一、「拗直」一詞令人誤以為只剩下「攣下去」的選擇
二、「同志友善」教會其實是「同性戀無罪」教會
三、神愛世人不等於希望人繼續犯罪

離開LGBT的聲音 X-OUT-LOUD

(文:梁海欣)平日我們在主流媒體裡聽見LGBT+ (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等等),大多為順著情慾或慾望去追逐自我的故事。但原來社會上有一群人,他們原為LGBT+ 這類性小眾,卻選擇離開這種生活。他們當中有些人願意走出來作見證,以過來人的身份述說他們生命改變的故事。當中一個過來人群體名叫「過來人之聲」(X-OUT-LOUD),他們在今年九月初出版了一本書,書名為《過來人之聲:漸漸增強的「後LGBT」聲音》(“X-OUT-LOUD: Emerging Ex-LGBT Voices”)。

同性戀爭議,只有非黑即白?

(文:鄭安然)近日,同性戀爭議再次放上枱面,雙方罵得面紅耳赤。一間衞生用品公司在九巴登車身廣告,印有「性小眾唔係病 偏見先係病毒」字句及兩名男子擁抱的照片,設計以黑白為主調。其臉書也會Hashtag「恐同」和「同性婚姻」。另一方面,有立法會議員在臉書批評這廣告「病毒主義」,形容「登廣告推動同性戀運動的才是病毒,他們是病毒主義!」然後,那間公司在臉書反擊:「致病毒大王:我們深信,偏見與歧視是社會病毒……向散播偏見的帶菌者說不,推動平權都叫可恥?We don’t give a f–k!」(原文粗口是筆者刪減)

婚前「試性」有用嗎?拆解都市性迷思

(文:鄭安然)以前,我們會看對方的性格、興趣、價值觀等是否跟自己配合或喜歡,就決定是否開始(或繼續一起)。今天,有些人在這個「擇偶要求」表格加了「性事」一項,看看對方的性喜好和技巧等是否適合自己,否則未必會一起。他們認為既然性格興趣等要磨合和觀察,「性」在愛情也扮演一個必要角色,為何不能同樣磨合和觀察?筆者讀書時曾聽過一個女性朋友跟男友分手的原因,是不喜歡他的性行為風格(Style)。又有人會主張婚前應該要有性行為,看看跟對方的性生活是否協調(俗稱:「睇下夾唔夾」),否則婚後才發現不合適就太遲,婚後生活必然難過。近日我也聽過有人說應在曖昧期甚至朋友階段就上床試試,如果不合意就不會拍拖,繼續做朋友。以下我會從2010年一個心理學研究出發,檢視以上看法。…

Sex 從來都「危險」

(文:Mazy)「安全套」真的安全? 坊間經常說「安全性行為」,到底什麼是安全性行為?人們常說的「安全性行為」,通常是指使用「安全套」。 但是,安全套到底有多安全?如果真的很安全,為什麼還有許多女生在進行「安全性行為」後,仍然擔心懷孕? 「安全性行為」中的「安全」二字,到底是指什麼呢? 似乎,這裏的「安全」,只是男生覺得的安全。減低感染性病的機會,並且將引致女生懷孕的機會降至幾個%以下。幾個%,很少很少的懷孕機會對男生來說可能沒有什麼,因為懷孕的並不是男生,那幾個百份比只是頭腦上冷冰的數字。所以這個數字只是有些男生用來哄女生上床的藉口。

最暢銷批判跨性別政治書 出版三年後在Amazon網頁「被消失」

(文:鄭安然)如果大家記得,我們在2018年曾舉行四場「反思跨性別議題」的研習組,閱讀當時美國年青學者Dr. Ryan Anderson出版的新書《當哈里變成莎莉》(When Harry Became Sally: Responding to the Transgender Moment) ,從醫學、文化、法律及哲學等角度全面檢視及批判西方跨性別政治。當時我們邀請了幾位本地神學家、心理學家、科學家及哲學家為我們逐章導讀,當時反應熱烈。

為何年青人傾向性解放?

(文:關啟文)因為我在大學教的一個課程有性倫理的題目,所以我多年來都有機會與年青人面對面討論「性解放vs性節制」的課題。在過往很多年,令我驚奇的是同學沒有我預期那樣擁護性解放,他們有些希望對性開放點,但大多對徹底和極端的性解放思想(如我課堂有介紹的何春蕤),有所保留。然而這兩年沒有教這個課程,我在今年十月再與同學在導修課討論這課題時,我又有新的驚奇:今次的同學有相當高的比例,開宗明義就說支持性解放!我強烈感受到,只是一兩年的時間性解放的潮流又進展了不少,開始有席捲年青人之勢。…

非常港女:不接受約會AA制的腦神經科學

(文:Mazy) 在女權主義和男女平等的觀念影響之下,現時很多香港的男男女女都似乎認為,在男女交往和談戀愛的消費中,AA制是很合理的。

其實我個人一直對AA制有所保留,以前一直不知為何。

我不是說每個人都不應該AA制,而只是說我個人並不太能接受AA制,以及想提出我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