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研究教授狠批跨性別意識形態:理性和理智蕩然無存

陳婉珊(研究主任)

Donna Hughes

休斯教授(Donna Hughes)與她發表,關於批評跨性別意識形態的文章。(網絡截圖/網絡圖片)

美國一名性別與婦女研究教授撰文批評跨性別意識形態,隨即遭到網民批評及要求大學將其解僱。大學校方在壓力下發表聲明與該名教授的言論劃清界線。然而女教授並沒有因此而退縮,誓言捍衛學術和言論自由。

美國羅德島大學(University of Rhode Island)性別與婦女研究教授休斯(Professor Donna Hughes)在二月底(2021年)發表了一篇文章,批評跨性別運動的意識形態。她表示,「跨性別狂想」(trans-sex fantasy)將男人的感覺,置於現實之上。而且現時拜登政府更為它「撐腰」(支持)。她關注這運動正侵蝕婦女和女童的權利,包括在洗手間、更衣室,甚至囚室的私隱權。

休斯在文章中批評,倡議跨性別意識形態的人仿佛受到無形的病毒感染,失去了理性:「許多人向真理宣戰。理性和理智已經蕩然無存,被教條主義的狂想、政治和社會議程、憤怒和仇恨所取代。這樣產生了嚴重後果——生活、社區,乃至整個政治制度都受到威脅。」休斯又將跨運支持者比作有份闖入美國國會山莊的右翼陰謀論極端分子(QAnon)——同樣基於狂想的信念和政治上的激進化,甚至比右翼激進分子的影響更深遠:「越來越多美國政治左翼一頭栽進自己的謊言和幻想世界,但與QAnon想像的世界不同,現實中的孩子正成為真正的受害者。」

休斯表示,上世紀七十年代第二波女權分子提出「gender」這概念,指向男性化特質(masculinity)和女性化特質(femininity)。有別於「sex」是固定不變的,一個人可以擁有不同程度的男性化或女性化特質,並不稀奇或有違道德。這有助於把人們從性別刻板定型(gender stereotype)中解放出來。然而,今天的跨性別運動,卻重新將性別刻板定型與性別掛勾:「如果他們覺得自己在社交上『不適應』或不遵循嚴格的性別刻板定型,那麼他們就是在錯誤的性別身體中。」而且,受影響的主要是女性,所以休斯視之為女權的退步。這些情況包括女性在專用空間(如洗手間、更衣室或囚室等)的私隱權受侵犯、被逼接受生理男性參與女子賽事,及失去獎學金等。一些女孩因為這些謊言而進行了不可逆轉的變性手術,造成永久傷害。2019年,變性手術的醫療費用為2.67億美元(折算約21億港元),按每年10-15%的增長率算,到2027年預期將會升到7.82億美元(約61億港元)。

意圖令休斯噤聲

根據休斯的代表律師哈里斯(Samantha Harris)表示,文章發表後,休斯成為推特(Twitter)用戶的目標,他們向休斯任教的大學投訴,其中一名投訴者更要求校方將她解僱。

校方在壓力下發出聲明,與休斯劃清界線:「大學不支持唐娜.休斯教授的言論和出版物,這些言論和出版物擁護反跨性別者的觀點,[大學]並確認這種言論會給許多跨性別者帶來痛苦和不適。」儘管校方聲明聲言捍衛言論自由,但指「教員的第一修正案和學術自由權利並非沒有限制」。

哈里斯不同意校方的說法,認為休斯是以市民身份就公共議題發表意見,應受到第一修正案保護。哈里斯表示,即使休斯是基於在大學的工作,而對跨性別議題有深入認識,但不等於所有她發表的相關言論,會自動與她在大學的工作扯上關係。再者,休斯的文章和作者簡介壓根兒沒有提及與羅德島大學的關聯。

面對「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的威脅,休斯聲言不會退縮:「我過去一直倡導保護婦女和女童的權利,並反對可能傷害和剝削她們的法律和政策。」她除了是人口販賣學術研究的始創者之一外,亦是一份關注人口販賣期刊的主編。休斯不滿大學的聲明,認為校方沒有捍衛學術和言論自由:「[大學應]採取措施證明這些原則和權利不只是空談。他們需要確認我有權發表自己的意見,並且這樣做不會對我的職業帶來不利後果。」

普林斯頓大學著名法學教授喬治(Robert George)認為,跨運人士今次是「踢到鐵板」了:「如果羅德島大學認為可以恐嚇,或把婦女研究教授唐娜.休斯噤聲,那麼看著這場閙劇會很有趣。這個女人,慣於與人口販賣和經營色情行業的惡棍周旋。她無所畏懼。」

新聞:
https://www.thecollegefix.com/gender-studies-professor-who-criticized-trans-sex-fantasy-faces-backlash-but-shes-standing-firm/

發表迴響