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能夠吸引讀者的三個原因:給不認識BL的你

(文:招雋寧)BL描述男性間的愛情。

它不是同性戀的紀實或愛情文學,事實上它是女性的愛情想像。愛好BL作品並以此為身份的群體自稱「腐女」。「腐」沉溺其中,自嘲已經到了無可救藥的意味。

參與國際人文教育會議的演論者劉思睿訪問了十位BL愛好者,分析了她們的喜愛作品及閱讀BL的心理過程和動機。此外又分析兩本經典的BL作品《碎玉投珠》和《全球高考》,作為讀者受吸引原因的對照。

關於BL現象的二三事:匈牙利學者的文獻回顧

(文:招雋寧)匈牙利學者Ágnes Zsila及Zsolt Demetrovics就BL文化進行研究文獻回顧,檢視了近二十年的研究,疏理BL現象。

產生獨特愛好群體的BL文化
Boys’ Love(BL)發源於日本,是以兩男戀愛為主要題材的故事,載體以動漫為主。除了原創的故事,喜歡BL的群體也會以其他已有的動漫文本中的世界和角色,重新創作出屬於他們的BL故事。這些故事吸引的讀者,大多數是年輕的女性。

堅忍不拔 奔跑前面不知道的路程; 虔敬事奉 僅僅效忠不能震動的國

(文:關啟文) 希伯來書十二章一直是我很喜愛的經文,因為它所針對的問題令我很有共鳴,來 12:12勸喻我們:「所以你們要把下垂的手,發酸的腿挺起來。」第 3 和 5 節又提到「免得疲倦灰心」和「不可灰心」。可見當時教會面對的困難就是不少信徒會感到疲倦灰心,為何如此呢?這就要理解當時的背景,顧名思義,希伯來書就是寫給一些希伯來的基督徒──他們從猶太教的背景轉而皈依基督教,自然會受到其他希伯來人攻擊,被視作叛徒。當時在羅馬帝國的情況下,基督教亦不時受到國家的壓逼。所以這些希伯來背景的基督徒也可能曾大發熱心,但現在面對內外各種壓力,有些人會倒退,懷疑會否過往的宗教更好,甚或否定基督信仰。另外,經文提到他們在與罪惡相爭,這可能指來自社會(猶太社群或外邦社群)的壓力和攻擊。

學者綜合20年研究 一夫多妻家庭對兒童及青少年較多負面影響

不同的家庭結構(如單親、繼父母、同性等)對孩子的影響,是政策制訂者關注的課題,特別是跟家庭相關的政策。例如不少社會對單親家庭及其子女有額外補助(如免稅、綜援、學習支出的補助等);在同性撫養的爭議中,社會也會探討同性撫養對孩子影響的研究,以判斷同性撫養政策的利弊,我們有一系列文章分析。…

美國「費城聲明」重申言論自由 不分黨派呼籲停止暴民政治

(文:陳婉珊)「我們想要一個怎樣的社會?」這是每一個追求更美好社會的人都必須思考的問題…比起徒具其名的民主政體,民主政體所應具備的質素或核心價值——多元寬容、自由人權、公平公正和公共利益,豈不更值得我們追求嗎?雖然這份「費城聲明」談的是美國處境,但仍值得每一個響往自由平等的人參考和反思。

「名作家羅琳(J. K. Rowling)與跨性別運動的世界大戰」講座花絮

香港性文化學會於2020年7月11日(星期六)晚上9:00-10:30透過Skype在網上舉行了《名作家羅琳(J. K. Rowling)與跨性別運動的世界大戰講座》,當晚有接近三十人參加。講員為關啟文博士(香港性文化學會主席;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教授)及陳婉珊女士(香港性文化學會研究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