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養寵物自私論」?令人更關注人性價值的失落

文恩曦

看到教宗「不判斷同性戀者」、「以寵物取代孩子是自私」的新聞標題,筆者一般都不以為意。身為教徒並不驚訝,不是如世俗主義的有識之士般認為教宗又慣常地語無倫次,而是對於西方左翼媒體長期對基督宗教的不友善,太過習以為常。

活在人文世俗主義當道的21世紀,人們對宗教的輕蔑和恥笑不是新聞。但眼見身邊教徒亦隨聲附和,不禁令我追問天主教朋友,想知道他怎樣看教宗言論的意思。

研究神學和聖經中婚姻奧秘的何文康博士向筆者提到,教廷有每周三公開接見朝聖者的習慣,亦會把這些講話紀錄起來。有興趣的讀者不妨一看:「POPE FRANCIS|GENERAL AUDIENCE|Paul VI Audience Hall|Wednesday, 5 January 2021」

crowd of people gathered in front of a cathedral

我嘗試為讀者演繹一下何博士的見解。

朝聖者是一群英國來的夫妻。事緣教宗與他們「查經」講論時,借耶穌由養父約瑟養大的典故,反思父職和母職的意義。這是教宗當日言論的背景和脈絡。

教宗感嘆今日的人活在「孤兒」的時代(age of … orphanhood)。我們每一個人和生處的文明某程度也是「孤兒」,不知自己的根、身份、從何而來及沒有人照顧。

他指出,父親母親不只是生理上帶小朋友進入世界,成為父母是人豐盛生命的呈現( Fatherhood and motherhood are the fullness of the life of a person.)。

「帶一個小孩進入世界不足以讓一個人成為他的父或母。父親不是天生的,而是被塑造(fathers are not born, but made)。一個男人不是透過帶一個孩子進入世界而成為父親,而是透過承擔照顧他的責任(而成為父親)。只要一個男人接受另一個生命的責任,某程度來說他就成為這個人的父親。」因此,父母透過他們承擔的責任及對孩子的關懷,因而被孩子塑造為父母,這是父母重要的內涵。

然而不是所有人都能夠成為別人的生理父母,例如有些人不育,或有種種其他原因。他說這些人可以考慮領養。約瑟就是受命去領養的,引伸出就今天來說,要肯定領養這件事。因為領養是其中一種高尚的愛。

教宗不是忽略現實困難,他承認不論是領養還是生兒育女,都會冒險的。但他同時說,如果選擇沒有兒女(不論是生育上或靈性上),這更冒險。因為否定成為父母,就失去一些更基本和重要的東西,就是經歷父母人性的豐富和被孩子塑造的過程。

教宗懇請那些朝聖的信徒夫婦,想一想(Think about this, please.)

何博士解釋,教宗沒有直接說養寵物取代生兒育女的人就是自私,養寵物只是一個周邊例子。他所說的自私是更宏觀地形容今天的時代,在人口老化和孤兒世代,人們不願生兒育女,文明開始老化,父母寶貴的內涵也慢慢失去。

姑勿論你是否同意教宗,閱讀至此,你至少能夠觀察多一點「養寵自私論」的上下文。

聽罷何博士的解釋,養寵物取代生兒育女與其說是「自私」,不如說是「失落」。

是對人類新生命的尊嚴價值的失落。

「地球太多人了,不生育更好,更環保。」,這種論調反映著同一種價值失落。

何博士指出「地球太多人」是當代迷思,曾有學者在約50年前預言若不控制人口,地球資源很快會不足,引致大饑荒等。但現實不是如此,也受很多人批評。科技進步反而令食物製造量增多,現在的問題是食物去不到貧窮人口中,這是人為問題而非太多人導致食物不足。而且人口是會自然調節,都市化和女性地位提高,一個家庭不需要很多勞動人口才能糊口,令生育率自然下降,因此新馬爾薩斯主義的憂慮是不成立的。相反,現時的人口問題不是過多,而是老化,有生產力的人口不足夠。

何博士在解說時提到有不少人有類似動保(動物保護)活躍份子Ingrid Newkirk的想法:「人是癌症,愈來愈大,地球上最大的禍害是人類,所以要控制人口。」

極端的環保主義、動保主義者,他們愛惜地球和動物,將人類的價值置放於其中視為對等,甚至可以說是更加低下。當動保活躍份子認為要控制人口,也會經常支持墮胎權。何博士分析兩者在社會運動上密不開分。這變相是一方面我們不能殘殺動物——這是我們都同意的——卻又支持殘殺人類的胎兒。又一次說明,人類新生命的價值極為淪落。

例如美國婦權主義者Molly Yard同樣將墮胎和環保主義扣連,認為「墮胎的問題不單是婦女的權益」,更將之抬高至一個「地球命運共同體」的高度,「如果人口繼續增加,世界就面臨環境的災難」。一如Peter Singer批判的物種主義一樣:人不要當自己是甚麼,人才是自己的問題,人應該控制和自絕自己,因為人是最大的威脅。

人不過是世間其中一個物種。不,在這種價值失落的思潮下,人是摧毀世間的物種。按著上述的思潮,一群人類提倡要人類自貶身價,但價值尤其「被陷落」的,卻是人類新生命。

再一次說明,人類嬰兒是真正的弱勢,他們的人性價值嚴重失落。

在何博士眼中,反對生育的人文思想缺乏了「人是尊貴,有神的形象」的這個視野。沒有「神」的人,就沒有盼望,衍生出不願意生,不願意有人類後代。

他這樣評價,「……這是人對生命的一種迷惑,是看不到出路」,筆者認為他說得精準。

若果人在天國有永恆的價值,不是「冇咗就冇咗」,人死如燈滅,那麼除了看重地球蓋亞的重要,也不能輕視人性的獨特價值,尤其對信徒來說——神按自己的形象造了人類,地球一切都是好,人類是在這之上的更好。

比起養寵物是否自私,孤兒、拒絕生育、墮胎等現象,更反映人類的價值失落。這點更值得我們注視。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