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與我們的距離——受鄂蘭「平庸的惡」和網絡故事啟發

(文:梁海欣)我們常常說要提防渣男,免受傷害。但原來我們與渣的距離僅是毫釐。

渣是如何煉成的呢?大概不會有人自小立志要當渣男吧?會否正正就是沒有立志成為「好男人」,便隨波逐流地成了「渣男」?大家有聽過「平庸的惡」(或「膚淺之惡」,The Banality of Evil)嗎?本文將嘗試透過這個概念以及兩個網絡故事來剖析渣的出現。最後,本文會提議防止自己成渣的方法。

女同志與跨性別的矛盾: 假如扮TB男自認跨性別 女同志的反感算是「恐跨」嗎?

(文:梁海欣)
(警告:內文有性行為描寫字眼, 或會令人不安)
早陣子有一宗震驚全港的新聞,就是年約30歲男子曾子豪涉嫌假扮TB(男性化的女同志)與女同志X性交,被控一項強姦及一項非禮罪,最終法庭裁定兩項罪名均不成立。根據X小姐的說法,在整個性交過程中,她一直沒有發現對方是男性,直到發現進入其下體的是真陽具而不是性玩具,才驚慌地離開。筆者不禁加了一點想像,假如男子自稱是跨性別女性(心理性別為女性),那會否錯的是X小姐?女同志的反感算是「恐跨」(恐懼跨性別,transphobia)嗎?

講一聲真話好不好 跨性別未必是天生 澳洲臨床心理學家說實話遭投訴

(文:梁海欣)「今年年初我被投訴——作為臨床心理學家,這是我執業45年來的第一宗。」

「但自從2014年左右,我留意到14至20歲生來是女性、報稱經歷性別焦躁及渴望跨性的孩子上升,她們通常是要求同意她們開展異性荷爾蒙治療。」

「有些孩子在網上閱讀相關資訊後,只是在最近幾個月經歷過性別焦躁,便來診所(尋求跨性治療)。」

今年年初,擁有超過45年經驗的資深性治療師、臨床心理學家桑德拉.佩托博士(Dr Sandra Pertot)在網上廣播(Podcast)分享她對性別焦躁症(gender dysphoria)的複雜性的看法,當中包括以求助人為本(client-focused)的治療方針,卻遭到當地跨性別團體的投訴。[1][2]該跨性別團體不滿佩托博士的看法,並直接挑戰她的專業——他們向澳洲心理學會作出正式投訴,而非私下聯絡佩托博士交流意見。澳洲心理學會最終判投訴不成立,因為對於任何政策(包括跨性別的政策)的反對意見都應該有被聆聽的機會。

本文將討論以下問題:
– 為何說實話要遭投訴?
– 2014年澳洲發生了什麼事?
– 什麼是對經歷性別焦躁孩子最好的幫助?

誰是雙性戀者?從六個故事看身份標籤的限制

(文:梁海欣)「我喜歡過女生,也喜歡過男生,但我不喜歡你說我是雙性戀者。」

「這個TB很帥氣啊,把我迷倒了。我可能是雙性戀者了。」

誰是雙性戀者?有人可能覺得這個問題很簡單,就是喜歡雙性的人:「喜歡同性的是同性戀者,喜歡異性的是異性戀者,那喜歡雙性的不就是雙性戀者嗎?」但事實上,「喜歡雙性」是個很大的光譜,以致是否採用「雙性戀者」這個標籤存在一片灰色地帶。甚至「雙性戀者」這個標籤反而有機會使人更加不了解當事人的狀況。本文將從六個故事開始,逐步分析身份標籤的限制。

六分一美國青年是LGBT?談談美國LGBT人口激增原因

(文:梁海欣)LGBT意識形態在美國持續蔓延,2015年美國最高法院的裁決使全國「同性婚姻」制度化。在五年後,即2020年的一項調查發現,自認是LGBT的人口百分比顯著上升,尤其是年青一代——估算全國六分一Z世代青年成人(18至23歲)是LGBT*。為什麼呢?調查報告沒有提及。坊間有兩個可能解釋:(一)在這種社會風氣下更多人願意「出櫃」(承認論);(二)這種文化影響下更多人對自己是否異性戀者及順性別者產生疑惑(疑惑論)。

出櫃牧師沒有告訴你的三件事

(文:梁海欣)近日立場新聞刊登了一篇「出櫃牧師」的故事,其中提到「拗直失敗」以及主流教會的「不接納」等等,吸引大批網民關注及熱烈討論。留言區涉及的內容廣泛,由聖經詮釋到何謂接納、由創造原意到何謂愛、也有一堆只有表情符號(彩虹旗/彩虹/心心)而沒有文字的留言。雖然留言區內容多元化,卻沒有人點出筆者心中所想,因此想藉此機會,向大家分享「出櫃牧師」的故事中稍有觸及但沒有仔細討論的三件事。

一、「拗直」一詞令人誤以為只剩下「攣下去」的選擇
二、「同志友善」教會其實是「同性戀無罪」教會
三、神愛世人不等於希望人繼續犯罪

離開LGBT的聲音 X-OUT-LOUD

(文:梁海欣)平日我們在主流媒體裡聽見LGBT+ (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等等),大多為順著情慾或慾望去追逐自我的故事。但原來社會上有一群人,他們原為LGBT+ 這類性小眾,卻選擇離開這種生活。他們當中有些人願意走出來作見證,以過來人的身份述說他們生命改變的故事。當中一個過來人群體名叫「過來人之聲」(X-OUT-LOUD),他們在今年九月初出版了一本書,書名為《過來人之聲:漸漸增強的「後LGBT」聲音》(“X-OUT-LOUD: Emerging Ex-LGBT Voices”)。

同性戀爭議,只有非黑即白?

(文:鄭安然)近日,同性戀爭議再次放上枱面,雙方罵得面紅耳赤。一間衞生用品公司在九巴登車身廣告,印有「性小眾唔係病 偏見先係病毒」字句及兩名男子擁抱的照片,設計以黑白為主調。其臉書也會Hashtag「恐同」和「同性婚姻」。另一方面,有立法會議員在臉書批評這廣告「病毒主義」,形容「登廣告推動同性戀運動的才是病毒,他們是病毒主義!」然後,那間公司在臉書反擊:「致病毒大王:我們深信,偏見與歧視是社會病毒……向散播偏見的帶菌者說不,推動平權都叫可恥?We don’t give a f–k!」(原文粗口是筆者刪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