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悔變性感憤怒 貝爾(Keira Bell)贏原訟 親述經歷致力免步後塵

(文:陳婉珊)「我是一個不快樂的女孩,需要幫助。相反,我被當作實驗來對待。」對於性別診所醫生沒有謹慎質疑當時年輕的她的變性決定,貝爾感到十分惱怒。因此,她對裁決感到高興,認為有助阻止其他像她一樣受情緒困擾的青少年,過早作出不可逆轉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