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育幼兒的身體形象 屬於家庭性教育的任務

(文:文恩曦)

孩子還不到5歲,為何要關心孩子的「身體形象」呢?這事真的與孩子無關嗎?當然不是。

美國學者Janet Liechty團隊訪問了三十位家長(主要是媽媽),發現他們真的「沒想太多」,大多沒有為意孩子在身體形象方面的發育。

沒為意並非代表家長就全無影響力。恰恰相反,在進深的訪談對話裡,不少家長都察覺到自己一家人,有意無意間都在影響孩子對身體的概念。

男生的身體形象亦受自我物化傷害嗎?

(文:招雋寧)

女性會受到媒體所塑造的完美形象所影響,從而對自己身體產生不滿感覺。不滿感產生的過程,近年已在科學界中獲得發現。

女性在完美的身體形象中——樣貌、膚色、體形和姿態——產生比較。比較使她「物化(self-objectification)」自己的身體,亦即彷彿抽身於自身之外,去監視(body surveillance)和評價自己的身體。將身體降格成為可以比較之物,本身會為人帶來羞恥感(body shame)。再者,人與完美比較總是會「比下去」,難以接納自己,會構成羞恥感。結果是不滿身體形象。人是身體,所以心理上的自我形象,同樣受到損害。

上述的理論獲得大量的社科證據支持,不過僅限女性。哪麼男性呢?

培育感恩心理 成就女孩正面的身體形象

(文:招雋寧)
澳洲學者首次發現了證據,顯示個人靈性造就女性正面身體形象的機制。

心理學家Marika Tiggemann及Kristy Hage邀請了345位成年的澳洲女性進行「信念系統及身體形象」的研究。受訪者中約4成為基督徒,一半人沒有信仰。

結果初步顯示參與宗教活動的和靈性深厚的女性,與正面的身體形象相關。

學者推測,這會否出於某些教條信念,例如「神造獨特的身體」、「身體是神明住的地方」、「人是由神的形像所造成」等。

活在IG世界 免身體形象受損 一眾青年的自我應對策略

(文:招雋寧)社交媒體中,處處載有完美體態。看得多就有「比下去」的感覺。這感覺提示著你:身體形象(body image)正受到損害。這種思緒不單削弱自尊心和心理健康,亦會對身體產生不滿感,與飲食失調亦息息相關。

你相信青少年有智慧和能力去應付這些陷阱嗎?可以的!

愛爾蘭的兩位心理學家Ciara Mahon及 David Hevey藉著質性研究,發掘少年、少女應對策略。學者結集他們自身的智慧,發掘過濾社交媒體中,削弱身體形象的內容的策略。

給教育工作者:為初中生推行身體形象課的幾個實證貼士

(文:招雋寧)青少年特別在意身體形象。據澳洲Mission Australia發表的調查,「身體形象」連續9年都成為當地青年關注事項的首四位——每10個青少年中就有3人不滿意自己的體重或體形。

身體形象就是人對於體形和外貌的想法、感受和行為。不滿自己的形象,不利青少年成長,已經為紮實的科學證據所支持。因此需要及早介入,提升兒童和青少年的身體形象。

意外地接觸到色情 會為女孩帶來怎樣的傷害?

(文:招雋寧)女孩意外地接觸到色情資訊,傷害可能比你想到的還多。
因為有研究發現,在兒時意外地接觸到色情的女性,他們的人生中遇上更多性受害的事件。

意外接觸色情與遭遇性受害有關
有四至六成不等的青少年意外地接觸到色情。女孩意外接觸的比例,比男性更高。
美國有四位心理學家訪問154名女大學生,追查他們第一次接觸色情的年齡;是否意外地接觸到,以及曾受到性侵犯、性騷擾及被物化對待事件的事發年齡。

澳研究揭示#nomakeup、#nofilter的IG生態 怎樣扭轉「人工樣貌」對女性身體形象的破壞

(文:招雋寧)雜誌和電視上的「完美」女性形象,會削弱觀看者對自己身體的評價,儘管影響力是有限的——這是廿年前研究的結論。

自從社交媒體盛行,同樣的破壞變得更強烈。對使用facebook、Instagram(IG)的人而言,與自己樣貌身形比較的,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影星和模特兒,而是身邊所認識的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